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教育真的有那麼糟嗎?

作者 :涂育維

        許多人都覺得台灣教育很糟,像是多元入學去反而增加孩子學習其他專長的壓力,也造成了沒有家庭經濟支持的孩子更趨劣勢。特別是國中大會考出現後,批評聲浪更是一重又一重,特別是填錯志願序還會扣分,一路扣下去根本只能明年捲土重來才有明星學校,似乎是鼓勵學生們不要冒險,一冒險就會和夢想中的明星學校錯身而過。

        在談台灣教育很糟這件事情,首先,要釐清這個問題要先問台灣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筆者用粗略的方法分的話,大概可以分成:菁英化還是平均化,就是指我們要集中教育資源給最上層的的菁英還是均分教育資源讓所有人都有學習的機會。兩種導向各有優缺點,菁英化的問題就是分配不均,平均化就是我們很難給平均以上的孩子足夠的發展空間。我想就目前的狀況來說,我們採的是平均化的教育,我們確實達到了讓大多數的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目的,但我們也必須接受有些資質比較好的孩子在國外能有更好的發展。

        似乎聽起來我們的基本教育目的達到了,那到底還有哪邊讓人覺得很糟呢?有人說是給孩子太大的壓力花太多時間考試;也有人說台灣的教學教出太多的聽話的孩子,卻沒有自我思辨的能力。那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到底這些東西為什麼很糟好了。

2015072101圖片來源:universityequipe.com
 

太多考試壓力大
       
考試本身其實不該是壓力的來源,考試的主要功能應該是透過檢驗哪裡觀念不清出,幫助學生做更完善的學習;次要功能是作為篩選人才的準則,但在台灣,人們常常把這兩件事反過來看。但說真的,考試並不能完整的反應出一個人整體的能力,但確實是反映出努力累積的知識程度和部分能力較為公平的方法。(不然我們要比家世還是要比IQ?)但考試卻被許多競爭性強的人當作一個人好壞強弱的標準,又加上「唯有讀書高」的錯誤觀念,只要孩子書沒讀好就是壞孩子、沒出息,這才造成許多孩子對於考試有過大的壓力,又大考試需要透過很多小考試幫助練習,使得孩子對考試不論大小都壓力更大。所以說,真正的壓力是來自於測驗出來的能力能不能達到自己的期望、還有身邊重要他人給予的期望。筆者覺得就這部分而言,糟糕的不是台灣的教育制度,而是社會上的風氣和家長的觀念,錯誤的想法曲解了制度的美意,造成了不良的結果,所以不應該把這部分的問題責怪到制度上。(但如果要說教改反覆改,卻沒有詳細的說明和適當的推行,這應該屬於執行者的問題還不是本身制度上的問題)

缺乏自我思辨能力
       
自我思辨能力的培養主要來自於哲學邏輯思考的訓練和申論題,但我們從小並沒有機會接觸太多邏輯或哲學課程,考試和作業又大多都是用有標準答案的選擇題和制式的填充題的習題(如果沒有標準答案就是送分或爸媽來跟老師抗議),很難做相關的思辯訓練。筆者認為這是因為教育資源分配方式的問題,一個老師需要教許多學生,這使得老師能分配到每個學生身上的時間少很多,此時,能夠用來快速檢查學生學習狀況的方法就是選擇題的考試,大學之所以比較常出申論題,就是因為有很多血汗的助教幫忙改作業和陪同學討論,幫忙減輕教授們的負擔,才有可能這樣練習。但在現階段下,要為國高中找這樣助教,或是增加一間學校的老師人數,在肇因於平均化概念而低廉的學費下,是很難從制度面改變的。不過,自我思辨能力是可以透過課外書和網路自我學習的(要身邊的家長和老師是採取鼓勵態度而非純升學導向的話)。現在有這麼多網路學習平台可以自由瀏覽,只要家長不要把考試的成績當成最重要的事情,給孩子多些時間去學習課外知識,鼓勵孩子用合理的方式挑戰權威,還是有機會在國高中時期培養。[1]

        總和以上兩點的主要討論,台灣的教育制度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只是執行者在執行教育的意義時需要面臨許多現實的掙扎,使得教育制度顯得弊多於利,但真正糟糕的是其實人們用扭曲的眼光去看待考試和學習的意義,這才造成了糟糕的結果,這才是為什麼我們的孩子在台灣教育制度下痛苦的真正原因。

───────────────────────────────────────────────

關於考不上明星高中讓孩子很受傷的問題,筆者不夠專業只能分享個人經驗。筆者身為一個到上大學才離開的土生土長澎湖人,一直不太懂為什麼沒上明星高中就要重考,不能高中好好念書就好了嗎?

在澎湖我們的高中只有澎湖一中,所以基本上,只要你沒打算離開澎湖,在我們那年上至295下至195通通都在同一所高中(那年基測滿分306,據筆者台灣朋友當年表示,我們的入學成績比台北的高工還低)。就我知道考得好又選擇去台灣念書的應該沒超過三個,所以我不太懂明星學校有什麼意義。

如果要說讀書氣氛的話,確實是明星高中比較好沒錯,但讀書本來就是自己的事情,非得在讀書氣氛好的地方念書,也可以去圖書館念書啊。為什麼非要替自己貼上一個明星高中的標籤,沒貼上就會魯蛇一輩子呢?

        而且筆者覺得在澎湖當學生日子很自由,高三以前的日子不太會聽到有人叫你唸書,補習是個人選擇,選擇想要學更多、比較難的內容,或著再聽一遍學校課程的概念。即使到了高三仍然有時間去打場籃球,家政課、音樂課、護理課都不會被借去上正課,而念書念到什麼程度比較像是個人選擇,可以任性的選自己有興趣的志願(所以筆者念了當時身邊人都不知道在幹嘛的心理系)。上大學後也沒聽說身邊澎湖的朋友在學習上有不適應的問題(雖然筆者剛上大一常把自己關在房間K書,但基礎打好了,之後的課程學習也容易很多)。後來還聽說好幾個念前幾志願的朋友成了系上常駐的卷哥卷姐,還對自己的科系很有熱忱開心的簽下去繼續念研究所。所以念不念明星高中也許不是重點,那不過是通往你想做的事情的一個短暫的選擇,真正的重點是堅定的往你想做的事情的方向,不斷做出可以幫助你穩定朝目標邁進一致的選擇,並寫好好享受你在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努力,為自己驕傲。

2015072102圖片來源:www.epochtimes.com


[1] 像筆者小學超愛看歷史故事,我媽都會帶我去圖書館借整套回來,看完兩三套後開始發現好現不同的人寫不同的歷史會有所出入,才開始感覺到不同的觀點會有不同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