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艷老化.驚艷芬蘭

作者: 涂育維


你是否曾想像過幾十年後的老年生活是如何的?


在科技發達、醫學進步的現在,七、八十歲的平均壽命已經是一般已開發國家的基本水平了,甚至等我們這一輩到了七、八十歲了,平均壽命也有可能變成了一百歲,而現在的六十五歲退休的標準在未來也可能因而延後到八十五歲。現在走出門外看看,別說在青山綠水的森林步道上,就連在大街上偶爾出現的老人不是在輪椅上被看護推著要去醫院,就是關在家裡不出門。當平均壽命再延長二十年時,那樣的老年生活是你能夠想像的嗎?

在高齡化的社會成了必然趨勢時,台灣靠著健保制度照顧生病的老人,但芬蘭卻提出了另一種角度來解決高齡化的問題:「讓老人只在臨終前兩個禮拜才需要躺在床上!」

芬蘭的老人福利制度不像台灣大多注重在病後的治療,而是主要投資在預防疾病的運動保健上。在芬蘭中部的大學城中,市政府每年撥出預算百分之二和佑華斯克拉大學的運動體育學系及物理治療系合作,讓運動教練和物理治療師為老人量身訂做適當的訓練和運動,再由體育系學生協助進行,不僅達到健康老化,也加強了社區和學界的合作。

如果你親自到佑華斯克拉大學的老人健身室看看,你可以看見一群平均年齡七十五歲的老人在裡頭運動、翻觔斗、甚至是拉吊環,光是想像我們這些長期坐辦公室的上班族們要做到這些動作都有點困難了,何況是高齡七十五歲的老人!

41
圖片來源:元智大學電子報

(如果無法親自到芬蘭看,可以參考公視的報導影片


筆者家裡也有一個高齡九十歲的奶奶,曾經膝蓋動過刀,同時患有糖尿病和體重過重的問題。筆者曾和家裡溝通要多讓九十歲的長輩出門走走時,得到的通常是隨口敷衍,更多時候是來自其他長輩的斥責,要筆者多想想現實狀況,萬一奶奶出門在外面受傷了怎麼辦,誰能負責呢?筆者聽到只能搖搖頭,但也不能說什麼,因為在台灣我們確實缺乏一個專屬於老人的安全運動場所。在知道芬蘭的佑華斯克拉大學的做法後,筆者常想,如果台灣的體育運動學系和物理治療學系也能和地方政府合作創立這樣的場所,不但能夠提升老人的生活品質,也能減少健保的開銷,還可以提供就業上的保障,豈不是一魚三吃的好辦法?

但回過頭想想台灣最大的問題不只是跨科際的問題,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根深柢固的文化箝制,過度的尊長愛幼使得原先尊長的目的是為了體貼年老者的生理上的不便,扭曲成了老人需要靠對別人頤指氣使才能彰顯自己的地位。所以如果我們不能真正理解我們文化中那些深植觀念的意義,只是不斷盲目的遵守或者隨意詆毀,那麼只會不斷的複製外來的社會制度或者延續所謂的傳統。我們需要的是找出我們文化的意義,讓新的制度也能體現出這樣的意義和精神,最終才可能融合成一個隨時代進步的健全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