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提到陰柔VS.陽剛時,你想到的是……?

作者:楊千伶

當我們談到陰柔是可能想到柔弱、依賴、害羞、被動、順從……,而說到陽剛可能就想到強壯、獨立、積極、主動、具支配性……等等特質,但這些想像常伴隨著陰柔等於女人,陽剛則等於男人的思維,而這樣的畫上等號的模式是否真能描述大多數女人與男人的真正模樣呢?又或者其實存在著意識形態上的迷思呢?

a1640_000395

    本文透過亞倫.強森(Allan Johnson)在《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第三章〈意識形態、思迷與魔術:陰柔特質、陽剛特質與「性別角色」〉所討論的內容來談在性別特質區分下所形成的女性弱勢問題。作者一開頭就提到我們常聽到「你就是不瞭解!」這句抱怨話,而抱怨對象往往是那些對於社會上的性別歧視或是男性特權過於遲鈍,或根本沒注意的男性。其實這種對性別歧視的不瞭解,就是伴隨性別支配而來的特權一部分。男人在日常生活中不需要去思考性別歧視如何影響女人,如同白人不需要關心種族歧視的後果,或是上層階級不需要注意貧窮與中產階級的焦慮一般。然而,為何會有這現象,又問題出在哪,我們卻很少真正去思索,尤其是我們身在其中之時。

    一直到約1970年代左右,性(sex)這個字才被用來區分跟男女有關的任何事務,像是性別差異、性別角色或是變性手術。性別(gender)則是一種文法的建構,與性(sex)無關,就像是法文和西班牙文中的陽性與陰性。而這些區分延伸的後果成了鞏固男性支配、男性認同與男性中心這整套理念而運作的主軸。像是在性別區分概念的基礎上,把人的特性性別化。而這明顯的例子就是原是人的特質的陰柔與陽剛,可能是出現在男女之中,甚至是同一個人在不同環境之中都可能出現的特質。例如:一個男人作丈夫或父親可能支配性強,但面對他的老闆或父母可能是被動而順從。然而,一旦每個人都採納且相信這種特質性別化,不管他本人是否真如此,人們就會有一種相當清晰的意識,知道他們自己是誰而又該是什麼樣子。而這些生理和社會因素形塑女人和男人的生活之間的差異,其實是父權體制和女人受壓迫根源於社會,並非生物生理,因此不是不可避免或不能改變的。

    特質性別化下的陰柔與陽剛進而形成了「性別角色」,界定了男女被期待要如何表現與行動,這也就是父權體制運作的核心。其實社會角色是以人們在社會關係中所佔有的位置而預期他們會有什麼行為的一套想法,這並不涉及男女的位置。例如:為人父遺棄小孩,他就是沒扮演好父親的角色,而不是沒扮演好男性的角色。也就是一個人沒扮演好他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與他作為「成人」的位置關連較大,而與其性別關連較小。為了延續父權體制,陰柔與陽剛這組特質是社會控制的重要工具。因此父權社會中性別認同有其重要性,若抨擊某些人不夠陽剛或是陰柔,其實是藉此達到對他們的控制,這抨擊會挑戰人們的自我感受,讓受抨擊者覺得自己像是圈外人。舉例來說,當女人偏離陰柔特質的期待時,社會上的反應,不管是在品質或強度上都和男人偏離陽剛特質時不同。假若一個女人穿上男裝,她所遭受的負評少於男人穿上洋裝。一個主要理由是,當女性著男裝會被認為是一種跟優勢團體認同的舉動,但男性穿女裝可能就會被認為是認同女性,而這是不被接受的。

    本文要強調的並不是男女是相同的,而是要提醒當我們陷入強調性別差異的迷思時,會被誤導而偏離重點,而把陰柔特質、陽剛特質與性別角色混糾纏。其實性別差異在我們生活裡並沒多大相連,而這是與父權體制及其核心價值與後果的延續較有關連。所以當下次聽到「做個男人!」或是「妳到底是怎樣的女人啊?」時,我們應該意識到這是錯誤的說法,我們該訓誡的是其沒有扮演好的成人角色,而非因性別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