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左手文創 右手算帳

受訪者 : 李梓霖  編輯 : 蘇俞璇
 

Q:請描述你的雙主修分別的領域所學?

A:資訊傳播主要注重數位新媒體。新媒體指的是臉書、推特等,可以獲取、傳播資訊的新型態平台。有人稱以電腦為媒介的都叫新媒體,舊媒體就像電視廣播,但新舊分類較為主觀,依每個人的定義不同,只能大略劃分。我們學習的理論有傳播學,如何將資訊轉變成符號傳送給接受者,或是探討時下傳播媒體的問題,在討論中交流彼此的意見。

 除了理論外,我們系還分為兩大部分:行銷、設計。我選擇的是設計組,畢業製作是和三個朋友製作一款音樂節奏體感遊戲。行銷主要是撰寫企劃,學習如何經營;設計則是學習各類軟體,像是Adobe、Maya(動畫軟體)等,並要能夠表達創作理念,以上都與創意息息相關。

  會計則偏向學術。簡單來說,會計就是把公司的帳戶分析衡查,並以報告型式向外界提供資訊。透過報表將資訊傳播出去這點和資訊傳播有點相似。此外,管理會計則是以內部主管為主。為公司主管蒐集相關資訊、改善企業經營的問題、提高經濟效益等,其實會計的學問不只這樣,但因我才剛踏入,只略懂皮毛,裡面還有更廣闊的學海等著我去探索。

IMG_9569
受訪者李梓霖 照片提供:李梓霖
 

Q:什麼原因讓你想從資訊傳播學系到雙主修會計系?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A:因為我以前就對數字有興趣,也覺得自己適合念會計,升大學時會計也在考量內。後來選擇資傳是因為我想學點不同的東西,不論設計或企劃,都是第一次接觸的領域。然而踏到這個新世界後,其實我有點迷惘。資訊傳播有很大的部分是創意、行銷、設計,但這對我來說都非常陌生。高中以前的我比較封閉,雖不算書呆子,但除了念書和有興趣的休閒娛樂外,沒有接觸過其他領域。

 在「創意」面前,我是個全然的新手。雖然這自由遼闊的環境很有趣,且資傳課程讓我獲益良多,但和身邊的人比起來就略遜一籌。他們可能從小就有接觸,或是原本就很有天分。校內就和同學有一定的差距了,何況出社會,我不確定這樣的我出社會後能否有競爭力,沒什麼自信。因此後來有機會上會計課時,便回想起對數字的熱愛,覺得或許能在這個領域表現得不錯,而且我認為自己比較適合會計有規則的環境,所以就毅然決然念會計。

  未來,應該會找會計事務所累積工作經驗和錢財。之後也希望往會計發展,但我也不想放棄資傳所學,可能在技術方面繼續努力,像是學習新的設計軟體。理想狀況是,在事務所磨練幾年後,到創意設計(資傳相關)公司擔任會計,綜合運用我大學所學。

 

Q:雙主修會計系後對你原本在資訊傳播學習下的邏輯變化?

A:資傳教我自發性,會計則是專注力。

 資傳相較會計,是自由、範圍廣泛的,相關東西會一直延伸。以設計軟體為例,目前甲是主流,但幾年後一番淘汰更新,出現比甲更好的乙軟體,這時我們就比須主動學習相關資訊。像我們在畢製的作品中,融合「體感要素」,這也是新的型態,以前沒有人接觸的,我們就要從零開始、主動學習。

 會計培養的是專注力,因為它非常的學術也很有難度,必須卯足精神去了解,常常以為只是算一下的時間,實際上卻過了好幾個小時。

  資傳和會計某方面來說有相反(互補)的作用,一個是創意設計、一個重視規則。我的學長曾說過: 「資傳有如行銷和設計的橋梁」,讓我們面對問題時,能以不同面向去考量,並理解對方的想法。例如行銷公關不懂設計師為什麼一張圖要弄那麼久,但若行銷公關有學設計的話,就會了解其中有很多心血和前置作業,也就能夠體諒設計師。我想,這「橋梁」的概念也能套用在資傳和會計上。

  以「創意」和「規則」來說,想要賣某產品時,「規則」就想以最有效率、最符合規定方式完成;但「創意」就會想跳脫框架,走出新的路吸引顧客。而該如何平衡兩方,是我目前面臨的課題。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問題?

A:類似上述的「互補」。彼此應該要互相體諒,並放下身段去了解對方的問題,考量各面向後進一步溝通解決。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以身作則,假如自己沒有自發性和專注力,就沒有立場去談溝通。

IMG_9677
畢業製作團隊成員 照片提供 : 李梓霖
 

Q:探討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結合你在資訊傳播學系與會計系的學習,你覺得台灣應該走出怎麼樣的路線?

A:之前聽一位辦展覽的業界人士演講,印象很深刻的是,他說:「做這行很吃興趣,因為賺不到什麼錢,尤其是文創展覽的。」辦一個活動要花費的不只時間和精力,還有龐大的金錢支出。

  因此,我想或許可以加點會計的思維。會計有一門課─管理會計,目的是為了幫助企業改善經營方式、提高其經濟效益。現今的文創產業可能太偏重「感性」,當然這是很合理的,但或許可以嘗試加入「理性」。在發揮創意的同時,重視經濟要素,不讓文創產業的生存之途太坎坷,以致人才因畏懼而流失。但該如何拿捏才能恰到好處是未來應克服的課題,可能有人認為理性、經濟只會扼殺創意,但少了理性,又可能讓文創產業走得顛簸。在思考要走出怎樣的路線,應先找到兩者-感性與理性、創意與經濟的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