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的玩具熊:Ted續集的誘惑與危險

作者 : 馮郁容

在成人黑色喜劇片《熊麻吉》(Ted)中,泰迪熊玩偶以天真無邪的外表,縱情粗話、大麻與酒色,成為兒童和保守人士不宜的死黨角色。續集除了延續黑色風格,還挪用美國黑人史,作為Ted爭取「人權」的對照。欲望的禁忌之上,加上了種族禁忌,既增強了喜劇的能量,也增加了政治不正確的風險。

  • 限制級的擬人化熊偶
  • Ted配音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賦予Ted的「生命」,有別於陪伴主人翁童年的傳統童話定位,強調的是「『一輩子』的雷雷夥伴」(Thunder Buddies for life):害怕打雷聲的男主角班奈特(John Bennett)和Ted,是永遠一致咒罵響雷的患難之交。
  • 「典型」的男性情懷。到了續集,隨著班奈特離婚、Ted不孕,Ted強壓班奈特把色情片筆電投海,班奈特和哈草菜鳥律師女友為讓Ted合法認養孩子打官司奔波,人熊關係在彼此的成長和情感昇華中,更有「人性」。

     

    2015092202
    (Ted和班奈特把曾存有色情影片的筆電,放入海底)圖片來源 : imdb.com

  • 偷渡社會議題的喜劇

     

    • 求子是為挽救婚姻。起先他努力尋找精子,結果妻子也不孕,只能選擇認養,卻反遭官方質疑「人格」拒絕,他的身分法律戰由此展開。麥克法蘭在此代入許多美國黑人的符碼,最顯著的是Ted和班奈特看黑奴電影《根》(Roots),看到主人翁金特(Kunta Kinte)被吊打的經典畫面,說自己像是受虐的奴隸。
    • Ted嘲笑沾滿落選的黑人精液、是美國話題家族卡達夏(Kardashian)的人。卡達夏爸爸曾經替疑似殺妻的黑人橄欖球星辛普森取得無罪判決,二女兒金·卡達夏(Kim Kardashian)則和多名黑人球星、藝人有過關係。紐約時報影評人達吉斯(Manohla Dargis)直指這個玩笑令人不舒服且不知所措。
    • Ted在法庭上唱出自我「靈魂」,得到黑人法官認同,並且以班奈特不顧自己性命救Ted的真情,打動黑人人權律師出手為Ted贏得訴訟,既衝撞了腥羶色和種族矛盾的禁區,又不失平衡族群形象的誠意。然而,這不足以掩蓋或削減卡達夏和其他黑人陽具玩笑的歧視本質。

       

      2015092201
      (Ted在精子冷藏室丟存貨給班奈特接)圖片來源 : imdb.com

  • 追尋中的他者正義

     

    • 當然,深刻揭櫫社會問題、破除根植於社會脈絡中的成見、提供解答,不是電影的責任,也不合主流觀眾看片娛樂的期待。可是族群衝突,也不是提一個不好、再補兩個好,就可以功過相抵的數學習題。如果創作者不能理解所涉情境的脈絡,從而有更貼切細膩的處理,反會在無形中強化社會既存的刻版印象,為德不卒。 一個能引起共鳴的笑話,反映的是講者、聽者之間的共通的記憶、價值觀,包括被取笑對象的形象。觀眾因為喜劇片的笑料,自覺歧視他者而感到不安,代表的是觀眾的反省意識。雖然,政治絕對正確的作品並不存在,政治正確的標準,因人因時因地因事而異。 可是,如果在歡樂之後、不安之餘,能夠對他者的處境有更進一步的理解和體貼,就能更接近合乎他者利益的正義,更接近問題的解決。
      2015092203(Ted在法庭上為自己的人格辯護)圖片來源 : moviesmacktalk.com

參考資料 : 

nytimes.com
http://ocw.aca.ntu.edu.tw/ntu-ocw/index.php/ocw/cou/102S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