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安風暴關刑法什麼事?

作者:楊千伶

    這次〈食安風暴下的刑法課題〉演講是由台大法律學院教授、刑事法研究會執行長林鈺雄教授講授,關於最近台灣的一爆再爆的食安問題,而他是從其刑事觀點談起問題的核心以及該解決的辦法。

a0002_011502_m

    而一開始他先講述如他在2014年11月10日於自由時報〈頂新不法利得 不能沒收嗎?〉一文中說明的內容:故事要從大統混油事件的確定判決說起(富味鄉判決亦同)。法院一方面依食安法,以大統公司(法人)為刑罰對象,判處其三千八百萬元罰金刑;另一方面,卻不依刑法去沒收大統公司銷售混油的近二十億元得款,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所謂的「法人不是犯罪行為人」。由於刑罰優先及一事不二罰,衛生單位先前裁處的十八.五億元罰鍰也被撤銷。大統公司糟蹋全民健康,犯法輸了官司卻能保有黑心賺來的不法利得,因禍得福,足為未來頂新訴訟之「典範」。台灣黑心廠商前仆後繼,目無法紀,其來有自。

    他說到在去年的大統案當中,我們不僅看到行政單位的失職,更是在最終審判的結果上並未替消費者得到應有的回應。由於刑事判決上並未沒收不法獲利所得,而受害的一般消費者要經過繁複的民事訴訟請求民事賠償,這樣的結果是大統公司仍保有高達十八億多的不法所得,而受害民眾根本無法有時間、精力透過訴訟討回公道。另外,在大統案上,因台糖、頂新、統一和福茂是其下游廠商,反而是這些大公司打著受害者的旗號獲得賠償。然而,對一般消費者而言,我們是因為對這些大廠商的品牌信任而去購賣買這些商品進而受害,且這些大廠商難道會不知道上游原料商有問題嗎?但司法的判決卻使大統仍有不法獲利;大廠商兩面剝削(一面低價購入黑心原料,一面高價銷售商品;在大統案打著受害者名義);受害消費者摸摸鼻子自認倒楣,而這是對的嗎?難道大廠商不是整件事情的共犯嗎?另外,林教授也提到關於食品與非食品的界線問題,政府衛福部門再三陷入到底人體吃多少才有害健康的論證,但重點是這些食物攙加了「非食物」本就不該吃,並非不該吃「多少」才危害人體的問體,這也是台灣食品防線的錯誤。加上政府在每年花食品檢驗的預算上出奇的少,一年才一點九億台幣,而這樣的控管方式與預算,怎能替人民把關食品安全呢?

    因此他提出的解決辦法為,針對在食安問題中不法所得的廠商,進行追討不法利益(沒收不法所得)以及重罰使其不敢再犯,達到遏止的效果。再利用沒收金額設置食安專款,專門處理代位求償和設立食安基金。前者主要是使受害消費者能透過政府得到應有的求償;而後者是因應政府食安預算低,可變通用食安不法獲利收回的錢投入食品檢驗上,使食安問題不再惡性循環發展。而他也補充道,在食品安全的風險評估上應像歐盟法分離且獨立進行。而食品的檢驗也可以外包給國外公信的公益機構,以達到公正的檢驗標準。且消費者應重新建立「價格」的觀念,認知選購商品的標準為何,才能盡可能避免購入黑心商品的可能。林教授所強調的政府失職問題如同他在同篇文章所說的:刑罰本來就只是最後手段。儘管食安法賦予各種行政管制與處罰措施,其中不乏兩下子就可以讓廠商退場的嚴厲手段,但擔負食安第一線任務的行政部門卻失職失能,這才是台灣食不設防的病灶主因。台灣公民最該從黑油事件學到的教訓,或許是:「有什麼樣的政府,吃什麼樣的油!」

    我們如火如荼在進行「滅頂行動」之時,是否該想想該根治的的源頭是什麼?如果不是政府失職,廠商能夠為所欲為嗎?如果不是政府縱容,廠商能夠銷售黑心商品給民眾嗎?因此,林教授最後說到,沒給政府教訓,食安問題是無法解決的。然而,台灣是不是還有時間去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