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細節的深處,談國道收費員事件

作者:蘇怡安

更正之前我說的,再閱讀更多相關資料後,我發現國道收費員這個議題雖然很現實,但其實很有趣,且是一個適合跨科際思考的問題。

(蘇怡安同學的文章 在人性與理性的交界點)

10658597_465107443629746_323420603416087069_o

(圖片來源: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粉絲團)

首先,就法律面而言,政府跟遠通公司似乎沒有「違法」。因為,國道收費員不是公務員,而是一年一聘,且從2006年之後,聘約上都有註明電子收費系統即將取代國道收費制度,因此,國道收費員應該對於「失業」早有預期。就退場機制而言,遠通公司也提供了職缺安置國道收費員,也有離儲金補償。聽起來似乎都很完整哪。那究竟問題在哪裡呢?

其實,魔鬼也許藏在法律看不到的細節裡。

首先,就我看到的資料而言,國道收費員的年資平均是十幾年,甚至有長達近三十年的。但是,政府卻不視國道收費員為公務員,僅用約聘制度聘用國道收費員,使得國道收費員雖然為政府工作,卻無法享有公務員應有的福利和權利,成為。也因為身分不同,適用的法律不同,使得國道收費員在退場後所能領到的錢,比起喪失的年資和離職金也相當不合理。

次之,遠通公司雖然提供了職缺供轉職後的國道收費員申請。然而,有幾個問題是值得注意的:第一,遠通公司提供的職缺薪資遠低於國道收費員原先的薪資,雖然遠通公司承諾會補足差額五年,但是並沒有說清楚五年過後會怎麼處理;第二,遠通公司提供的職缺離國道收費員原本工作的地點遠相當多,甚至需要國道收費員跨縣市工作。雖然這是國道收費員性質上安置就會遇到的問題 (畢竟國道收費員來自四面八方,很難找到同一個地點一起安置這群國道收費員),但是這使得現有的安置職缺對大部分的國道收費員而言相當不可行。第三,我覺得真的是個很難處理的問題,國道收費員大部分都已經當國道收費員很久了,當初由於門檻不高,使得長期以來守在崗位上的國道收費員在轉職後很難融入私人產業的競爭體系。例如,年紀較大、學歷較低,但是因為政府強迫轉職的關係,國道收費員只好被迫去「面試」,但是因為新職缺需求的門檻,國道收費員又未必能夠得到新職缺。

這些問題我覺得每個人的想法也許會有些不同,也許有的人會覺得政府和遠通公司已經仁至義盡,做很多配套措施了。但,換個角度想,十幾二十幾年前就開始在當國道收費員的中年阿伯阿嬸,也許很難預測到,十幾二十幾年後的今天,因為自己的工作被機器取代了,所以政府強迫我領一筆少少的錢,強迫我離職,並且強迫我接受一個不適合我能力、個性、年紀、資歷的工作。雖然我最後幾年也有配合政府的措施,接受訓練、演講,但是還是很困難哪。轉到私人企業上班後,也不知道生活有沒有辦法像之前一樣穩定,又要到很遠的地方上班……。這些都還算是輕微的預想OS而已哪。所以從這個議題入手,我們就可以看出這真的是個很複雜的議題,不只需要法律專業的人來解決,也需要其他的專業一起討論,才能夠為這件事想個最好的出路,讓這件事能夠平安落幕,國道收費員也能有個真正適合的落腳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