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 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

作者 : 謝宗廷

當學歷貶值成為事實,面對大學教育制度的缺失,常常會出現兩種聲音:一方認為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大學著重的是思考和學習方法的養成,找不到的到工作本來就和大學教育無關;另一方則認為,大學資源絕大部分來自政府的稅收,如果培養出來的學生不能學以致用,無疑是種社會資源的浪費,所以學校應該花更多資源和職場接軌,讓學生專注於學習對未來職涯有幫助的技能。

這兩種看法雖然立場不同,但卻同樣彰顯了一個事實:現在大學生面對的是一個大學所學和現實生活所需嚴重脫鉤的學校教育。大學生起薪只有22k、世代正義等議題其實也是由這個問題衍生的。現任教於中山大學資管系的吳仁和老師,則嘗試從跨領域教學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學生都迫切想要解決的問題。

20140403

吳老師認為:學習實戰化才是關鍵。以他在中山大學開設的《知性策略》課程為例,就特別強調學校教育和現實生活的接軌。他嘗試讓該課程的學生與西子灣海景會館合作,直接讓學生與海景會館CEO對談提案,發揮創意和所學最後真的實現出了「海景婚姻會館」的商業模式再生。與高雄醫學院合作的「遠距長期照護中心」則是另一個成功的案例。只有將知識真正落實在可以看到成果的地方,這些知識才有可能內化到學生的生命中並產生「實戰化」的效果。

透過年輕學生的創意思維配合業界前輩的資源經驗,讓雙方互蒙其利的實作案例不止在中山大學,台灣大學的領導學程、創意創業學程也都是類似模式的推動者。關鍵點是透過學校行政資源的挹注,讓業界和學生之間產生一個能夠互相媒合的管道。傳統的企業實習或商業競賽雖然有其優勢,但是常常因為競爭激烈且名額有限,無法擴及所有學生族群。如果能夠由學校方直接投入資源並參與學習的過程,不但能夠增加學生學習的動機也能減少業界的行政負擔並釋出更多機會。事實上,跨科技平台所要達成的終極目標也正是如此:透過平台的搭建,讓不同領域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在同一個基礎下,互相學習激發並提出真正對現實世界有幫助的提案,而不淪為單純天馬行空的創意或空虛無體的論述。

但這樣的平台具體而言的參與者是誰呢?吳老師提供了兩個方向:教師社群平台和學生社群平台。透過教師社群平台,老師之間不僅能夠分享彼此教學的資源和心得,也可以進一步直接在平台上促成跨學科整合的「共時授課」:破除傳統大教室演講的授課方式,讓不同領域的老師在同一門課堂中對話。在學生社群方面,則是要讓學生能夠在社群中分享自己的學習過程,彼此提攜,開放式課程系統(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 OOPS)如edX, coursera中的學生互動過程可以是個很好的參考。

比較可惜的是,對於如何實踐這樣的平台吳老師並沒有提出一個有效的建議。吳老師認為導入「問題導向、問題解決」的課程設計並輔以實作的訓練,就能讓學生和老師參與其中,但最大問題是:老師和學生有什麼動機參與這個平台?只要涉及平台的搭建,勢必都得面對蛋生雞、雞生蛋的兩難[1],而這教師社群和學生社群甚至更為窘迫:教師為什麼要放棄傳統簡單的備課演講模式去和別的老師討論?學生為什麼要擺脫印同學筆記背考古題的學習模式並形成學習社群?這是在形成社群平台並讓學校教育和職業技能接軌首要思考的問題。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也許你也該開始想想。

 


[1]以網路商城的平台為例:如果有更多賣家,買家才會上去平台瀏覽;如果有更多買家,賣家才會願意投入平台。所以要先找買家還是先找賣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