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台東,一定要再見

作者:蘇俞璇

台東感覺還沒有那麼觀光,一踏出台東車站,我這麼想。一個出站口,第一眼看見的是綠色的施工牆,大口呼吸是炙熱的空氣,還沒準備好擁抱台東陽光的我,先偷偷為這個期待了大半學期要來的地方做了註解。

 「台東很少年輕人。」年輕的老闆這麼說。接下來要在這裡過上十五天的換宿生活,我睜大眼睛看車窗外閃過的每一幅景象,「年輕人都去外地發展,很少人會留在這裡,因為沒有機會」,我聽著,是啊,沒有工作機會,大家都想往城市去;但現在的台東,年輕人慢慢回來了,為什麼?因為觀光產業啊。

 來到台東,不免俗的,我去了池上的伯朗大道。看到很多姊姊包得密不透風擺著各種姿勢拍照,「有沒有拍到那棵樹啊?」她們大聲問著。稻田更美啊,我和同行的朋友異口同聲地說。這一望無際的綠色、藍天、白雲,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表達眼前這幅如夢似幻。

2014102001圖1  池上伯朗大道   攝/蘇俞璇

 人群、機車、計程車、腳踏車,穿梭在伯朗大道,我想起之前的報導,觀光客為了拍照踩進稻田,毀壞農民半年來的心血。永續發展追求的精神有三個層面,其一是環境:主張人類與自然和諧相處,觀光與永續發展似乎總是很難共存。因為咖啡廣告被暱稱為伯朗大道的這裡,如今因金城武再度爆紅,而這亮麗的名聲為台東、農民、稻田帶來了什麼?攀升的觀光效益,附加無限的環境破壞。

 拍完照驚呼完就離開的我們,可能從沒想過我們應該回饋些什麼給這方美麗,最簡單的也就是當個過客,輕輕地來、輕輕地走,不帶走一片雲彩。然後在吃飯時,為那飽滿的米粒感動。

 「也許未來/藍色海洋/也許未來/綠色的草原/也許未來/這一切全部消失了/會怎樣」張震嶽〈別哭小女孩〉這樣唱的。嘿,不要告別東海岸,好嗎?沿著台11線藍色公路,經過美麗灣飯店,「啊就是你啊」,突兀地站在那裡。我開始想像住在裡面的人會真心享受窗外的海景嗎?會不帶一絲罪惡感的享受這披著美麗外衣的羞恥灣嗎?不會、不會,因為那渡假村未完成的百分之五進度,永遠都不會完成。

2014102002圖2  美麗灣   攝/蘇俞璇

 永續發展精神之二──社會層面:主張公平分配,以滿足當代及後代全體人民的基本需求;經濟層面:主張建立在保護地球自然環境基礎上的持續經濟成長。是的,台東需要年輕人,需要有更多人回來守護這個地方,而不是用功名利祿包裝的工作機會。看著在杉原海灘玩耍的孩子,能想像未來可能有這麼一天,必須用說故事的方式告訴他,台東「曾經」是一個多麼美麗的地方嗎?

 翻著相機裡一千多張照片,在每張照片裡看見按下快門時的心情,我甚至還沒走完整個台東,而我知道,她值得一去、再去。打工換宿或許也是觀光產業的一環,我也是個觀光客,但總是希望能用最真摯的心、感受並珍惜她原來的樣子,沒有永續發展的話,我們要怎麼一去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