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病毒蔓延 西非糧價節節攀高恐影響居民生活

翻譯整理報導: 陳文媛

資料來源: http://www.fao.org/news/story/en/item/242177/icode/

 

伊波拉病毒肆虐西非三國,造成糧食供應波動,價格高升,民眾購買糧食的預算大增。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更於今天警告,為防範伊波拉疫情而進行的大規模隔離措施,可能讓農作收割時節採收勞力短缺,糧食價格進一步攀升。

 

2014_West_Africa_Ebola_virus_outbreak_situation_map
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於9月6日的疫情分布情形。圖片來源: commons.wikimedia
 

根據一份聯合國農糧組織在九月初發布的早期預警報告,在幾內亞、賴比瑞亞和獅子山這三個國家,為了防堵病毒蔓延的趨勢,隔離區和限制人民遷徙的政策雖然有其維護公共衛生的必要性,然而也嚴重限制了農糧的產銷。這導致了恐慌性的搶購潮、糧食供給短缺以及某些農糧的價格持續走高,這種現象在市中心區尤其嚴重。

同時最近幾周是稻米和玉蜀黍兩種主要作物的收成期,受到嚴格遷徙政策影響,許多短期僱工無法在農田與農田間自由移動,人手短缺的情況下,作物收成量勢必受到牽累,危及多數人的糧食供應。
 

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經濟作物上,許多家戶賴以維持生計的棕梠油、可可亞和橡膠也因人手不足影響收成,預估家戶的收入連帶的也將驟減。

糧食的取得已經成為迫在眉睫的緊要議題,對伊波拉疫情嚴重的區域更是如此。當地收成顯有風險而貨品貿易又被嚴加管控的情形下,糧食危機預料將會持續數周甚至數月,波及農民生計與鄉村經濟。
 

幾內亞、賴比瑞亞和獅子山地區是穀物的淨進口國,其中又以賴比瑞亞為最仰賴外部供給者。除了防堵疫情施行的邊境管制,作為商品進口大宗的海港商貿也受限,造成更緊縮的糧食供給和飆漲的糧價。

 

據糧農組織在達卡的官員表示,在伊波拉疫情爆發之前,某些疫區的家戶已經在糧食上投入高達八成的收入,而因為這次疫情造成的糧價波動又使他們的生活更加艱困
 

另外獅子山及賴比瑞亞的貨幣最近幾個月持續貶值,勢必將助長糧價的漲勢。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WFP)為緩解當地短期糧食需求,已經緊急發配六萬五千噸的糧食給一百三十萬民眾。另一方面,糧農組織的特別預警專家指出必須立即採取必要的評估以判定該用何種方式來盡可能降低勞力短缺在糧食收成季節的衝擊。找出如何振興國內糧食交易的措施來減輕糧食供給壓力與平抑糧價也是另一項需要思考的議題。
 

避免進一步的病毒蔓延以及人員感染仍是目前當務之急,糧農組織正積極與聯合國相關單位合作防疫,並提供相關的人員及技術支持。

 

動物崇拜是感謝?還是歉疚?

作者:林書維

10月4號動物日是為了紀念義大利傳教士聖方濟各所倡導的「向獻愛心給人類的動物們致謝」而定,不過其實向動物致謝早在各地古文明就已是有跡可循,「動物崇拜」這種宗教形式的出現並不是偶然的,而是當時人們依物質生活條件所決定的儀式。野生的動物是當時求得生存的必要條件,人們便力圖透過宗教行為對動物表示感謝、歉意和安慰,並給予一定報償,以免受到動物報復與平復內心的愧疚。動物崇拜當然也會由於各地區,所擁有的動物分佈情況不同而有所變化,以下我簡單舉兩個例子。

泰國象神:
神被稱為掌管純真智慧的神,也掌管財富、智慧、功成名就等一切美好的事物。神大大的耳朵可以聽到人們的祈求,手上的法仗替人們破除一切的困難、而他斷掉的一根象牙則是代表他代替人們的犧牲。在泰國,人們會用新鮮的牛奶、​​香蕉供奉象神。而關於神的由來網路資料垂手可得我就不多加敘述。大在泰國的神獸,古時候的泰國人,無論是在樹林裡通行、搬運重物、嚇阻野獸等等都是倚靠大象,因此擁有大象則也等同於富貴的象徵,甚至在戰爭中也扮演著關乎勝敗的要角,但卻有一部份的人說,泰國如此敬畏神也是因為他們時常奴役大作為工具而深感愧疚。

35.232泰國繪畫中的皇家白象 圖片來源:wikipedia

印度聖牛:
印度聖牛並非指的是每一隻在印度的牛隻,而是特定是白色且背上有瘤的zebu(瘤牛)​​,當印度原始部落處於遊牧生活的時代,牛被當作主要的財產,因此把牛列為「聖獸」,且將各種神蹟都加諸在牛的身上。例:把天降雨說成是「耗牛之出乳」。而牛之所以在印度被認為如同神,就是因為它全身都是寶,既能當畜力使用又能產出牛奶供養人口。印度是季風氣候,雨季過后土地十分濕潤無法耕種作物,而犁平地面光靠人力是無法搞定的,因此牛就是無可取代的勞動力。換句話說就是古時候牛作為勞動力在印度無可替代,才會被視作如同神;因此,神牛要彰顯它的神性,也肯定是要付出勞動力!所以說印度的牛是要幹活的。人們養牛不是為了供養,而是為了獲得牛奶和用牛幹活。滿大街上的牛往往都是人飼養的。等牛老了無法從事生產的時候,人們就會把牛放了,成為路上的“野牛”。當然,印度人是不會殺這些牛的,因為他們可是付諸一輩子的辛勞在造福社稷。

201410401漫步在印度街頭的流浪牛隻們 圖片來源:REUTERS/KAMAL KISHORE

無論正面與否,對於動物的情感,古人也透過宗教儀式等膜拜來酬謝、報答動物,但如今信仰漸漸不再是人類所倚重的心靈寄託,相關的道德規範也隨著發展漸漸模糊,但其實諷刺的是…現在的我們可比當時的人們還要更愧對於牠們。

動物宇航先驅

作者:林書維

俄羅斯在去年四月發射了一組太空艙進入太空軌道上,而艙內搭載的不是太空人,而是老鼠、壁虎、沙鼠、蛇和魚,這實驗用以觀察動物在航程中的生活,此舉被外界視為是俄羅斯為了火星載人飛行事先的觀察計畫,但是這些動物進入太空,並非是一般人想像的執行太空漫步任務,這些動物們代替人類進行了太空實驗,很多因此而喪命可說是地球的「太空先驅」。動物對醫療等科學發展都有著龐大的貢獻,而處尖端科技的太空科學當然也不例外,人類之所以能走出地球,與動物們的犧牲絕對脫離不了關係。

space animals圖片來源:thefashionfruitcake.blogspot.tw/

那你知道第一批登上太空的地球生物是什麼嗎?1947年,向來喜歡拿果蠅做實驗的美國人,就常拿果蠅做太空實驗,幾十年下來到了今天,果蠅還依然是太空旅行的常客。但說到真正第一批上太空的動物,那就是在上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之間,俄羅斯的太空局所送入太空的流浪狗們。其中最著名的一隻就是1957年一隻名叫萊卡(Kudryavka)的小狗,牠成功地完成旅行在太空晃了一圈,不過返程之後的萊卡據然就被安樂死了,因為在當時安樂死算是科學實驗動物的一項“福利”,畢竟當時的科學家可沒有把握太空對狗狗身體的影響或是會不會帶來額外的傳染或傷害,因此在科學家們蒐集完萊卡身上的數據之後,就讓牠吃了有毒的食物結束牠的生命。相較於蘇聯,美國人更喜愛讓貼近人類的靈長類上太空實驗,美國在1961年以猩猩和猴子進行太空探險任務,其中一隻猩猩哈姆也成為第一個到達外太空的“類人動物”。此外,美國在2003年所執行任務的哥倫比亞號太空梭意外的發生嚴重事故,導致機上7名宇航員全部罹難,但同一時間所攜帶的蠶、蜘蛛、蜂、螞蟻和線蟲等動物卻被發現還活著,因此與人類相比,動物在太空的生命力看起來也更強韌一些。

191cls8ov04i1Albert II 1949年第一隻登上美國V-2火箭升空的小獼猴 圖片來源:io9.com

從過去到現在,狗、貓、猴子、烏龜,甚至蜘蛛、青蛙、蠕蟲都曾進入過太空,不過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動物可不在少數。我們應由衷感謝牠們並尊重動物的生命,畢竟動物總是被迫著要犧牲性命來幫助人類探索未知陌生的科技疆界。或許比起在兔子皮膚上滴腐蝕性化學試劑,或是縫住猴子的眼睛此種為了模擬人類情況的野蠻方法,21世紀的技術發展水平遠遠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該用更聰明的思維,根據道德標準來執行更優質的實驗。

 

等待也可以很有趣

作者:謝宗廷

每天走在繁忙的通勤路上,你也覺得搭車、排隊、等紅綠燈是件惱人又浪費時間的事情嗎?也許這些設計會讓你的人生路上更開心一些。

20141010圖片來源:Alexandra Coym 

在擁擠的城市裡,街上人們的腳步總是特別快速,似乎沒有人有閒情去關心周遭的事。如果我們在走路的時候,就能明確地感受到這個地區的人的心情,會不會讓我們的生活更開心一點呢?這就是Pop Pop的設計理念。

藉由偵測即時的人潮資訊和路人的情緒表情,設置在紐約百老匯街道上的Pop pop街燈會顯示不同的表情和鼓勵的話來與人群互動。街上的路人太多嗎?是不是有很多人違規穿越馬路?正在下雨嗎?下個街口的交通狀況如何?這些不只會即時地在網路上呈現,也會同步在街角的提示燈上讓路人互動。

「當越來越多的物品互相聯結起來形成了物聯網(IOT, Internet of Things)註一的狀態,我們覺得探索從物件與人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物件如何才能讓我們的生活更好玩更有趣?我們也想探索擁有情緒的物件可以如何改變人與物(object)之間的關係。」

路人除了被動的接受街道資訊,有沒有可能有更有創意的方式來和行人互動呢?這個在葡萄雅首都里斯本(Lisbon)的街燈做到了。


註一:物聯網的概念是將所有有形的物件連上網路,所有物件之間、物件與人之間都可以彼此互動和溝通,將實體世界數位化。詳細可參考維基條目「物聯網

 

2014101002行人都禁不住誘惑停下來了。圖片來源:thenextgag

因為等待紅燈的時間是如此無聊,總是會有人等不及就穿越過去了。如果能夠讓等紅燈的時間變得有趣一點,路人不就更願意停下來了嗎?

2014101003最近網路上都在瘋傳,人們走進這箱子裡做什麼呢?圖片來源:thenextgag

這就是「跳舞的街燈」(The Dancing Traffic Light)的設計理念了!誰說只有小綠人可以跑步?小紅人也是會跳舞的!行人看到這樣的畫面確實都忍不住停下腳步觀看,而讓大家停下來不就是紅燈本來的用意嗎?

        但光只是這樣還不夠。小紅人不只會跳舞,還可以由你來控制他的舞步。藉由這個巨大黑箱裡的攝影機的即時偵測,街口外紅綠燈上的小紅人就會進行對應的律動。

2014101004扭動的小紅人是不是很可愛呢?圖片來源:thenextgag

2014101005看來效果還不錯。圖片來源:thenextgag

設計的目的無非就是解決人類面對的問題。透過簡單的科技,生活中的許多問題不只能夠被解決,而且是能以非常有趣的方式解決喔!仔細觀察一下生活的周遭,是不是也有什麼一直困擾著你的問題呢?有沒有什麼你現在就能掌握的科技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呢?從今天開始就來釋放你的創意吧!

法國為何是核電比例世界最高的擁核國家?

法國的電力來源相對單純,除了瑣碎的來源外只有10%不到的火力發電和77%的核能發電。境內高達上百座的核能相關設施,核電廠密度冠居全球。法國本國並無燃料,進口的化石燃料則是唯一選擇,但偏偏法國人驕傲了好幾世紀,認為自己不能依賴進口來發展經濟。法國政府二戰後對全國推銷核電的口號正是:「No oil, no gas, no coal, no choice」其實這清況與台灣極為類似,差別只在於能源獨立對我們這樣的小國主權更為重要。

Vues aériennes et au sol du CNPE de Chooz法國Chooz核電圖片來源:techreleased.com

「法國永續發展總署(CGDD)2011年公佈的數據,法國再生能源的比例下降了12.5%…法國政府自1994年起每年進行兩次問卷調查,題目是「選擇核能供給法國四分之三的電力是好還是壞?」截至2012年,將近20年的歲月,支持的人數都占全國人口的一半。即使2011年發生日本福島核災,支持者與反對者的情勢逆轉,但隔年支持者再度超越反對者,攀上近五成的人口支持。」

某年暑假我曾在法國暫留,從當時各種電視新聞推估,法國人今日能有這樣的核能共識和核安信任絕對是出自於政府與人民間的互信,就以人民角度來說,法國政府花了很多錢為核能和核安打廣告,法國政府讓民眾進場親自為核安把關,政府長期舉辦核電廠參觀活動,現今有600萬法國人都參觀過核電廠,運作方式完全公開透明。而已政府方面來說,說真的,法國人對於政府追求科技的信心可來自于歷史上科學家為基礎的官僚體系,舉凡政府所主導的工程計劃(子彈列車,超音速飛機..等)無不成功,甚至成為人類創舉,法國人因此有理由相信政府會將核電問題處理恰當,那我們的政府呢?權貴子弟、黑道…這些人的專長是貪汙和說謊,政府許多事情都避重就輕,因此台灣人不相信政府有能力處理核電,很可悲但我想是正常的,畢竟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你也會自動贊成他們建核電廠,可見台灣最成功的,還是奴性教育。

不過現在法國頭痛的問題可不止核安問題,因為過去蓋了太多反應爐,現在法國核電產能已經過剩,有時候週末還會關掉幾間核電廠。因此在未來10年內,法國每座反應爐都得花上10億至40億歐元維修和廢棄物處理,才能符合國內的高規格安全標準。如果把成本轉嫁到電費身上,那電費至少會上漲至少3成,而核電廠的要是提前廢止則又代表一筆龐大虧損。以上,提醒著我們應該停止緊抓著20世紀的能源選項,洞悉未來趨勢!再生能源在長時間來看絕對能獲得一定的經濟效益,或許早晚都是登上檯面的能源主角。

連保護牠們都做不到,談何福利?

作者:林書維

「人類」為畜牧之始,人類社會與動物的眷養關係我想大致可分為兩塊,也就是除了野生動物之外的寵物與畜牧,以下我們也以這兩部分來做探討,希望能提醒現今人類社會的動物福利問題和存在價值。那麼…你有聽說過在國外把寵物養太胖會被鄰居檢舉然後被抓去關嗎?而在你繳完罰款要去坐牢的期間,政府指派的相關人員還會幫你的寵物減肥來恢復健康,並告誡你復發等同罪加一等。誠如你所知,在台灣的寵物可沒這麼幸福,在街上流浪、池塘被放生的動物為數之多。那為什麼國外好像路上都沒有這麼多的流浪動物呢?有!不過他們從施政、教育目的從小就重視人權,也重視有靈的一切,而在國內,就連人權也時常受到踐踏。舉個例子,我在國外唸書時只要宿舍裡有一戶人家的小狗不小心走失了,那就好像是他們的親生小孩不見一樣,傳單到處貼電話到處打;反觀另一邊收留那隻小狗的人則是戶拜訪有沒有人家裡的狗走失。看完以上,打從心裡我認為所謂真正的“福利”其實在台灣還言之過早,政府對於相關的推動實在很難令人提起信心,迫切需要的…我想光是“保護”牠們就很值得我們努力一番了。

opie1圖片來源:http://andersonissues.com/

說到保護那就不能不說到我們最需要的一群,但也是最需要我們的一群,因為他們的福利往往不受重視。經濟動物福利受損,便會對動物的生理和心理造成負面影響,如此除了降低生產效率,也使動物對疾病之免疫力降低。除了解除飢餓與口渴,動物也應獲得適當之營養分(蛋白質、能量、礦物質、維生素和水)以維持其生理及心理之健康。舉凡營養不均衡、溫度與通風控制不良、空間不足、疾病發生、社會行問題為與飼養管理人員之錯誤對待⋯等,皆是造成動物心理緊迫之原因,而造成動物恐懼之原因則多半是人為因素,動物長期在恐懼與緊迫之環境下生長,會直接使生長、繁殖與免疫力下降。動物在運送過程也時常受到緊迫與凌虐,不過近年推展人道運輸觀念,現場操作已有所改進,但即使所有的設備與流程都合乎規定,動物依然會受到環境改變等等的緊迫。 無論考量經濟動物人道或是法令議題,於生產過程善待動物並減少其死亡過程之痛苦,都是維護經濟動物福利之基本原則。台灣已於民國 87 年(1998)公布「畜牧法」與「動物保護法」,自此我國畜牧生產及動物保護之各項作法明已有文規定。但其實由於華人傳統市場運作慣例,我們往往以錯誤的方式對待動物還自認知悉,今年「動物運送辦法」也即將公告,未來業者與民眾對經濟動物之對待將有更明確而詳細之規範。

垃圾也能變黃金,只是……有點危險





Untitled Document

作者:謝宗廷

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哪個工作不辛苦呢?但你知道在一萬三千公里外的迦納,有一種工作不僅辛苦,甚至危險到只有小孩在做的嗎?

        阿博布羅西(Agbogbloshie)位於迦納首都阿克拉(Accra)的近郊,這裡的名產不是西非盛產的巧克力或黃金,而是電子廢棄物(electronic waste, e-waste)註一。在這個世界最大的電子廢棄物集散地,約住有40,000名居民,大部份靠著撿拾電子廢棄物中的金屬為生。


 註一:又稱為Waste Electric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WEEE)。可參考維基條目「electronic waste

螢幕快照 2014-10-03 下午3.16.56圖片來源:The Caravan

怎麼撿呢?用火去燒。事實上廢棄物在送到阿博布羅西之前,回收商會先將電子廢棄物中有價值的部分保留,剩餘的垃圾才會集中到這裡來。為了取得廢棄物中的銅、鋁等金屬,許多孩子在垃圾堆中徒手拆解已不堪使用的電子產品,不能靠手挖取的部分就放火燒結,再從灰燼中取出殘存的金屬來轉賣。這裡的居民平均年紀25歲註二,靠著這種方式每天能賺取4~6元美金的收入,但代價卻是致命的。


註二:根據PBS於2009年6月的紀錄片:”Ghana: Digital Dumping Ground”。 

螢幕快照 2014-10-03 下午3.20.30圖片來源:Andrew McConnell

由於電子產品中包含著大量的重金屬元素,阿博布羅西的水源早已被鉛、鎘、水銀等元素污染;直接對塑膠殼或橡膠進行燃燒的結果,也使空氣中瀰漫著薰天的戴奧辛(dioxin)和溴化阻燃劑(brominated flame retardants)等致癌物註三,80%的孩童血液含鉛量已達危險等級,居民也飽受頭痛、呼吸道疾病的困擾註四。

        這麼危險的工作,為什麼阿博布羅西的居民還是願意去做呢?當然還是為了生存。迦納的人均產出雖然已高於臨近的西非國家許多,卻仍有28%的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註五。移居阿博布羅西多是由加納北部的偏遠地區來的移民,雖然在此地的生活條件不好,卻至少還能討口飯吃。

        那麼為何迦納會有如此多的電子廢棄物呢?其實和迦納政府的政策有關。1990年代末期政府為了促進迦納ICT產業的發展並提升數位識字率註六,開始大量接收國際間的電子產品捐贈,後來甚至開放免關稅的進口。但進口獲得的並非都是仍能使用的產品,其中有10%是以「捐獻」或「二手」名義進口的廢棄物。根據1995年生效的修訂版巴塞爾公約(Basel Convention),任何從已開發國家輸出有毒廢棄物到開發中國家的行為都是被禁止的註七,但從美國、英國、德國來的電子廢棄物仍以各種名目輸入迦納。即使輸入的二手產品堪用,迦納的回收廠商也沒有足夠的技術來處理這些國內產生的二手電子廢棄物。在這樣的循環之下,阿博布羅西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電子廢棄物集散地。


註三:可參考維基條目「Agbogloshie

註四: 同上

註五: 可參考維基條目「Guana

註六: 可參考維基條目「digital literacy

註七:巴塞爾公約初版在1992年生效,全世界僅剩海地與美國兩國尚未批准通過。可參考維基條目:「Basel Convention

螢幕快照 2014-10-03 下午3.24.06圖片來源: Good Point Idea Blog

迦納政府並非完全不想管理,但卻陷入了兩難:雖然進口二手電子產品可能造成環境污染和人民健康問題,但如果禁止輸入,人民將失去便宜的電子產品來源,不利於經濟的發展。假如政府真的禁止燃燒電子廢棄物,也只會使現在檯面上的廢棄物金屬交易市場轉為黑市,根本無法杜絕註八。

        許多國際組織已經介入對這個現象進行改善。有的從供應端下手,鼓吹已開發國家的消費者選用有完整廢棄處理流程的公司的產品,或要求供應上減少生產流程中使用有毒物質的比例;有的直接提供金援給迦納政府,協助其提升阿博布羅西的環境水準並遷移該地居民註九。

        你曾想過,手上的iPhone或筆電,竟然會造就世界上最危險的工作之一嗎?看了這段影片
(The Electronic Afterlife from Gizmogul),也許你會有更多新的想法。


註八:Karimeh Moukaddem (2011.9), “Children on the frontlines: the e-waste epidemic in AfricaRead

註九:許多居民除了此處便無家可歸,清楚此地的垃圾也相當於剝奪了該地居民的工作,因此居民們多不願配合。可參考維基條目「Agboglosh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