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技與難民

作者 :林書維

a1130_000326

近來歐洲大陸為了難民收留問題,惹得沸沸揚揚。許多人在收留不收留的節骨眼上大作文章。全球正在經歷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潮,率先開出第一槍的德國,選擇收納大部分的難民,有人說是梅克爾的人道體現,彌補過去在納粹時期對猶太人的迫害,也有一說為德國經濟陰謀,面對高齡化、少子社會的德國,也許這批中壯年難民會是技術勞工缺口的最好彌補。姑且拋棄這些高教條而且艱深的經濟、社會議題,過去的難民逃難頂多帶著值錢的家當匆匆離開,時至今日,戰爭的方式漸趨科技化,在難民逃亡後也傳出,抵達他國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為手機充電」。科技與難民兩個看似不相干的東西,其實已經在時間的轉移上開始起了化學變化。

       被宣稱是二戰後最大的難民潮,但究竟是什麼樣的戰爭造成如此多人無家歸?從2011年三月的「阿拉伯之春」開始了敘利亞內戰爆發的悲歌,人民因為不滿貧富差距懸殊以及族群的地位不平等,進而舉行對政府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後續的武裝起義和政府鎮壓延續了一千多個日子,三年過後,原本為了爭取民主自由而開始的「阿拉伯之春」,最後只看到直線上升的傷亡人數、難民數量,讓中亞各國喘不過氣。目前已知數字有200萬的人數跨越國境逃難,在敘利亞國內更有650萬人流離失所,死亡人數當然也是以萬計算,2013年更從報導上屢見化學武器的攻擊事件,無疑是為此世界投下震撼彈,讓人們想著也許和平只是短暫假象。

       幾年間通過聯合國安理會的協調調停,都不見顯著的效果,不僅如此,談判雙方常陷入僵局,無法得到滿意的結果,後期更出現ISIS伊斯蘭國,再度讓談和之局破碎,不僅是人民生命的危急,許多在前線的記者也因此斷送性命,殘忍的手段助長了敘利亞難民逃出的速度,因此引發大批的難民潮湧入歐洲。敘利亞反對派曾經在2015年初與總統阿塞德政權代表在莫斯科會談,希望結束戰爭,邁入將近第五年的內戰,難民大量湧入鄰國黎巴嫩、約旦、土耳其,已經為這些國家帶來巨大壓力,再加上人蛇集團以簡陋的船隻運載難民橫渡地中海至歐洲,盼望能得到救援,只是這樣的方式也喪失許多爭議。人口的壓力與社會福利的瓜分都是此波難民潮受關注的焦點。
 

       你最常使用手機來做什麼?滑臉書?傳LINE?玩手機遊戲或是拍照上傳社群網站?對難民來說,智慧型手機簡直是他們的救命包內必備用品。許多難民在上岸或是到達新的國家時,做的第一件事是為自己買一張新的SIM卡,充飽智慧型手機的電力,因為Google Map讓他們的移動方式更加便利。拜此所賜,這場人類的大遷移,因為有了定位的應用程式、社群軟體、通訊軟體都變得輕鬆許多,難民仰賴這些載具,用來上傳路線、何處會被逮捕、邊境檢查的難易、交通方式、停留區域的花費等即時訊息,讓消息傳得更靈通,逃難也變得開始有效率,更能跟家人保持第一線消息。

a1180_011565

        民間對智慧型手機的依賴,當然也已被政府看見,敘利亞境內的政府軍,或是伊斯蘭國的檢查哨都會要求出示Facebook帳號,檢視你對這場戰爭的忠誠度,如果拒絕可能遭來一陣毒打、手機最嚴重會被摧毀。用此控制或是監視人民思想,非常殘忍。對於逃難的人民,有些人在過程中失去了親人,智慧型手機中的照片很可能是他們活下去的動力,以及唯一證明自己過去生活的依據,若連這都失去了,那苟活於煉獄之意義何在呢?

       臉書(Facebook)上充斥廣告,讓許多過去的忠實用戶都已經開始想出走,但更讓你想不到的是,有專門做難民交通服務的業者在這上面打廣告。你想像得到嗎?過去逃難所用的交通方式,都是經過多次交涉以及價格的談定才有辦法成交,多半是靜悄悄不敢張揚,唯一的行銷方式可單純就是口耳相傳。現在卻可以光明正在在臉書上刊登廣告(若有興趣可以搜尋The Trafficing to Europe)。其實還有許多用阿拉伯語標示的難民交通服務團(只是我們看不懂),有的逃難成功的難民同意業者分享他們這段路程上的照片、影片,其實都是始料未及的。不過這樣的做法也變相削減了這些交通服務的顧客數,許多人透過經驗的交換,開始自己踏上逃難之路,精準的GPS還有要領傳遞,成功機率越來越高,科技為逃難的旅程增添了些許色。
 

國際救助化被動為主動。

       過去國際救援組織總是等到難民上門才能給予支援,現在透過科技,開始翻轉。聯合國發送SIM卡至敘利亞的難民營,還有可充電的太陽能燈,讓他們以此充電。智慧型手機讓這些難民交換資訊,跟國際組織互動,過去被動接受消息的通訊模式開始落伍。像是七月時在北敘利亞發生水管破裂事件,聯合國難民署上傳飲水點的地圖在臉書上,讓許多人知道何處有水可用,緩解事件益發嚴重。不僅如此,也曾經將迫擊炮位的地點上傳,更新即時地圖,只為降低傷害,不再增加傷亡。戰爭因為科技的加劇,但也因科技得到了某些解套。

       當敘利亞男童死在海灘上的照片傳遍各地網路、媒體,相信許多人看了都心痛不已。每當新的科技產品出現總是以「美好生活願景」包裝,但是這次事件下,何處看見這些企業的協助?近幾年喊得非常大聲的共享經濟也許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希望讓社會透過共享,分配多餘的資源,達到社會的公平正義,正是這波難民潮需要的。前文提至德國大量收容難民,其實與當地的網站Refugees Welcome脫不了關係,看名字就很容易理解,這是一處歡迎難民的地方,透過類似Airbnb的經營概念,希望改善難民住所,讓他們能過得有尊嚴,保有基本的生活機能,融入當地的社會還有生活環境,若不這麼做,難民的標籤將會如影隨形的貼在身上,永遠都撕不下來,不僅加重了種族之間的隔閡之外,也可能是下一次爭端的起源。核心概念其實就是讓他們能在異地開始新的生活,忘卻戰爭的殘忍。透過德國、奧地利的民眾登記提供空房,將資料轉給難民組織配對後,用募資而來的費用資助租金,當地的屋主可以協助串連語言教育機構、生活輔導組織。目前已經成功幫忙百餘民難民成功的找到住所,未來還希望拓展到其他歐洲國家,包括希臘、葡萄牙、英國等。落實共享經濟,並且讓科技帶來美好生活的概念不再只是空談。    

      「難民聯合」(Refugees United)是網路上的媒體平台,發跡於北烏干達,至今已經擴展至其他非洲國家,另外任何遭逢天災、政治災害、暴力動亂的地區都是服務對象。因為這些原因和自己的親人、愛人分離的受難者們,可以透過匿名的資料庫建立自己的檔案,與他們分享生活細節,親人若有機會以電腦、手機上網就能快速的認出他們。過去透過非營利組織的協助,手寫訊息還有照片在傳遞中很容易失真,連跨越國際都有難處,但透過無界限的網路,虛擬的儲藏室,不單是組織,個人也可以加入搜尋,對於團聚配對可說是一大進展。

        近幾年間可以看見網路對於社會議題、社會運動的快速拓展有所幫助,先不放眼國際,看看國內,快速爆發佔領的「太陽花革命」的確是過去台灣社會並未見過的新狀況,也是因為臉書、網路的快速傳播,讓這一批青年學生有了強大的號召力作為後盾,而往後種種群起的運動更不在話下。科技、網路對世界的影響,已經不光是帶來娛樂、軍事等改變,其實最重要的還是生活層面,相信在未來,許多應運而生的產業都將再次的對世人過去的見解投下不一樣的震撼彈。中東地區的難民潮亦或是其他的天氣災害,都已經不單是當地的問題,看完新聞不妨可以想想自己能運用怎樣的方式做出幫助。國界漸漸的已是政治、地圖上的一條黑線,真正的距離已然模糊。別再只是對臉書上的休閒活動按讚,也許透過國際救援組織的粉絲專頁,會讓你有些不一樣的想法,並且成為救援的一份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