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與跨科際(上篇)

作者:林書維

閱讀與跨科際(下篇)

著名的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曾說:「Histories make men wise,poets witty,the mathematics subtile,natural philosophy deep,moral grave,logic and rhetoric able to contend.Abeunt studia in mores.」,這句話的意思是…歷史讓人們更加明智,讀詩讓人聰敏,數學令人專精,哲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有修養,邏輯學和修辭學讓人善變。知識在於塑造人的性格。也就是俗話說的:「士大夫三日不讀書 則義理不交於胸中 對鏡覺面目可憎 向人亦語言無味。」,無論什麼樣的學識都能造就內涵。

而閱讀這件事對於人們而言,不僅是放鬆更是獲取知識的重要管道,或許還是最便宜的管道。作家在書中、文字裡、故事內包藏信念,透過印刷傳播到世界各地,擁有一本書在手上,就如同打開了世界的某一頁,或是開啟通往知識的某條通道。不僅在娛樂、消化時間,不同論述、風格的書籍讓人在好奇的各個領域皆有得以進入的管道。小說、自傳、散文、詩,都只是形式,可以看了之後表示反對,但也可能在書中找到同類。書的類別有經典有新著,有為歷史翻案的內容,介紹幾本書,翻轉過去教科書中的歷史、或是窺見對生命的體悟、還有社會現象的觀察,都將會在讀後有不同的體悟。現在就讓我來簡介幾本最近看的好書,而這些好書都有一個很棒的共同點,也就是他們每一本都貫徹了用不同角度或是以特殊的模式所撰寫,都算是讓人耳目一新的題材喔。

 

《慈禧: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張戎

歷史是提供人們理解過去,放眼未來的一門學問。在很多時候,事情發生的當下,對與錯的判斷不是這麼絕對,但在史料的佐證以及考古的推斷下,往往有許多不同面貌的事實躍然紙上。A1

慈禧,一個誕生於1835年清朝時期的滿族女子,往常印象大多是垂簾聽政,許多人認為晚清國力不張,加上戰敗連連都是她的錯,批評她奪取政權的方式,對於當年的朝廷來說「女人掌權」似乎是大逆不道而且逆天的一種行為,因此在爾後書籍、史料記載上,慈禧是一位帶領中國走向滅亡的失敗女人。回到21世紀,現今世界上、職場上已經開始出現許多女性領導者,有人可曾想過從不一樣的角度解讀慈禧?

旅居英國的中國作家—張戎,當年以《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被世人所知,2013她出版《慈禧: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告知世人:其實我們都誤會慈禧了。

在張戎的書中,慈禧是個從小就耳聰目明的女孩,對於父親的煩心事還有政事上,屢次發表意見後,得到讚賞,加上身為長女,對於家務事的參與,讓她對自己做決策的信心大增,這也是構成她在26歲時就趁著皇帝駕崩,從許多男人手上奪得領導大權。而她能幹的不僅如此,當大臣們堅持守舊,對國外勢力仍然抱質疑的態度時,也只有慈禧主張、大膽用外國人掌管海關事務,並且決定籌辦海軍、全國鐵路網等現代化的設施。大刀闊斧的向外國好的事情上學習,在戰爭發生時,慈禧也親自發布諭令,做出決斷。

張戎試圖用不一樣的角度切入清末的中國,教科書上常寫到清末戰亂,中國處於困窘的狀況,但是從外國媒體的眼中看來,慈禧看來受人民愛戴,也對治理國家有自己的一套,或許慈禧讀過的書不多,奏摺寫的不好,但卻不能否認她也有一顆愛戴人民,期望在兼容並蓄的腳步下,讓中國邁向現代化,只是這一切都來得太遲,加上某些錯誤的決定,以及滿清最後被推翻,反對者對慈禧的地位仇視,並且對她指指點點,史書上的撰寫也和張戎筆下的慈禧有所出入,一切會不會就只因慈禧是個女人,而清朝,整個中國不容許有女皇帝的出現?

或許就如劉嘉玲電影中飾演的武則天常掛在嘴上的:「他們就是瞧不起女人做皇帝。」父姓社會對女性權力的貶抑,其實都有可能造成歷史某方面的扭曲,不妨看看張戎所寫的此書,在文字中,重新體驗一次清末屬於慈禧的大统時光。

《歐蘭朵Orlando》—Virginia Woolf

被譽為是二十世紀現代主義和女性主義先鋒的維吉尼亞.吳爾芙,知名的作品包括《戴洛維夫人》、《屬於自己的房間》,書中自然流露出女人都該有自己的收入和獨立的空間。作為代表講求理性、邏輯的現代主義的作家代表,並且主張女性主義,希望透過文章發表,弭平性別不平等以及推動婦女權利、利益、議題,在《歐蘭朵》一書中都可窺見一二。

被稱作是吳爾芙作品當中,最容易閱讀的一篇,採以半自傳故事的寫作方式,主要是依據她密友的生活背景為架構的故事。歐蘭朵是十六世紀時英國的一位美男子,擁有數百年的家族歷史,和一座擁有365個房間的城堡,集結人生勝利組的所有條件,富有、英俊、聰明,而且喜好文學,30歲時,因為受愛情跟友情的打擊,有一天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女人,他在兩性之間游走,不忘記過去身為男人的記憶,也努力成為一位女性,最後也在社會風氣的影響下結婚生子。

以這樣特殊的故事闡述作者本身的意念,歐蘭朵身為男人時,受女人所拋棄,身為女人時換他欺騙男人,同時經歷過男女兩種性別的歐蘭朵,不僅了解兩性之間的秘密,也懂了兩性的弱點各自為何,終其一生,歐蘭朵始終都在找尋那個真正的、完全的自我,無關性別,而是真切的了解內心,並且不嫌棄也不壓抑,那個自在的心,自在的自己。書後的喜極而泣代表著他所尋找到的自我,不管是以男生、女生的型態面對,都是最真實而且不做假的自己,也是因此鼓勵著讀者用生命去追尋,不要被外表的型態所桎梏。

因本身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吳爾芙,在寫作上反而成為一種助力,她在心理狀態的描寫上,那些孤獨、狂喜、痛苦、神經質、覺醒、真摯的感情,用場景的變換和文字的堆砌,讀者得以看見作者意識的豐富、生動,任何一次狂風暴雨的改變都將是對自己生命更加深切的感受。也因此,這樣意識流的半自傳小說,得以清楚表達吳爾芙在現代主義和女性主義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