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探索,追求<全人>的諮商師

受訪者 :余佳容  編輯 : 林書維 

就讀大學與科系:就讀 實踐大學 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

研究所大學與科系: 東吳大學 心理所諮商組

20140520
受訪者 : 余佳容 照片提供 : 余佳容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就讀實踐大學的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這個系的前身是生活應用學系, 之後改名為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是屬於於民生學院中。而這個科系主要所專研的部分有三大類,第一類是我們平常所熟知的幼兒教育,第二類是我們家庭專業以及家庭教育的不分。舉凡親職教育,家庭教育,家庭資源管理等等。前兩大類在我們系所的課程中,若修完指定的學分,都有專業人員的證照。而第三大類為最新的老人學程,是學習有關老人的所有知識,例如老人學,老人營養,老人學習等等。因此畢業的同學,通常都會是在幼稚園就業,或是在基金會等人文機構。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在談談如何從A轉換到B時,先談談為什麼我當初想要選擇我大學就讀的科系~當初在我高中填志願時,我只是想著,我想要就讀一個「我喜歡的」科系,我不擅長語言,不擅長數理,但是我很喜歡小朋友!我好享受跟小朋友相處,我喜愛與小朋友玩耍,因此我就選擇了家兒系。     

        在我大二的時候,上生涯規畫的課程時,那時候我腦筋還是一片空白,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我喜歡做什麼?」甚至「什麼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喜歡小朋友阿,但是不代表我就是想要當幼稚園老師,因此頓時我就覺得我好像必須得找出我另外喜歡的領域,否則我就很有可能浪費這四年所學的知識。

        之後,在次的自我探索中,我發現了我喜歡與人談話,我有令人想要對我說話的特質,我喜愛幫助別人,因此我毅然決然的決定研究所要念諮商所。

         選擇了諮商所時,我對自己也有一些期許,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全人」的諮商師。全人是一種概念,是一種在我的大學所念的科系中強調的概念,我也希望可以把這樣的概念不僅是帶入諮商,更為力行去做!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入研究所之後對我來說是很不一樣的開始!非常的不同!因為領域的不同,因此在專業的邏輯上真得很不一樣。先說一下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有,強調與人的連結,重視社會福祉等等的。但是在研究的方面,尤其是對理論的著墨是完全的不同。光是思考的方式就很不同呢!上述我有提到,我大學所就讀的科系是民生學院,而研究所是隸屬於理學院。在知識的處理上是很不一樣的!就家兒系來說,對知識強調的是實務操作,比較是Practice-based evidence,而對於講求科學的心理系來說是以研究證明為基礎的操作方式,Evidence-based practice,因此非常的不同。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認同在有跨科際的背景人才,是有比較強的解決溝通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呢?因為跨領域的人才,有著兩種不同邏輯的思考方式,接觸兩種不同的專業,瞭解兩種不同專業人事的想法。不論是對於人,或是對於事情,都適用多元思考的角度去解決事情。在團體中的溝通問題,對於大多數的人盲點較多落於無法用對方的角度去同理一件事情,因此這是很好的一個訓練也是關鍵。

 

Q. 新台灣之子(外籍配偶)的家庭教育問題?(結合心理與幼教角度)

       新台灣之子是現今台灣社會最容易遇到的新興問題,可以結合跨領域的專業,用多元的角色去探討所可能面臨的問題。

第一 新台灣之子本身:新台灣之子本身最容易遇到的是教育以及學習的問題。有雙重語言學習的問題,以及困惑於新住民對於教育以及學校教育的差異。心理層面中,在學校中,可能還會面臨,同學的異樣眼光。最後,某些新台灣之子會面臨認同的問題,這在於人格以及價值觀的養成有具很大的影響。

第二 新住民:對於新住民,無疑是這個家庭最辛苦的人!在家庭教育中可能會面臨的問題,在華人的社會中,就是婆媳問題了!尤其是婆婆對於新住民本深的文化就不熟悉,在加上我們文化對於婆婆必須要有教導者的角色時,溝通上常常會出現誤會。當然配偶也是會因為文化的差距甚至是語言的差距而有些許的隔閡,除了家庭成員之中原本可以就會遇到的問題外,再加上小孩的教養問題,這樣的複雜度就會高許多。在心理層面中,其實可以探討的議題有很多。因為對於新住民來說是必須適應完全新的「生活」,因此可想而知心理層面的壓力會大於ㄧ般的配偶,尤其是在生小孩後,對於小孩教養的擔心而造成心理的壓力,也是必須關注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