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房間,一輩子的孤獨

作者:林書維

a0002_002320

猜猜看台北獨居老人密度最高的地區在哪裡?答案是萬華。萬華的南機場社區聚集了上百戶獨居老人,他們有人被子女遺忘、拋棄、住在這殘破不堪的了老舊公寓裡,沒有電梯連最基本的衛生環境都無法備受檢核的社區,在這裡每個月都會上演獨居老人未能及時發現送醫而死亡的悲劇。這裡當年曾經是台灣第一的高級國宅,不僅有獨立水庫、汙水處理場以及電線桿等率先地下化,可堪稱當時是人人都想駐進的模範社區。但邁隨社會進步、新建案也從不停歇,加上這幾年來政府對於人民福利上的政策我們“有目共睹”,種種政策結果都是大眾與媒體討論的焦點,而獨居老人就好似平行時空。像是溫水煮青蛙,公民課本上都會有坐在肩膀上的老人插圖來說明怎樣的一個高齡化社會,但眼看現下年輕人卻很少有的這項警覺,我們要如何正視問題所在,如何運用社會資源有效解決高齡化?不如先觀看他國又是怎麼處理的吧!

像是德國現在就有超過200萬的老人(80歲以上)過著獨居生活,雖然德國的福利制度健全,加上因為飲食、氣候等都比其他國家更適合養老。但德國70歲以上的老人,一天獨處時間超過17個小時比他國老人獨處時間都還要來得更長,也是個不爭的事實。整體而言,歐洲的高齡化問題早就不容政府忽視,2003年歐洲面臨炎熱酷暑,造成許多老年人的死去。法國當局法國政府立馬注意到這項若是族群而更加重視,不久,法國政府頒佈了「一個屋頂,兩代人」的法規,老人提供住房而年輕人可以照顧老人與老人聊天、做家事等,以勞換租的方式來作為回報。政府率先帶領這種社會新潮流的方式,也讓人大開了眼界。這項風氣也感染鄰近國家,德國、瑞典等,試圖讓老人建立不同的社交生活與互助模式。

瑞典則在上世紀60年代就有了養老年金規劃,雖然歐盟經濟動盪瑞典也出現財務危機,但瑞典現今仍然是世界上養老金制度最慷慨的國家之一。當地政府為了讓兒女更方便照顧父母,也提供了老人住宅服務,提供更便於老人居住的環境得以安身。還有,你前陣子看過這則新聞嗎?《巴西學生與美國老人視訊語言交換》巴西語言學校CNA和美國芝加哥一處退休老人社區合作,讓學員與老人一對一透過視訊進行語言交流,分享彼此的生活,這樣青年能吸取上一世代的經驗,而銀髮族得以透過溝通再次與社會接軌,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解決方式呢。

那台灣當局又是怎麼做的呢?台灣針對獨居老人有「健康、經濟、教育、居家」四大方面的福利補助,也有不少熱心的志工願意幫忙幫助協助,但志工人數非常有限,若你很願意幫忙的話可以趕快參考「中華民國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網站」加入他們喔!像是政府發放老人津貼等社會福利固然重要,但我們安享晚年最需要的可能不是錢而是陪伴!若人人都能感同身受、左鄰右社互相照應,其實可能也不會有這麼多獨居老人的事件發生,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現階段對於老年陪伴與社交的政策不夠重視,社區與安置規劃也是差強人意,因此社會新聞上的遺憾依舊每天發生。

意識到缺點的開始,才能往美的方向前進

受訪者/ 何沐恬  採訪報導林書維

臺大圖書資訊系
英國布萊登大學攝影碩士畢業

獎項
2013, 2011美國「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榮譽獎
2011法國「Prix de la Photographie」榮譽獎

網站 http://mutienho.ftp.cc/

10918376_924124244267521_752851266_o受訪者何沐恬 圖片提供:何沐恬

 Q:請簡單講解一下,您大學所學的圖書資訊系跟攝影系研究所的領域內容?
圖書資訊系也就是過去的圖書館系,課程內容基本上以培養圖書館與資訊學領域研究人才和培養圖書館專才為主。圖書資訊系看似無趣,但其實背後的學問很大,因為人類知識非常廣泛,從如何分類這些累積下來的大量知識、如何幫助別人有效率的搜尋所需資料、以及如何利用新科技來達到上述目的,都是圖資系學習的內容。除了資訊組織、館藏發展、參考服務等專門課程外,由於館員必須直接面對讀者,因此我們也涉獵傳播學、心理學、社會學等課程。

而在英國就讀的攝影系研究所課程中,一半是理論一半是發展創作。理論從藝術史和攝影史等角度切入,討論不同類型攝影作品的脈絡、攝影媒材的特性等等。發展創作時,需定期和指導老師討論,老師也會檢視我們作品背後的理論基礎。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圖書資訊領域轉換到攝影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我從小就對各種類型的創作非常嚮往,成長的過程中不斷嘗試文字、繪畫、音樂等創作。在填大學志願時,原本計畫未來研究所攻讀博物館或藝術管理領域(當時在台灣是只有研究所才有的科系,現在好像有些大學有學程可以申請),而圖書資訊系的課程略略相關,內容又很廣泛。無論是資訊科學、程式設計,或是管理學、心理學等,對於當時懵懵懂懂、充滿好奇心的我來說,似乎是有趣的選擇。

上了大學之後我加入了攝影社,結果對社團的投入比讀系上的書還多……。想起之前對創作原始的嚮往,漸漸就浮現去認真嘗試看看創作領域的想法。目前已完成學業,未來希望能持續投入當代藝術創作。
 

 Q: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圖書資訊研究和藝術創作兩個領域關係比較遠,但過去所接觸的東西一定會在未來產生某種意義。我的感覺是研究所並未特別影響大學的專業邏輯,反而是圖資系的經驗影響著現在。在當代藝術領域裡,作品背後的論述和研究是重要的部分,圖資系的訓練對於資訊的搜尋、判斷、篩選、統整,甚至傳達,都對攝影和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10904843_924124240934188_2029673757_n

 Q: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你對於將兩科結合或是在應用上有何感想或經驗?
因為圖資系對於資訊的統整和傳達的能力要求比較高,使得大學四年以後我們都很會寫報告(笑)。現在在寫文論、提作品計畫的時候可以感覺相較於大多數藝術學生更有組織和清楚的邏輯。

另外研究所課程要求製作作品集、作品網站,藝術學生常常更關注於視覺上的美觀,但我會在意觀看者的觀看經驗(是否易於閱讀、易於找到想點的連結等等)。
 

 Q: 我們該如何用攝影來提高民眾對居住地的美感提升?如何將攝影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一般狀況下,我們必須人在現場才能拍攝到視覺上客觀存在的對象。對我來說,拍照這件事的特殊價值,在於攝影者親自面對、觀察被攝者/被攝物的過程。拿起相機時,我們經常會感覺自己比平時更敏銳,所以我想攝影確實可以讓一般民眾更加注意每天所生活的環境的細節。這些細節不一定美,但是必有其存在的原因,如果是不好的現象,也必須從意識到這些缺點開始,才能往美的方向前進。另外,懂得「閱讀照片的資訊」,比起拍照本身,或許更能發揮影像的影響力,現在影像非常氾濫,但對於視覺上較冷靜、情緒渲染力較低的畫面,許多人會輕易略過,忽視它可能承載的訊息。

不過,不管是以拍照增加觀察力,或是學習閱讀照片,對於一般大眾都不是直覺式的,還是需要透過社會教育等方式推廣。(圖書館當然也是重要的社教單位!)

一名空間專業者的環境實踐

作者:古奕元 照片提供:古奕元

        我大學是土木工程系畢業,接受的是工程師的訓練,思考方式較為直線且深入;而我現在就讀的是都市與建築研究所,需要更水平性、更寬廣的思考方式看待我所發現到的問題並解決問題。美國建築師暨建築教育者Matthew Frederick[1]在他的暢銷著作《101 Things I Learned in Architecture School》提到:An architect knows 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 An engineer knows everything about one thing. 過去做為一位土木工程系學生,我常在無意識之中反抗專才式的教育,意圖使自己成為什麼都懂一點的通才;現在接受建築教育的同時,以前廣泛而寬闊地所吸收各種不同知識變成為我當下最大的利基。而同時我又能如工程師一般直接且深入地研究並嘗試解決我所面對的問題,無論是在大尺度的都市空間或到最親近的建築內部的一個房間,亦不論是對於上述各類空間的規劃或設計。而對於我們從事都市空間或建築空間規劃或設計的人,我最喜歡使用台大城鄉所劉可強老師所說的「空間專業者」來稱呼自己。

我們人類社會當前所面臨到的最大危機,我想便是全球氣候變遷了。當今氣候變遷的問題來源,絕大多數研究皆指向人類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此一溫室氣體在大氣層中的濃度升高進而造成溫室效應,人類生活圈的平均溫度升高導致當下極端天氣、氣候型態發生的機率提高,以及未來全球海平面上升的可能。人類了解到減少化石燃料能源使用及減低二氧化碳排放是當下的必要手段,而作為空間專業者的我們便要在都市及建築的規劃及設計當中達到這個目標。從研究得知,[2]建築物在生命週期當中有大約70~90%的能源使用是在建築物的營運階段,而[3]都市中有45%的汙染物質是來自於建築物、30%是來自於交通。這類型的主要能源使用(primary energy use)及碳排放(carbon emission)所佔比例極大,而當我們空間專業者達成此一階段、類型的減碳目標,便是專業價值中最大的環境實踐。

 

台南古同學A1

有了目標,我們走上了實踐的路。我們首先藉由科學調查、分類完成資料蒐集。這部分就我個人理解,與地理學的內容範疇相當接近,非為自然地理及人為地理,但我們需要比較主觀地以生活在當地的人們去做思考與理解。自然地理部分為:經緯度、地形、地貌、水文、降雨、溫度、濕度、日照、太陽幾何學、長年風向及極端天氣狀況等資料;人文地理則為都市環境中人口聚集後的第二級、第三級產業需求及發展、能源使用及安排、建築物配置所形成的簇群進而形成了都市冠層、街道峽谷及人造鋪面等物件,進而影響都市空間微氣候之不同。而此兩類資料在理想狀況應該建立在GIS地理資訊系統當中,於都市、建築規劃與設計階段時供空間專業者取用。但進入此一階段的資料使用才是最大的難題,譬如我在使用溫度作為設計依據時,該考慮的空間尺度、時間尺度為何?該考慮平均值、極端值或是溫差?何時該取空氣溫度、何時又該搭配濕度及風速取體感溫度?每一個地方資料也有限,我需要再取得多少更詳細的資料來支持我的規劃或設計?當我週遭環境在未來發生變化時,我可以如何因應?我認為每一個地方都是個案,每一個問題都需要空間專業者依照自身的專業知識與經驗去做判斷,而事後成敗也需要時間累積才能得知。事實上空間專業者在面對如此困難的課題,既無法了解也無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設計。唯有用盡自己手上所有資源做到最週詳的考慮,去趨近那未知的完美設計,我想,就不枉費這個實踐的過程了。

作為當今人類社會的其中一群人,空間專業者藉由這樣的環境實踐,為人類社會的永續經營目標中盡到自己的本分,也才有資格說自己盡到了自己的社會責任。

 

[1] Matthew Frederick:《101 Things I Learned in Architecture School》,台灣譯作《建築的法則》,譯者吳莉君。

[2] K. Adalberth, Energy Use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New Residential Buildings,

Ph.D. Thesis, Department of Building Physics, Lund University, 2000.

[3] 劉安平:低碳居住環境永續技術特論─環境化的都市設計與都市設計對都市氣候的影響,高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