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味會消失,聖誕節的氣氛卻不會?

作者:謝宗廷

20150217圖片來源:Kirstie Shanley

小時候,我都很期待過年。紅包倒是沒什麼值得期待的(畢竟總是會被爸媽收走),但是年夜時可以光明正大地整夜不睡,合法地和家人玩起「四吧辣」和麻將等賭錢的遊戲,對於小朋友來說還是挺新鮮有趣的。初一補眠完了之後,初二和初三不管是去外婆家玩或是姑姑帶著表姐弟來訪,總之都是繼續玩樂的時刻。童年裡那些地區百貨不斷重播的新年歌曲,或是圍爐的時候那些年菜的香氣,其實十幾年過了也都沒什麼變化,但是那種「年味」不知道為什麼,似乎隨著年齡增加而漸漸淡去了。奇妙的是,這種雖年齡增長而消失的年味感受似乎是一種全台灣人的普遍感受,究竟為什麼呢?

如果拿聖誕節來對照一番,這種年味消失的感覺就更加令人不解;聖誕節的感覺似乎不會因為年齡增加而淡化。本質上聖誕節之於西方人就如同春節之於台灣人:都代表著家人團聚的日子、都標誌著一個長期假期的開始、都有許多商業性的斧鑿在裡面。那麼是什麼造成了聖誕節台灣那種超越年齡的感受性呢?

 2015021702
圖片來源:pixabay

1.聖誕節的意涵不斷被年輕的元素擴充,春節卻沒什麼變化
這一點光從聖誕歌曲就可以看出端倪。從法蘭克辛納屈、貓王、艾爾頓強、到瑪麗雅凱莉,一年又一年聖誕歌曲總是不斷推陳出新,卻又能保留聖誕節的基調;對照之下,台灣的春節歌曲似乎總像是同一捲錄音帶輪播了二十年一樣,重複著不知名確熟悉的唱腔和聲音。

除此之外,聖誕節的「符號」也以各種形式變化著,並藉由這種變化超越了節日的時限。交換禮物的規則在變,聖誕樹和各種裝飾也在變;聖誕老人甚至可以超越聖誕節的制約,用同樣的形象在其他時候出現。春節的象徵符號卻好像一走出春節,就變成了一種普遍性的存在:財神如是、紅包如是、鞭炮如是、甚至穿新衣戴新帽亦如是。

2.聖誕節的定位是「浪漫」,春節的定位則是「團圓」
說起來浪漫似乎是傳到東方的日本、中國、台灣之後才轉化的形象:聖誕大餐被當成是情侶必備的行程之一,這樣的習氣也傳遞到了年輕的夫妻之間。因為浪漫是需要「付出」某種東西才能經營的,每個決定付出的人就能因此「感受」到這個節日的參與感。

反過來說,在春節時的團圓就容易淪為一種「出席」的活動。平常住在一起的家人不會額外「付出」什麼;假如不算紅包的話。平常不住在一起的家人則得先共同經歷一段搶票的過程,但這件事好像並不是什麼讓人對節日有好的感覺的活動。風塵僕僕到家了之後,一起做的事也常常是流於形式而不是自己費盡心思的成果,結果自然味道就淡了。

3.聖誕味被強調的也不是傳統的部分,但對年味的緬懷總包含著傳統
傳統的元素,只要沒有儀式性的重複過程,並不斷被有意識地建構,很容易就會被淡化,因為它並不包含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的春節面臨的也就是這樣的過程:大家年菜也很習慣叫外賣或去餐廳了、不是年夜也可以熬夜了、不是初二也很願意回娘家了。這些微小的改變,都是造成年味流失的微小因素:並不是這些規則好,而是因為它們具有儀式性。

事實上大部分我們習慣的聖誕節元素也不是西方人傳統的形式。不管是平安夜的彌撒、報佳音、還是與家人一起佈置聖誕樹等活動,並不在台灣人認知的聖誕節活動中。我們強調的元素其實是戴紅帽的聖誕老人、燈飾、和交換禮物,而這些部分卻仍在每年被精確地延續著。

從這個角度來說,也許要找回年味的最好方式,也許就是讓年輕人們去建構他們自己的新年儀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