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柔軟身段面對現實的挑戰

10432450_937968962883049_1969408485_n

文/陳文媛  受訪者:陳祈真

Q 簡單講大學主修專業(外文系)跟輔系(心理系)的領域?
我現在是台大外文系四年級學生,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成功輔系心理系。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外文領域轉換到心理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回顧大學的自我探索,我很早開始尋找語言、文學之外的新天地,最初我對經濟系懷抱憧憬,但在接觸過一些基礎課程之後,認為經濟系所學較著重數學模型的建置,許多分析都必須在假設前提成立的情況下,才有意義,然而真實世界的景況未必會符合所有前提條件,經濟學所學是否能真正了解、甚至進而解決人面臨的問題呢?漸漸發現經濟無法滿足我想要接觸人群、了解不同人的不同決策模式的期待。選修了普通心理學的通識課程後,對心理學的興趣與日俱增,進而下定決心申請輔修心理系。

Q 輔心理系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輔修心理系之後,我覺察到外文系上的文學作品賞析課程,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只要有自己的觀點,言之成理,同樣的文本可以有非常多元的詮釋角度。這樣的課程內容或可刺激思考,但模糊空間很大,對比之下,在心理系學到的各種研究方法、解讀研 究數據的邏輯,強調的是如何獲取需要研究的資料、如何有脈絡地將問題抽絲剝繭。

Q 如何透過跨科系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覺得在外文系讓我學到,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切入的觀點。因此當我不同意對方意見時,我會反思,從他的角度看這件事情時,我又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斷。而心理系學到的各種理論,不管是社會心理學在談的團體人際互動,或是認知心理學談的人類決策都幫助我在理解人類行為背後的動機時,更能從學理依據去解釋各種現象。

Q 請問全球化的趨勢之下,對外文系帶來什麼前景與隱憂呢?
全球化的趨勢之下,外文系的前景除了對語言工具的快速掌握之外,文學與文化的薰陶讓我看到一個更廣闊的世界、更多不同生活的可能,而能保有靈活、開放的思維。在課堂上與課堂外逐漸累積的文學品味,雖然乍看之下無法立刻轉換成有經濟效益的工作技能,但是這些素養潛移默化地影響我,因而我能以更柔軟的身段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挑戰、困頓。然而凡事皆有其一體兩面,外文系的隱憂在於專業度較為不足,若無法及早發展第二專長,把文學、語言結合想要發展的領域,在當今全球化的就業環境中確實較為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