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寄生獸》反思真實世界議題

喜歡動漫的大家有看過這部影片嗎?這部由漫畫改編的日本電影《寄生獸》上映不到一個月在日本就累積30億日幣票房,在台灣6天也逼近千萬。乍看之下大家可能會以為這又是另一部類似生物機甲的漫畫題材,但這部漫畫能賣座的原因正是他背後深入廣泛的寓意,當中打鬥的題材也是相當精彩。而電影內容除了講到寄生獸吃人的血腥題材外,最令人意外的是當中還有許多讓人有反所思的環保議題與發人省思的人類哲學,即便沒看過原著只是看完電影..我依舊佩服這電影文本的宏觀性。

 電影《寄生獸》:「哇,本來該奪取你的腦子,但失敗了,真是殘念。」 寄生獸其實原先只是網球大的孢子生物,在從天而降後便開始在不同的人類身上寄生,這第一階段的寄生基本上是寄生在大腦控制住身為宿主的那名人類,但主角卻剛好讓寄生獸寄生在他的右手上。電影一開始寄生獸就毫不避諱地展現該物種的生理需求,也就是不斷的進食和學習乃至團結,而進食的對象非常單一,就是”人類",對他們來說我們就像市場內的豬隻,一切理所當然不需帶任何感情。這樣的新物種以人類為食當然讓人類社會感到恐懼不已,寄生獸為了生存同時也會與同類相互競爭,為了生存…自相殘殺的行為也是有的,讓我們就先從最基礎的行為舉止層面開始說起。

201411270000000view圖片來源 :映画「寄生獣」製作委員会

一.行為與感情

電影《寄生獸》:「我的夥伴只是在進食而已,我們只吃人類這一個物種耶,不覺得我們很客氣了嗎,價值觀也差太多了吧。」 以生存議題及生命存在的目的來說,每個生命體都需要依附著大環境與彼此而生存,被依賴的環境所造成的損害在所難免,且為了維繫生命也都必須有所吸收,也就是人類吃雞鴨豬牛羊等生命,而寄生獸則專吃人類。寄生獸吃人,人也吃其他生物,所以人和寄生獸究竟有何不同?

電影片頭,透過男主角的愛(友)情和家庭煩惱,道出人類青少年的煩惱,正在摸索人生與環境的同時總是有太多心事難以說明,內心的定位與內省也大多從探討親情、友情開始,算是一個呼應整部片的大綱前提,仿彿透過毫無感情的寄生獸,更能借鏡探究一些我們隱藏在內心深處尚未被啟發的情感,就如同主角,明知道母親已經被寄生了但依舊不肯相信事實,也因此幾乎喪命。另外在影片後段,有些寄生生物竟然開始當老師,甚至從政,高智慧的進化也如同人類渴望權力想要控制世界,教育和政治正是洗腦與行動的最佳管道,寄生獸種種的行為都顯示本片不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而是用一個虛構的故事來講一些很實際的狀態。

主角一開始就不太有理想,所以自然對許多事物都抱著冷漠的態度,但再被寄生的意外發生後卻又保有人性的認為生命應該被尊重。而反觀寄生獸在侵入人類世界時,也是帶著單純的念頭要以吃人的方式存在於世,然而寄生在不同的人、不同的部位及不同的環境,也都使寄生獸的成長發展分別有不同的方向。寄生與宿主的關係就像母螳螂將配偶吃掉為了有足夠的營養供給給下一代,並確保自身的生命得到延續,理論上來說因為人類不是同類,因此基本上不會殘殺同類來吃,所以寄生獸將吃人認為理所當然也是正常,然後為了生存而殺害同類也是理所當然。而以學習行為來說,故事中的小右(主角的寄生獸)不斷的透過學習宿主和電視內容,來了解人類的語言、文化,並透過主角(宿主)慢慢的了解感情的要素,而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因為交叉修復的原因而造成宿主與寄生獸的細胞和心理層面都有所混和,兩個人的立場開始有互換的感覺,宿主開始變的沒有感覺,像寄生獸一樣的把許多事視為理所當然,而寄生獸卻在後期因為慢慢的開始有類似人類感情的思維,因此我想這個部分,作者想做的結論就是,不管是人類還是怪物,只要懂得尊重生命都是一種值存在的物種,

二.人類的哲學

「生命的起源,為何降臨在這世上」這也是寄生獸本身一直在探討的,我們是為了什麼而降生在世界上的?對於為什麼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問題,影片中的高智商寄生獸(田宮良子)認為,高智商的寄生獸所理解的每一步都是在追尋下一個答案,得到一個答案之後又有一個新的疑問出現,  因此她認為寄生獸與人類其實是一家人,都是透過不斷的尋找自我而求知、成長,並了  解任何生命存在的價值。

影片中一位能力高端的寄生獸說「我們其實是很弱小的,不要過份打壓」,能力強大的寄生獸在寡不敵眾的生存下依舊感到威脅,但反觀人類不僅數量、能力都皆高於其他物種,能打壓我們的或許也只有我們自己;當人類在面對一個變化萬千的環境時,單獨一個人也是無法自生自存的,人類維持生命的方式仍然得透過他人之手獲得幫助,食物來源、住的環境、使用的日常用品,一個人無法從無到有,透過團結、互助、合作、競爭等才能告有效的生存,獲得更舒適的生活。

影片後段有個名為後藤的寄生獸,同一個人類宿主的身上擁有五個不同的寄生獸,這也是他之所以強大的原因,但司令塔的脆弱與能力也相當決定著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團結時則大有可為,但分裂時則共同滅亡。影片中「人類的頭腦之上還有一個頭腦」這句話大概就是暗示著司令塔的存在,人類的頭腦之上還有一個頭腦,或許指的是政府或著是人類對事物罪與善的廣大意識,若所有人認為它是對的,它便是對的,認為它是錯的,便是錯的,在後藤的結局上可見「君王是人類創造出來的,也是被人類毀滅的」,再宏觀來看,寄生獸認為人類的存在是在危害地球,而人類認為寄生獸的存在是危害人類,兩者對威脅定義是價值觀不同,而影片中有個特別的腳色"市長廣川",廣川雖身為一個貨真價實的人類,但是他的想法被人類定為「錯誤  」,但卻被寄生獸認為是「正確」因此能與寄生獸共處,這情況就像另一隻寄生獸所說的  「寄生獸和人類其實是一家人」,人類和寄生獸都是一樣即可悲又具存在價值的生命,並沒有誰該存在、滅亡的準則,應該要共生共存,再縮小來看,這  和主角(宿主)及小右(寄生獸)的共同存在是同一道理,從互相利用到互相幫助,進而共存共榮。

三.環境的保護

「如果人口數目減少一半,有多少森林可以避免燒毀呢……如果人口數目減少至百分之一,排出的汙染毒素也只有百分之一吧……不能不保護生物的未來—巖明均」

因為作者在開篇就以保護環境為假想目的,由此引發了後續的故事。可是保護環境是人類為解決現實或潛在的環境問題,協調人類與環境的關系,保護人類生存環境、保障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而采取的各種行動的總稱。電影中的市長是個完全的一般人類,只是個偏激的環保主義者,也因為他的理念而選擇與寄生獸合作,重點是他在演講台上說的話我認為是整部電影的精隨,「殺戮這件事,沒有任何生物比得上人類,只會喊著正義的口號,卻做出傷害地球的事情,你們才是侵蝕地球的寄生蟲! ………不,是獸,你們才是寄生獸!」,這段市長用略帶憤怒的語氣說出這些話時就像地球的發聲桶,而對於地球來說,「寄生獸」指的不是那些寄生生物,而是指人類自己。

人類一直以來不斷破壞環境,讓地球的情況越來越差,為了自身利益殺害其他生物也如同寄生獸一樣,總認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切萬物都應該為萬物之靈來提供養分甚至是生命,萬物之靈本應帶給這世界更美好的發展,以科技、醫療等技術改善生物的生存環境與保護地球,我想這大概是人類最崇高的目標吧!但多數的人類卻不停破壞這世界,甚至發展出令人髮指的武器用以自相殘殺。那電影中那些只要會威脅到自己生命的生物都是其實不是邪惡的,寄生獸殺人只是獅子獵殺兔子、老虎吃羊,廣川市長那慷慨激昂的死亡演講甚是有理,人類作為萬物之靈更應該保護各個生物的繁榮發展,市長身為人類卻願意站在寄生生物那邊,我認為就像很多人一樣,身為人類但也受不了人類總以自己為出發點的傲慢。每個國家隨著教育水平提高,環保意識也漸漸擡頭,但要完成萬物大愛的精神,我想多數人的體內都還是有部分的寄生獸存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