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國如何面對驚人的高齡化海嘯!

作者:林書維

Sad_old_man_by_anahuac

少子化又加上現代醫療發達,其實台灣的高齡化早戰後首批嬰兒潮邁入高齡65(民100年)時就開始了,但如今速度更是超英趕美!根據國民健康局人口與健康調查研究中心報告,現在的台灣約莫在5年後即到達WHO制定之標準成為一個高齡化社會,也就是說我國的老年人口比例將達到總人口數的15%以上,更令人擔憂的其實是在8年後平均將由兩個年輕人扶養一個老人,高齡化的速度更是以跳躍式的數據邁步,「高齡」如今不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會整體應該重視著手處理的當務之急,政策、設施都得因為老人的需要而因應調整改變,縱觀全球已開發國家,高齡化程度似乎早已是他國的施政重點,在此茲針對日本與瑞典兩國高齡福利政策作探討,盼我國政府妥量借鏡。

 

日本(老化程度最高的國家):  images

日本是老人經濟能力最為獨立的高齡化國家,當年日本政府早在開始步入高齡化階段大約前20年即開始推動多項老人福利政策,其中包含醫療、住家、休閒、照護更是完善備妥,2000年以後則是大力改革在1961年就制定的國民年金制度,當年也開始整合起企業年金,包含了如今在日本人稱第二層保護的厚生年金和共濟組合!近年來,日本也因應高齡化社會的發展而彈性調整各項福利,有人說,日本擁有世界最好的退休年金制度。總之,該如何確保在每個人生命餘暉之中能活得燦爛而非惶恐還能保有尊嚴,自己獨立的經濟能力確實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理應重視。

 

瑞典(如烏托邦的終身福利):

瑞國政府同樣很早就開始調整老人照護的實質問題,從最基本的地方說起,瑞典每年編列大量經費進入老人家中修繕並大力興建全國性的無障礙環境,完善的交通服務政府也是設想周到,在瑞典,行動不便的老人能以十分實惠的低廉價格搭乘計程車移動,這麼做為的是確保每個老人都能保有自己的社交生活,關注老人的社交生活也讓瑞典因此將年長者的病痛期大幅縮短。如果你有觀察過北歐列國就不難發現,他們都著重於「預防重於治療」的觀念,在瑞典路上都配有免費的助行器材供長者使用,以避免跌倒受傷後付出的龐大代價(個人與社會皆是),因此也能有效的減少意外事件的發生。這些服務固然令人羨慕,但瑞典制訂如同烏托邦的社會福利經濟制度則遭到國人過度濫用而並未完全成功,對於台灣民情風俗,部分福利結構雖無法移植應用但絕對值得改良效法。

images (1)

現在澳洲、日本、美國包括台灣都積極推動「老人村」的運作模式,該村內如同一個小鎮應有盡有,每一位老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房屋,且村內的看護一律不穿著制服也不長時間待在老年人家中,在村內也隨處可見呼叫器與助行器等醫護設備,重點是,老人們可以自行在商店中自主購物或是串串門子保有自己的社交生活,爾外,村內提供舞蹈、書法等藝文活動促進長者思考提振精神思絡,相較於台灣現下時常讓老人在家中獨自生活或是與兒女同住但卻顯少出門交際的扶養方式,這方法可能更為妥當。總之,從老人自身的角度出發方能施政適宜,政府應多以他國為鏡,大力整合社會經濟資源與老人生活照護,一方面完善的確保老人福利與安全,另一方面也同時減緩青年人的負擔。

圖片來源:圖1.deviantart 攝影:anahuac   圖2.flickr攝影:Daria   圖3.fotopedia 攝影:United Nations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