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內的農經女孩

受訪者 : 余歡庭  編輯 : 林書維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A: 我大學唸的是台大的農業經濟系,其實系上的課程主要以經濟作為背景,希望能將理論應用於農業當中。現在則是就讀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博物館研究所,修習與博物館相關的知識,像是博物館史、博物館教育、展示評量與觀眾研究、典藏管理、展示空間規劃,甚至是博物館建築等等。每個人聽到都覺得這兩塊實在差異甚大,不過我想,去年開幕的雲林農業博覽會,好像把我所讀的兩個東西就這樣銜接起來了。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A我其實平常就會習慣注意博物館、美術館每個檔期的展覽,喜歡到處看展覽接收新的刺激,知道這其中大有學問!但是從沒想過這可以是一門學科,直到大四上了人類系胡家瑜老師的「博物館學概論」,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每個禮拜的課對我來說都是全新的冒險,聽著老師的故事,心裡不斷發出「也太酷了吧」、「哇!怎麼這麼好玩」的驚歎,也漸漸由課堂、由其他書籍慢慢了解這個領域,才有想要更深入的念頭。我覺得博物館學領域的活潑程度遠高於農業經濟,到處逛博物館這件事實在太適合愛玩的我了,後來幸運考取了北藝大博物館所,其實也是有點意外的一件事吧,但總算是成功地轉換了跑道。

  對於未來也沒有個很明確的目標,但是我覺得博物館在社會中是具有能力、具有力量的,可以盡量嘗試去處理一些困難的議題,可能是很有爭議性的或是不為人所知的,以吸引人、有趣的展示手法將完整而非只是政治正確的資訊呈現給大家,使更多人能看見社會上真正發生的事,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然後影響到他的想法、態度,甚至是實際作為。我希望我能做這樣子的事。

20140507
受訪者 : 余歡庭  圖片提供 : 余歡庭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A: 現在研究所接觸的應該算是文化研究領域,和大學學的經濟其實有不小的差距,最難適應的就是自然組和文組的差別吧。經濟模型有數據有資料可以算出現象,然後去分析解釋;現在的研究則要學會自己觀察現象,或是是要去說明一個我以前根本不覺得足以稱為現象的現象(但他偏偏通常很重要…),而且沒有數字能夠幫助你,一切都很抽象無法直接衡量,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書讀得太少太少,目前還在學習與磨鍊中,也想嘗試結合兩門學科。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A: 接觸過不同學科之後,才會發現原來不同領域的差異如此之大。我覺得在轉換領域之際,有一個很大的重點是要拋開過去的理解與思考模式,持開放的態度重新學習,才不致囿於以往經驗,侷限了許多可能。面對團體問題時,大家的專業背景都不同,同一件事切入角度也不相同,跨科際好處是能較快聽懂兩邊的人在說什麼,作為溝通的橋梁,經過充分有效的討論後,更容易得到共識。

 

Q. 探討核四問題,你所受的教育讓你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有什麼影響/變化?

A: 我覺得農經的背景讓我很習慣會去注意到底層人物的聲音,因為書唸得再多再好,也比不上親自下鄉走一回,那些感動以及關於土地關於人的故事是書本裡找不到、要自己體會才會了解的。就像一個農業政策影響的層面很大很廣,然而有許許多多受其影響甚至是威脅到生存的故事是政府報告書、統計資料上看不見的,我覺得我們不能不去注意這些聲音。核四也是一樣,只是這問題更複雜得多,也不是一時間能談得完,那些有權力做決定的人們好像聽不到別的聲音,我只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在乎的事,但是每個人的在乎應該同等重要啊。

  我有個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是規劃一個關於核能議題的展覽,無預設立場地展出相關的資訊,提供一個大家都能參與溝通的平台,藉由這些資訊影響到一些人的想法,或許這樣能讓這個社會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