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綺夢

作者:陳怡君

週六午後,匆忙走進圖書館五樓放映室,準備觀看「喝咖啡、看電影、聊性別」活動的電影,《他們的少女夢》。發現自己在觀眾群中年齡最小,想來也算好事。畢竟這個活動主要是希望社區的叔叔阿姨,脫離學生年紀的,接觸並聊聊「性別」在生活中的樣子。

2015041401現場分享 攝影:陳怡君

    《他們的少女夢》是一部拍攝三位有著不同背景、卻同樣是跨性別者的紀錄片。生理性別男,但認為像女生一樣生活更為輕鬆自在。客家人彭咩,家裡對他的狀況比較低調,爸爸在影片中提到,如果有錢,他希望能夠環遊台灣。至於彭咩,只要平安健康就好。映後討論時,聊到彭咩的家人似乎對他關心較少。而在學校,雖然同學習慣彭咩使用女廁,但訪問教官時也提到,在學校還能有保護,但出了社會以後?隱然指出社會對於跨性別者仍存有不友善的態度。

    原住民少祖,身為頭目家族的長子,按傳統需要繼承頭目之位。拍攝記錄片時,少祖似乎還沒有跟家人正式討論過這個問題。怕得到不是想像中的答案。「平安就好」爺爺這麼說,而一開始不能接受的爸爸,最後也沒有如此排斥。然而話語間,還是能看出他們希望少祖成為頭目。福佬人KIWE,看似比其他兩人豪爽,實則為許多壓力所苦。自己的身份、課業,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紀錄片最後,捨不得KIWE辛苦的媽媽帶著他回到台中。在鏡頭前,提到媽媽對自己的關心

單親的KIWE哭了。第一次看到散發自信光彩的KIWE,毫無防備的樣子。

    雖然談性別,「家庭教育」卻是在影片播放後,觀眾討論的重點。也許多為社區媽媽,在影片中看到不少自己生活經驗的投射。與孩子多一點溝通與理解,「我承認你所說,但不一定接受。」進一步提到,「愛是什麼?」是對方符合你期待的模樣,或者是你全然接受?值得深思。

    「找個家好難。」這是影片中我印象最深的話。雖然情境是在KIWE與他的室友被迫要找新的外宿處。我總想到,因為價值不符合主流,所以找不到在社會的落腳處。但這些人跟我們有什麼不一樣呢?一樣被課業、工作、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一樣有感情,想要有家庭。這些都與外表無關。而在KIWE的房間,他自豪地展示牆上的各種印刷品,「這個是月經!」一張衛生棉就這樣被貼在牆上。被同學深深厭惡的生理期,卻是他們眼中的寶藏。

    影片中,雖然三個人的家庭都接受了他們的狀況,隱隱然卻仍舊希望他們能「改正」。或許非主流價值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被視為正常而接納,但我想認識這個世界的樣貌,才有機會改變它。如同這系列影片的分享,不是教條式的、讓人難以吞嚥的話,而是紀錄真實的故事,讓我們一起哭、一起笑。這大概也是傳播的魅力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