南推SHS 跨科際講座 這個點子怎麼賣—你需要的跨界連結力

主持人:何佩玲  講者:鍾子偉

整理報導:陳文媛

2015020301

對談內容精華摘錄:

何佩玲(下簡稱何):是甚麼樣的契機讓你從日商轉換跑道創立關鍵新聞評論網?
鍾子偉(下簡稱鍾):想創業的契機始自於我已經在日商累積了一段時間的工作經驗,能夠學習、成長的幅度有限,再加上我觀察公司前輩的職涯,已可窺見自己五年後若繼續在日商工作會有甚麼可能的發展。仔細想過之後,覺得跟我的人生藍圖與追求有落差,因此漸生辭意。

打算離職之後,其實我有考慮前往香港或美國發展,然後某次回台跟關鍵新聞評論網的共同創辦人聊天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科技的力量正帶給台灣的媒體業不一樣的改變,而我們有信心把這樣的改變發揚。約定好給彼此一個月構思之後,我飛回上海工作,創業的藍圖與規劃在這一個月當中漸漸明朗,傳了一個訊息給共同創辦人,就此展開了創業的人生。

何:在創業的嘗試當中,如何調適心情
鍾:當然在創業的過程中會遇到一些難題,一時間無法解決,如果自己的情緒受了影響變得低落,容易連帶影響到團隊成員,打擊士氣也就會延緩後續的工作。我上一份工作的訓練讓我已經適應迅速抽離情緒,單純以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心態去看待創業途中的瓶頸,懂得專注當下、重新歸零,簡單來說,對未來解決問題沒幫助的想法就直接拋棄不再多花心思。

何:談談您之前身為專業經理人的工作與創業的不同?
鍾:最大的不同就是資金來源跟角色。在外商工作,再怎麼熱愛工作,畢竟還就是一份工作,下班之後還是有自己的生活。但創業是截然不同的一回事,就算下班離開辦公室,很多時候想法還是自然圍繞在工作上,他是一部份的生活,密不可分。就資金面來講,在外商大企業工作,資金來源不虞匱乏,做決策時會比較大器,而創業的資金有限,每一筆支出都需要再三深思,肩頭上的壓力還有要面對的責任以及不確定性是更為巨大的。

何:是甚麼因素,讓您能夠在創業面臨瓶頸時堅持下去呢?
鍾:我認為創業跟結婚很相似,一開始的蜜月期讓人看甚麼都覺得充滿希望與可能,這日子持續不久,快的話三個月,最久也不會超過半年,然後開始需要跟團隊磨合,原本意料之外的問題一一浮現,這時候要走?還是要留呢?對我而言,創業這條路是我當初經過仔細考量之後的抉擇,時候到了,放手一搏僅此而已,沒有任何人施壓,也沒有任何人強迫我,既然走上了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就繼續走下去吧。真有龐大困境的時候,我會回過頭來想:我當初創業的理念是甚麼?我是否仍在實踐這樣的理念?想想我所做的事依舊在實踐理想,就能撐過短暫的困境。

2015020302

何:建議大學生應該把握青春做些甚麼?
鍾:任何有助於你探索自我、了解自我的活動都應該嘗試,實習也好、旅行也好,最重要是拿出實際行動去做,在課堂之外去體驗生活,就算失敗、就算結果不盡如人意,至少可以了那個領域可能不這麼合適。以我個人經驗來說,我非常建議年輕人在大學期間嘗試建立一段穩定感情,在大學時期的感情是最純粹的,儘管最後可能分手、可能受傷,但在交往過程中,雙方都會被形塑成更好的人。

何:您特殊的成長背景給您甚麼影響?
鍾:我在美國出生,直到12歲左右回台灣。當時我的中文程度很基礎,一回來台灣就要面臨沉重的升學壓力,對著天書一般的中文教科書充滿憤恨,覺得自己跟環境格格不入,痛苦至極。責怪誰都沒什麼用處,我再怎麼生氣也無濟於事,我終究在台灣,要活下來,就要學習適應台灣的遊戲規則。青春時期的經歷是苦澀的,但轉個角度,它教會我如何快速調適,培養問題導向、就事論事的思維。在我開始創業之後,冷靜而理智的思考對我幫助甚大。

聽完分享之後:
從這次邀請的講者,可以感受得出SHS計畫很積極地把跨科際的理念擴展到校園外的場域,而從會後與會聽眾熱烈提問把講者團團簇擁的盛況看來,這樣的策略是有效的。針對本次的分享內容,我的收穫可用一句話總括:找到自己生命中第一優先的價值,構築願景,然後一步步的依據願景藍圖,學習所需技能與知識,是跨科際的核心精神,如果在自己的領域基本功都無法耐心學習,動輒見異思遷,看哪個領域有前景就想跳槽,這樣缺乏深厚累積,為了跨科際而跨科際的舉動其實沒有辦法培養問題解決導向的思維,反而容易失焦,變得樣樣通但是樣樣鬆,因此與其急著變成一個跨科際人才,不如先弄清自己生涯的目標與追求,持續不斷學習來解決沿途面臨的問題,視野開闊了、經驗豐富了,自然而然就會具備跨科際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