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該怎麼跨?

作者/楊千伶

 

    身處在這樣一個日益複雜且高速轉動的社會裡,我們所面對的議題也越來越複雜,是無法透過單一專業可以去解決的。像是最近一爆再爆的食安問題;或是永續發展與經濟結合的問題;或是我們一直在探討的氣候邊變遷和環境問題……等等大小小牽扯在一起一層又一層的問題,而這些都是要透過跨科際人才相互合作,並共同想出解決方針,才能完整執行實踐的事。在這樣一個時代裡,我們都知道跨科際人才的重要性,但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成為所謂的「跨科際人才」呢?

    在跨科際課程中一直強調「跨領域學習」並非指一個人要東學一點、西學一點,這種蜻蜓點水式的學習。而是如同朱經武院士在跨科際大師講座受訪時談到的,他說這個世界需要多元的人才,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因此,我們應該先著重在我們所學的專長,達到一定基礎下,才有辦法與不同領域頂尖人才進行交流,並針對同一問題作不同學科領域的團隊合作,才能有效解決問題。因此,他說「鼯鼠五技而窮」這種半調子的學習者,是無法成為跨科際的人才。他也針對台灣提出建議,如同對個人的期許般認為,應先保持我們原有的核心價值,再與世界打成一片。他提出,全球化潮流的在地省思(Glocalization=Globalization+Localization)的觀點,即是我們要有「立足台灣、面向亞洲、走進世界」這種大格局的方向前進,才能在這世界各國中有一席之地。

    然而,當我們知道我們應先有個核心價值、專業知識,才有可能往跨科技人才之路邁進,且我們也知道在自身所學的領域能夠期許自己達到專業人才的可能,那麼接下來該問的是,關於核心價值我們該如何去探尋呢?誠如張忠謀先生在跨科際大師講座中提到的,在2006年一篇哈佛校長的訪問稿中所說的,哈佛育培養的人才是有好奇心、有自省能力的獨立思考者、承諾去服務更寬廣的世界,以及在未來持續終身學習。而這些是哈佛透過通識教育所欲傳達的理念,也是張忠謀先生理想中的博雅大學,是一個能培育領導人才的教育方式。而這正是在跨科際人才中所應具備的核心價值,不論是哪方面的專業人才,皆應有上述的理念,才能在此一基礎之下,與不同領域者做深度的合作。而這不僅僅是要擁有核心價值的想法,也需要透過表達能力的練習,訓練自己以簡明扼要的方式傳達自己專業領域的知識給非其領域者了解。因此,張先生也說到,我們在大學期間應該多參與社團活動、宿舍生活,透過和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生長的人相處;與來自不同領域的同學溝通,在這過程之中學得在群體之中適時表達自我、理解並尊重對方。

    我想,在擁有以上這些能力與技巧之外,還有一項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有個「問題意識」,我們看到了什麼、發現了什麼、想要解決什麼……這些種種的問題會帶領我們想要解決的道路,在這道路上因這些渴望解決此問題人因而聚集在一起,一起透過不同領域者之間的結合,產生出「跨界」的火花,進而達到「跨科際」的最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