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房間,一輩子的孤獨

作者:林書維

a0002_002320

猜猜看台北獨居老人密度最高的地區在哪裡?答案是萬華。萬華的南機場社區聚集了上百戶獨居老人,他們有人被子女遺忘、拋棄、住在這殘破不堪的了老舊公寓裡,沒有電梯連最基本的衛生環境都無法備受檢核的社區,在這裡每個月都會上演獨居老人未能及時發現送醫而死亡的悲劇。這裡當年曾經是台灣第一的高級國宅,不僅有獨立水庫、汙水處理場以及電線桿等率先地下化,可堪稱當時是人人都想駐進的模範社區。但邁隨社會進步、新建案也從不停歇,加上這幾年來政府對於人民福利上的政策我們“有目共睹”,種種政策結果都是大眾與媒體討論的焦點,而獨居老人就好似平行時空。像是溫水煮青蛙,公民課本上都會有坐在肩膀上的老人插圖來說明怎樣的一個高齡化社會,但眼看現下年輕人卻很少有的這項警覺,我們要如何正視問題所在,如何運用社會資源有效解決高齡化?不如先觀看他國又是怎麼處理的吧!

像是德國現在就有超過200萬的老人(80歲以上)過著獨居生活,雖然德國的福利制度健全,加上因為飲食、氣候等都比其他國家更適合養老。但德國70歲以上的老人,一天獨處時間超過17個小時比他國老人獨處時間都還要來得更長,也是個不爭的事實。整體而言,歐洲的高齡化問題早就不容政府忽視,2003年歐洲面臨炎熱酷暑,造成許多老年人的死去。法國當局法國政府立馬注意到這項若是族群而更加重視,不久,法國政府頒佈了「一個屋頂,兩代人」的法規,老人提供住房而年輕人可以照顧老人與老人聊天、做家事等,以勞換租的方式來作為回報。政府率先帶領這種社會新潮流的方式,也讓人大開了眼界。這項風氣也感染鄰近國家,德國、瑞典等,試圖讓老人建立不同的社交生活與互助模式。

瑞典則在上世紀60年代就有了養老年金規劃,雖然歐盟經濟動盪瑞典也出現財務危機,但瑞典現今仍然是世界上養老金制度最慷慨的國家之一。當地政府為了讓兒女更方便照顧父母,也提供了老人住宅服務,提供更便於老人居住的環境得以安身。還有,你前陣子看過這則新聞嗎?《巴西學生與美國老人視訊語言交換》巴西語言學校CNA和美國芝加哥一處退休老人社區合作,讓學員與老人一對一透過視訊進行語言交流,分享彼此的生活,這樣青年能吸取上一世代的經驗,而銀髮族得以透過溝通再次與社會接軌,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解決方式呢。

那台灣當局又是怎麼做的呢?台灣針對獨居老人有「健康、經濟、教育、居家」四大方面的福利補助,也有不少熱心的志工願意幫忙幫助協助,但志工人數非常有限,若你很願意幫忙的話可以趕快參考「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網站」加入他們喔!像是政府發放老人津貼等社會福利固然重要,但我們安享晚年最需要的可能不是錢而是陪伴!若人人都能感同身受、左鄰右社互相照應,其實可能也不會有這麼多獨居老人的事件發生,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現階段對於老年陪伴與社交的政策不夠重視,社區與安置規劃也是差強人意,因此社會新聞上的遺憾依舊每天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