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空間專業者的環境實踐

作者:古奕元 照片提供:古奕元

        我大學是土木工程系畢業,接受的是工程師的訓練,思考方式較為直線且深入;而我現在就讀的是都市與建築研究所,需要更水平性、更寬廣的思考方式看待我所發現到的問題並解決問題。美國建築師暨建築教育者Matthew Frederick[1]在他的暢銷著作《101 Things I Learned in Architecture School》提到:An architect knows 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 An engineer knows everything about one thing. 過去做為一位土木工程系學生,我常在無意識之中反抗專才式的教育,意圖使自己成為什麼都懂一點的通才;現在接受建築教育的同時,以前廣泛而寬闊地所吸收各種不同知識變成為我當下最大的利基。而同時我又能如工程師一般直接且深入地研究並嘗試解決我所面對的問題,無論是在大尺度的都市空間或到最親近的建築內部的一個房間,亦不論是對於上述各類空間的規劃或設計。而對於我們從事都市空間或建築空間規劃或設計的人,我最喜歡使用台大城鄉所劉可強老師所說的「空間專業者」來稱呼自己。

我們人類社會當前所面臨到的最大危機,我想便是全球氣候變遷了。當今氣候變遷的問題來源,絕大多數研究皆指向人類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此一溫室氣體在大氣層中的濃度升高進而造成溫室效應,人類生活圈的平均溫度升高導致當下極端天氣、氣候型態發生的機率提高,以及未來全球海平面上升的可能。人類了解到減少化石燃料能源使用及減低二氧化碳排放是當下的必要手段,而作為空間專業者的我們便要在都市及建築的規劃及設計當中達到這個目標。從研究得知,[2]建築物在生命週期當中有大約70~90%的能源使用是在建築物的營運階段,而[3]都市中有45%的汙染物質是來自於建築物、30%是來自於交通。這類型的主要能源使用(primary energy use)及碳排放(carbon emission)所佔比例極大,而當我們空間專業者達成此一階段、類型的減碳目標,便是專業價值中最大的環境實踐。

 

台南古同學A1

有了目標,我們走上了實踐的路。我們首先藉由科學調查、分類完成資料蒐集。這部分就我個人理解,與地理學的內容範疇相當接近,非為自然地理及人為地理,但我們需要比較主觀地以生活在當地的人們去做思考與理解。自然地理部分為:經緯度、地形、地貌、水文、降雨、溫度、濕度、日照、太陽幾何學、長年風向及極端天氣狀況等資料;人文地理則為都市環境中人口聚集後的第二級、第三級產業需求及發展、能源使用及安排、建築物配置所形成的簇群進而形成了都市冠層、街道峽谷及人造鋪面等物件,進而影響都市空間微氣候之不同。而此兩類資料在理想狀況應該建立在GIS地理資訊系統當中,於都市、建築規劃與設計階段時供空間專業者取用。但進入此一階段的資料使用才是最大的難題,譬如我在使用溫度作為設計依據時,該考慮的空間尺度、時間尺度為何?該考慮平均值、極端值或是溫差?何時該取空氣溫度、何時又該搭配濕度及風速取體感溫度?每一個地方資料也有限,我需要再取得多少更詳細的資料來支持我的規劃或設計?當我週遭環境在未來發生變化時,我可以如何因應?我認為每一個地方都是個案,每一個問題都需要空間專業者依照自身的專業知識與經驗去做判斷,而事後成敗也需要時間累積才能得知。事實上空間專業者在面對如此困難的課題,既無法了解也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設計。唯有用盡自己手上所有資源做到最週詳的考慮,去趨近那未知的完美設計,我想,就不枉費這個實踐的過程了。

作為當今人類社會的其中一群人,空間專業者藉由這樣的環境實踐,為人類社會的永續經營目標中盡到自己的本分,也才有資格說自己盡到了自己的社會責任。

 

[1] Matthew Frederick:《101 Things I Learned in Architecture School》,台灣譯作《建築的法則》,譯者吳莉君。

[2] K. Adalberth, Energy Use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New Residential Buildings,

Ph.D. Thesis, Department of Building Physics, Lund University, 2000.

[3] 劉安平:低碳居住環境永續技術特論─環境化的都市設計與都市設計對都市氣候的影響,高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