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耕停灌的農民悲歌

作者:林書維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今年台灣從10月中開始雨量就非常的少,就連過去我們倚賴的颱風也沒幫上一丁點忙,身為農業重鎮的西岸雨量與去年相比更是直接腰斬,加上台灣本身儲水的空間、時間都不足,所以每次遇到缺水情況我們都得選擇性限水,但無論民生、工業、農業每次都會造成爭議。因此今年經濟部最後決定,要在農灌區實施「停灌休耕」,包含地區包括桃園大漢溪流域、新竹頭前溪流域、嘉南曾文溪流域等,總面積高達4萬1576公傾都得停灌休耕。但這也代表農民大概會歷經7-9個月沒有收入的生活。現在的第一階段限水將於離峰時段減壓供水,但第二階段工業大戶減供5%,而農業休耕卻是直接停止供水。

台灣農村陣線抱怨政府數十年來毫不羞愧的犧牲農業獨厚工業以達成GDP,發展失衡導致基本權利維護也失衡。但其實水利法對於水權規定十分明確,不能無視被限水犧牲的農民,雖然這次政府補助農民一公頃補助8500元(一公頃 : 約3025坪),但又有多少農民能擁有一公頃田地呢?農民也直說難以養活農家這近半年的生活支出,加上地主普遍都因害怕租期過長而土地歸佃農所有,因此不少都只是口頭租約!因此真正賴以為生的佃農便領不到實質的補助,真正賴以為生的還有像是負責稻秧培育的秧苗業者、負責整地、插秧、施肥、噴藥和收割的代耕業者,他們都將連動而沒有收入。試想我們一般受薪階級被迫停工還可享有6成薪資的失業補助,但農民被迫停耕後保障卻如同游絲。在農戶普查體制尚未健全的現在,補助其實應該多加熟慮。

10011923143915352010年嘉南休耕區 圖片來源: 中央社

地球暖化後雨量更加極端,而水資源分配與補償等相關事宜總引發各方不滿。不過你知道嗎?其實我們的政府現在對於這樣的問題,除了亡羊補牢外是束手無策的!這背後最大的原因就在於"國內農業供大於求"而不再地球暖化。大家要了解農委會現存87萬公噸的公糧存放,加上WTO每年14萬公噸的進口稻米,還有因為沒有限水而休耕的地區依舊還是會有稻米產出,最後再加上二期稻作的收成,都導致政府每年得花上數十億向農民收購滯銷的稻米,然後再花上數百萬儲存,接著還要拿筆錢消化一些即將過期的公糧。除了國內供大於求外,外銷則因台灣稻米品種特殊又成本過高而沒人買帳。然露就是因為政府對於公糧收購制度如此束手無策、也懶惰監督,因此才會常有中游廠商因為混米、制價等問題遭到撤銷執照後不久,又得以恢復營利的亂象產生。水資源分配、工農發展、農戶補貼、佃農普查等問題迫在眉睫,而針對公糧過剩的"台灣農業問題",政府能否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才是我真正懷疑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