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什麼系?我怎麼都聽不懂?

作者 : 林書維
 
大家應該都知道,國中和國小的老同學往往都是與自己本身發展差異最多的朋友,所以每一次的同學會我都會很期待!很想知道大家過了一陣子之後不同的發展狀況,另一方面也可以了解領域更廣的不同領域,吸收平時專業外的雜七雜八。上大學後學科又更是細分多種,同學中就有人考上一些像是未來系、阿拉伯語文學系、消防系等較少聽到的系所,還有不會游泳的同學在大學在學怎麼開船!但這些特別系所都不至於讓我真的confused認真說起來最令我疑惑的其實應該是哲學系才對…這輩子可能都遲遲不能忘懷…

有次靈光一閃,我們一群人就問對哲學一直深具熱情的哲學系好友:「欸!究竟你們上課在上甚麼阿?哲學到底是甚麼?」朋友想了想,兩眼放空對著我們說:「教授上課第一天起就把她的貓放在講台桌上,貓咪就每天都跟著教授一起來上課,上課時教授也不時會拿貓跟生活來做哲學理論的舉例,就這樣一直到了學期末..期末考的申論題中,有超過八成的同學認為那隻貓其實一直都不存在….這就是哲學。”很有趣的!”」語畢,大家互看三秒後轉頭繼續嚼著嘴裡的鹹酥雞,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讓句點留在那。三年前的這件事一直導致於我現在看到貓咪心理都會馬上想到宇宙萬物的運行和理論,進而掉進一個”究竟存不存在”的內心劇場。

2014052602
圖說 : 姐不存在 ,一切皆幻覺… (本貓為示意貓非文中所述之貓) 照片提供 : vicky

 

 

生活周遭的跨科際案例

作者 : 蘇俞璇 

  跨科際無所不在,你有想過其實在解決某些問題時,你就已經運用到兩種以上不同領域的能力了嗎?

  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溝通,我想用她的故事,談溝通這門一輩子必修的課。林玫綺,政治大學心理系二年級,大一時從新聞系轉到心理系。大二擔任政大台南地區校友會返鄉服務隊的大隊長,領導大二的隊長群、工作人員,以及大一的小隊員。

  「真正的挑戰並不是面對未知的、或從未接觸過的課題,而是要處理所有問題的極限化。」她以接洽校務人員的經驗為例,那並不是第一次嘗試的事,但「真正」去談合作,甚至時間橫跨了一整個學期,還延續到寒假,過程又有許多方向、細節要和對方談攏、確定,光想像就知道非常困難且花心力。

  而就談合作來說,不得不感謝新聞系的訓練,她笑著說。「新聞系其實就是一個要大家丟掉包袱的系」,像是主動問路人願不願意接受採訪,即便心裡再緊張,也要將話說得有條不紊,讓對方感受到專業與信任,這些都是接洽時的基本要素。要推銷返鄉服務隊,讓學校願意和這個素昧平生的學生團體談合作,而因為是學生,更要呈現團隊的專業,同時為未來的合作鋪路。就這點而言,在新聞系所學的專業技巧可能不會派上用場,但在新聞系所磨練的態度卻很管用。

20140522
圖說 : 林玫綺 同學 提供 : 林玫綺 

  另一個挑戰是和團隊的合作,和人互相協調共事也不是第一次,然而,當要以負責人的姿態,一口氣和這麼多人合作,要顧慮到的細節多到不勝枚舉。面對的人一下是嬌弱如一朵嫩花的大一,一下是大二隊長群,一下是一群行政官員。她說,雖然還沒運用到心理系的實用技能,但轉系後,她認知到心理之於人的重要性。因為明白這點,所以她願意花心力去顧及每個人的想法和狀態。

  林玫綺分享和大一學弟妹溝通的經驗,當時為了瞭解每個人的狀況,她一個晚上花了五、六個小時,約五、六個學弟妹聊天,雖然不確定成效如何,但在大隊長任期後,她和大一還能維持友好關係,沒有因為返服期間較嚴厲的面孔而讓大一畏懼她。讓對方感受到被在乎、同時也能了解彼此的想法,溝通很必要,這就是心理系帶給她的想法。

  溝通與合作,新聞到心理,林玫綺運用自身所學,在返服期間解決許多問題,用的或許不是最完美的方法,但一定是最用心的方法。

自我探索,追求<全人>的諮商師

受訪者 :余佳容  編輯 : 林書維 

就讀大學與科系:就讀 實踐大學 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

研究所大學與科系: 東吳大學 心理所諮商組

20140520
受訪者 : 余佳容 照片提供 : 余佳容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我大學就讀實踐大學的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這個系的前身是生活應用學系, 之後改名為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是屬於於民生學院中。而這個科系主要所專研的部分有三大類,第一類是我們平常所熟知的幼兒教育,第二類是我們家庭專業以及家庭教育的不分。舉凡親職教育,家庭教育,家庭資源管理等等。前兩大類在我們系所的課程中,若修完指定的學分,都有專業人員的證照。而第三大類為最新的老人學程,是學習有關老人的所有知識,例如老人學,老人營養,老人學習等等。因此畢業的同學,通常都會是在幼稚園就業,或是在基金會等人文機構。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在談談如何從A轉換到B時,先談談為什麼我當初想要選擇我大學就讀的科系~當初在我高中填志願時,我只是想著,我想要就讀一個「我喜歡的」科系,我不擅長語言,不擅長數理,但是我很喜歡小朋友!我好享受跟小朋友相處,我喜愛與小朋友玩耍,因此我就選擇了家兒系。     

        在我大二的時候,上生涯規畫的課程時,那時候我腦筋還是一片空白,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我喜歡做什麼?」甚至「什麼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喜歡小朋友阿,但是不代表我就是想要當幼稚園老師,因此頓時我就覺得我好像必須得找出我另外喜歡的領域,否則我就很有可能浪費這四年所學的知識。

        之後,在次的自我探索中,我發現了我喜歡與人談話,我有令人想要對我說話的特質,我喜愛幫助別人,因此我毅然決然的決定研究所要念諮商所。

         選擇了諮商所時,我對自己也有一些期許,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全人」的諮商師。全人是一種概念,是一種在我的大學所念的科系中強調的概念,我也希望可以把這樣的概念不僅是帶入諮商,更為力行去做!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入研究所之後對我來說是很不一樣的開始!非常的不同!因為領域的不同,因此在專業的邏輯上真得很不一樣。先說一下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有,強調與人的連結,重視社會福祉等等的。但是在研究的方面,尤其是對理論的著墨是完全的不同。光是思考的方式就很不同呢!上述我有提到,我大學所就讀的科系是民生學院,而研究所是隸屬於理學院。在知識的處理上是很不一樣的!就家兒系來說,對知識強調的是實務操作,比較是Practice-based evidence,而對於講求科學的心理系來說是以研究證明為基礎的操作方式,Evidence-based practice,因此非常的不同。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我認同在有跨科際的背景人才,是有比較強的解決溝通問題的能力。為什麼呢?因為跨領域的人才,有著兩種不同邏輯的思考方式,接觸兩種不同的專業,瞭解兩種不同專業人事的想法。不論是對於人,或是對於事情,都適用多元思考的角度去解決事情。在團體中的溝通問題,對於大多數的人盲點較多落於無法用對方的角度去同理一件事情,因此這是很好的一個訓練也是關鍵。

 

Q. 新台灣之子(外籍配偶)的家庭教育問題?(結合心理與幼教角度)

       新台灣之子是現今台灣社會最容易遇到的新興問題,可以結合跨領域的專業,用多元的角色去探討所可能面臨的問題。

第一 新台灣之子本身:新台灣之子本身最容易遇到的是教育以及學習的問題。有雙重語言學習的問題,以及困惑於新住民對於教育以及學校教育的差異。心理層面中,在學校中,可能還會面臨,同學的異樣眼光。最後,某些新台灣之子會面臨認同的問題,這在於人格以及價值觀的養成有具很大的影響。

第二 新住民:對於新住民,無疑是這個家庭最辛苦的人!在家庭教育中可能會面臨的問題,在華人的社會中,就是婆媳問題了!尤其是婆婆對於新住民本深的文化就不熟悉,在加上我們文化對於婆婆必須要有教導者的角色時,溝通上常常會出現誤會。當然配偶也是會因為文化的差距甚至是語言的差距而有些許的隔閡,除了家庭成員之中原本可以就會遇到的問題外,再加上小孩的教養問題,這樣的複雜度就會高許多。在心理層面中,其實可以探討的議題有很多。因為對於新住民來說是必須適應完全新的「生活」,因此可想而知心理層面的壓力會大於ㄧ般的配偶,尤其是在生小孩後,對於小孩教養的擔心而造成心理的壓力,也是必須關注的議題。

 

博物館內的農經女孩

受訪者 : 余歡庭  編輯 : 林書維


Q. 請描述一下妳大學所學的專業跟研究所的領域?

A: 我大學唸的是台大的農業經濟系,其實系上的課程主要以經濟作為背景,希望能將理論應用於農業當中。現在則是就讀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博物館研究所,修習與博物館相關的知識,像是博物館史、博物館教育、展示評量與觀眾研究、典藏管理、展示空間規劃,甚至是博物館建築等等。每個人聽到都覺得這兩塊實在差異甚大,不過我想,去年開幕的雲林農業博覽會,好像把我所讀的兩個東西就這樣銜接起來了。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A領域轉換到B領域?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展望)?

A我其實平常就會習慣注意博物館、美術館每個檔期的展覽,喜歡到處看展覽接收新的刺激,知道這其中大有學問!但是從沒想過這可以是一門學科,直到大四上了人類系胡家瑜老師的「博物館學概論」,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每個禮拜的課對我來說都是全新的冒險,聽著老師的故事,心裡不斷發出「也太酷了吧」、「哇!怎麼這麼好玩」的驚歎,也漸漸由課堂、由其他書籍慢慢了解這個領域,才有想要更深入的念頭。我覺得博物館學領域的活潑程度遠高於農業經濟,到處逛博物館這件事實在太適合愛玩的我了,後來幸運考取了北藝大博物館所,其實也是有點意外的一件事吧,但總算是成功地轉換了跑道。

  對於未來也沒有個很明確的目標,但是我覺得博物館在社會中是具有能力、具有力量的,可以盡量嘗試去處理一些困難的議題,可能是很有爭議性的或是不為人所知的,以吸引人、有趣的展示手法將完整而非只是政治正確的資訊呈現給大家,使更多人能看見社會上真正發生的事,不管是過去的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然後影響到他的想法、態度,甚至是實際作為。我希望我能做這樣子的事。

20140507
受訪者 : 余歡庭  圖片提供 : 余歡庭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A: 現在研究所接觸的應該算是文化研究領域,和大學學的經濟其實有不小的差距,最難適應的就是自然組和文組的差別吧。經濟模型有數據有資料可以算出現象,然後去分析解釋;現在的研究則要學會自己觀察現象,或是是要去說明一個我以前根本不覺得足以稱為現象的現象(但他偏偏通常很重要…),而且沒有數字能夠幫助你,一切都很抽象無法直接衡量,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書讀得太少太少,目前還在學習與磨鍊中,也想嘗試結合兩門學科。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A: 接觸過不同學科之後,才會發現原來不同領域的差異如此之大。我覺得在轉換領域之際,有一個很大的重點是要拋開過去的理解與思考模式,持開放的態度重新學習,才不致囿於以往經驗,侷限了許多可能。面對團體問題時,大家的專業背景都不同,同一件事切入角度也不相同,跨科際好處是能較快聽懂兩邊的人在說什麼,作為溝通的橋梁,經過充分有效的討論後,更容易得到共識。

 

Q. 探討核四問題,你所受的教育讓你對這個議題的看法有什麼影響/變化?

A: 我覺得農經的背景讓我很習慣會去注意到底層人物的聲音,因為書唸得再多再好,也比不上親自下鄉走一回,那些感動以及關於土地關於人的故事是書本裡找不到、要自己體會才會了解的。就像一個農業政策影響的層面很大很廣,然而有許許多多受其影響甚至是威脅到生存的故事是政府報告書、統計資料上看不見的,我覺得我們不能不去注意這些聲音。核四也是一樣,只是這問題更複雜得多,也不是一時間能談得完,那些有權力做決定的人們好像聽不到別的聲音,我只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在乎的事,但是每個人的在乎應該同等重要啊。

  我有個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是規劃一個關於核能議題的展覽,無預設立場地展出相關的資訊,提供一個大家都能參與溝通的平台,藉由這些資訊影響到一些人的想法,或許這樣能讓這個社會越來越好!

自然農場 ─ 跨科際的另一種反思

作者 : 涂育維

        跨科際的口號在現在的台灣數見不鮮,但合作方式或題材大多是能夠輕易想像的。但看到林俊宏老師影片標題時,我傻了很久,點開影片後才第一次知道原來走進田地做自然農場,除了種種有機蔬果外,也可以是跨科際合作,整合生農、商業甚至可以機工專業的人才,讓自然農場成為一個完整的工作鏈,除了自給自足外還可以供改良供外銷。

20140331
SHS Profile 離開書桌走到社會 培養行動力

我參經參與偏鄉地區的服務,我服務的地方有出產蔬果,往往是地區的壯年以貨車載下山兜售,但往往遇到同業的削價競爭,使得收入不甚好。有當地青年想試著用現代化的經營方式,以網路平台幫忙銷售。我曾經有心想幫忙,但苦於專業不在行銷或平台架設,最後只能看著他因為孤掌難鳴,最終不了了之。這讓我醒悟到自己只靠著心理背景的專業,很解決一些實質上的問題,於是在這之後開始積極學習不同領域的專業。然而,我也面對到了一個新的問題:「要怎麼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同時學習各種領域的專業?」
 

老師在影片最後對跨科技合作的總結提供了我不同的想法,他說不管是什麼樣的跨科技,最重要的都是行動力,而行動力的來源就是「離開你的書桌,走到社會上去。」也許學習各種領域的專業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要有跨科技的能力,而這樣的能力能夠解決什麼社會上的問題。在大學的求學過程中強化了我們專科的專業,但缺乏了將所學回饋社會的想法,使得學生只知道學卻沒想過所學為何,在學習中渾渾噩噩不知所以然,出了社會後難以將所學應用在現實工作上。所以與其在書桌前苦練各項能力、專業,不妨回過頭來想想自己所學能帶給社會什麼不一樣的變化,然後依著這個信念,有目標、有系統的學習必需的能力。

跨科技教育的領航者,成功大學副校長-蘇慧貞教授

作者 : 林書維


成功大學副校長-蘇慧貞教授在大學任教前曾經在教育部的顧問室裡擔任主任一職,由於在人生焠鍊的過程中常受到本身專業以外的跨領域學科影響,因此漸漸了解跨領域學習在人本教育環節中的重要性與真實性,科學與人文特質的良性共存也正是蘇副校長能帶領跨科技學習發展的主要原因,他同時也是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的啟發者。如今,跨領域學習的重要性也漸漸被政府教育單位所重視,更在近年也已作出實質的實驗計劃,一步步落實跨科技學習的優化。對於跨科技領域教育,蘇副校長「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也自有道理,因為適當的教育總是會隨著不同的人文發展而有所改變。

20140402

筆者我大學原就讀於資管系所的資科班,在大學學習專業過程中,因為負責主力研發美工設計的繪圖軟體而有機會與各類型的職業設計師互相交流或是進行訪問,也正是因為從小對美術設計相關領域而對此充滿濃厚的興趣,進而在這時也一邊寫程式一邊開始投入大量精力研究美學領域,同時,我也盡力在交流中學習實際操作技巧甚至踏入企業實習。我對設計的探究就這樣慢慢的在往後的學習過程中超出了對於科技本身的著墨程度,在這超過一年的研究過程中,我除了與多位平面設計師、室內設計師與工程師等人討論如何設計軟體之外,也接觸設計、攝影、語言甚至是藝術史和次文化研究!

有了這樣的啟發,從一開始的輔助研究計劃一直到後來終於下定決心在畢業前夕轉學,即便家人大力反對也堅持轉而進入設計相關學系就讀。在這之後我曾一度認為自己的發展將會較同年齡的朋友落後許多,同時也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不安與惶恐。但卻因為本身對藝術設計的熱忱與轉換跑道後的自我警惕十分嚴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讓自己馬不停蹄的不斷進步與突破,超乎想像的是這過程中我感到愉快且目標明確!也因先前的科技研究所賜,這一路下來我累積了不同領域的大量的人脈與文藝相關經驗!以致現在,我雖然較其他人更晚脫離校園生活,但今日卻已有機會進入外商公司工作並成為正式雇員,在職場上我還能發揮出除了藝術相關以外的能力,多方位的能力也受到上司的青睞,現在工作一年來的成果我也十分滿意,除了本身的努力之外,其他真的都能歸功於跨科技學習發展所帶來的動力與思維,也因此,現在在工作時我也不忘要保持跨科技學習的精神而不斷學習、自我充實。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 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

作者 : 謝宗廷

當學歷貶值成為事實,面對大學教育制度的缺失,常常會出現兩種聲音:一方認為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大學著重的是思考和學習方法的養成,找不到的到工作本來就和大學教育無關;另一方則認為,大學資源絕大部分來自政府的稅收,如果培養出來的學生不能學以致用,無疑是種社會資源的浪費,所以學校應該花更多資源和職場接軌,讓學生專注於學習對未來職涯有幫助的技能。

這兩種看法雖然立場不同,但卻同樣彰顯了一個事實:現在大學生面對的是一個大學所學和現實生活所需嚴重脫鉤的學校教育。大學生起薪只有22k、世代正義等議題其實也是由這個問題衍生的。現任教於中山大學資管系的吳仁和老師,則嘗試從跨領域教學的角度來探討,這個學生都迫切想要解決的問題。

20140403

吳老師認為:學習實戰化才是關鍵。以他在中山大學開設的《知性策略》課程為例,就特別強調學校教育和現實生活的接軌。他嘗試讓該課程的學生與西子灣海景會館合作,直接讓學生與海景會館CEO對談提案,發揮創意和所學最後真的實現出了「海景婚姻會館」的商業模式再生。與高雄醫學院合作的「遠距長期照護中心」則是另一個成功的案例。只有將知識真正落實在可以看到成果的地方,這些知識才有可能內化到學生的生命中並產生「實戰化」的效果。

透過年輕學生的創意思維配合業界前輩的資源經驗,讓雙方互蒙其利的實作案例不止在中山大學,台灣大學的領導學程、創意創業學程也都是類似模式的推動者。關鍵點是透過學校行政資源的挹注,讓業界和學生之間產生一個能夠互相媒合的管道。傳統的企業實習或商業競賽雖然有其優勢,但是常常因為競爭激烈且名額有限,無法擴及所有學生族群。如果能夠由學校方直接投入資源並參與學習的過程,不但能夠增加學生學習的動機也能減少業界的行政負擔並釋出更多機會。事實上,跨科技平台所要達成的終極目標也正是如此:透過平台的搭建,讓不同領域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在同一個基礎下,互相學習激發並提出真正對現實世界有幫助的提案,而不淪為單純天馬行空的創意或空虛無體的論述。

但這樣的平台具體而言的參與者是誰呢?吳老師提供了兩個方向:教師社群平台和學生社群平台。透過教師社群平台,老師之間不僅能夠分享彼此教學的資源和心得,也可以進一步直接在平台上促成跨學科整合的「共時授課」:破除傳統大教室演講的授課方式,讓不同領域的老師在同一門課堂中對話。在學生社群方面,則是要讓學生能夠在社群中分享自己的學習過程,彼此提攜,開放式課程系統(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 OOPS)如edX, coursera中的學生互動過程可以是個很好的參考。

比較可惜的是,對於如何實踐這樣的平台吳老師並沒有提出一個有效的建議。吳老師認為導入「問題導向、問題解決」的課程設計並輔以實作的訓練,就能讓學生和老師參與其中,但最大問題是:老師和學生有什麼動機參與這個平台?只要涉及平台的搭建,勢必都得面對蛋生雞、雞生蛋的兩難[1],而這教師社群和學生社群甚至更為窘迫:教師為什麼要放棄傳統簡單的備課演講模式去和別的老師討論?學生為什麼要擺脫印同學筆記背考古題的學習模式並形成學習社群?這是在形成社群平台並讓學校教育和職業技能接軌首要思考的問題。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但要怎麼做到學以致用?也許你也該開始想想。

 


[1]以網路商城的平台為例:如果有更多賣家,買家才會上去平台瀏覽;如果有更多買家,賣家才會願意投入平台。所以要先找買家還是先找賣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