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與哲學:斯斯有兩種,狗仔哲學家也是──人在江湖與犬儒時代

10899590_920001144679831_1482477804_n

作者:陳怡君

你是狗仔哲學家嗎?

 

    面對這個問題,大多數人的反應是「我才不是狗仔!」、「我怎麼能稱得上是哲學家?」。
但在聽完王子面的分享後,不少人會改觀:就算自己不是,身邊大概也能觀察到一些「狗仔哲學家」。

    12/7週日下午,來到Fooding參加王子面主講、關於媒體與哲學。王子面在學校念的是哲學,進入職場後分別在不同媒體工作。由他分享兩者之間的狀況,似乎再適合不過。

    要回答最上面的問題,首先你必須定義「狗仔」及「哲學家」。狗仔在維基百科上的定義是:指跟蹤、監視知名人士,然後偷拍、竊聽及翻查垃圾等活動的記者。簡言之,便是遊走在新聞倫理間的記者(現今更通俗的稱呼可能是妓者)。至於哲學家在維基百科上,則是用哲學知識工作、解決問題的人。也許大家直觀會聯想到哲學系教授,其實並不僅止于此,王子面比喻:做運動與運動員、做哲學與哲學家。運動員是在某一個運動項目上十分專精,但其實我們人人都會做運動。這件事同樣也發生在哲學的領域上。因此,只要你能夠把你的主張說清楚,並解釋原因,你也是在做哲學。

    接著幫助你回答的關鍵,便是分析子題:犬儒時代。在西洋哲學上,所謂的犬儒學派指的是拒絕世俗價值而遭辱的哲人,也可說是對倫理或社會風俗採取不信的態度。「妓者快來抄!」這句話是不是耳熟能詳?這也是犬儒讀者不信任媒體的反應。

    談了這麼多,釐清一些名詞定義,終於能用哲學的角度回答問題。所謂的「狗仔哲學家」有兩種,一種是在媒體工作崗位上,思考正當性及合理性的人,另一種便是當代的犬儒讀者與酸民。「不意外」可說是後者的座右銘,陰謀論則是他們的信念。質疑媒體是對的,「但一個沒有媒體的世界會怎樣?」。充斥著懷疑色彩的社會,能相信什麼?

    也許你會問,媒體到底影響哪裡?生活會因為沒有媒體而有改變嗎?我想這是質疑媒體到極端後會出現的問題。但我們該質疑媒體到什麼程度?或是我們該如何質疑媒體?回到犬儒讀者的座右銘「不意外」,乍聽之下沒什麼不好,但細想這句話的基礎是,把常識與合理猜想代替知識。然而兩者真能代替知識嗎?(所謂的知識是它是真的,且有合理解釋。)

    解決狗仔哲學家的問題,想必對媒體還是有滿腹疑問。對於犬儒讀者的質疑我們就該完全置之不理嗎?也許閱讀到這裡你會發現,任何事情並沒有完全極端的存在,總是在兩者之間的光譜上徘徊。因此那些質疑我們也該經由自己的思辨後,再下判斷。

    「媒體求真還是求利?」這是常常被拿來質疑媒體的問題。John Rawls的正義論提到,正義是社會的首要德性。那麼媒體的首要德性?王子面認為是真實。然而媒體它並不是學術或司法機構。新聞其實是一種商品。如果沒有閱報率與收視率,誰付員工、記者薪水?

    一般我們常聽見的四大報、民視、TVBS、中天等等,都是所謂的綜合媒體。它們報導的是勾勒現今社會的全貌,因此不能也不應該取代專業媒體。例如你在四大報看到一則與汽車相關的報導十分感興趣,應該轉向去閱讀專業的汽車媒體,而不是寄望四大報提供你更多相關的訊息。畢竟對綜合媒體來說,人力、資源有限,考慮市場的情況下,每則新聞沒辦法做得太深入。

白色巨塔的行銷女孩

10850403_908182619195017_893581085_n

作者:林書維 受訪者:鄭惠如 照片提供:鄭惠如

1. 請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醫務管理學系)跟研究所(行銷與流通管理所)的領域?

醫務管理系的所學內容大致上偏向醫療相關的行政事務,像是醫院組織、醫療事務、病歷管理、財務、人資、行銷等,項目當中也涵蓋了社區發展相關,例如:長期照護..等規劃。這科系與跟一般科系比起,是有所差異的!我們必須了解公共衛生、藥學、流行病學與疾病分類,甚至也會有解剖學的課程,畢竟整體結構從預防到療都有所涉略,我們的專長當然也必須涵蓋廣泛。

研究所接觸的行銷與流通則分為兩個領域,流通的部分白話來說,就是如何計算最佳路徑提高效率,或是購買機票或其他票券時如何達到最高投資報酬率。行銷部分由上至下,從供應鏈、市場分析到客戶關係管理都必須鑽研,行銷管理的概念又可分為發展國內或是國際行銷。

2.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醫管領域轉換到行銷領域呢?(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大學時,我因緣際會曾到北大(北京大學)修取學分,當時老師認為我個性外向靈活,很適合企管等相關領域。暑假時又因為在台大醫院實習,覺得工作內容取向過度單一,與大學時的願景有所出入,當下也就開始萌生跨足其他科系的念頭。

最後在大三時,因為修了醫療行銷課,另外再加上獲得了華碩校園CEO擔任行銷組長的機會,都讓我對行銷領域的議題都更感興趣。在此之後便上網蒐集資料與透過老師的介紹,進而到中正行銷所修學分,在大學畢業前也順利申請到國內外大學的行銷所。目前的工作是科技領域的媒體公司的工商記者(廣告AE),能為各個客戶規劃行銷廣告與執行年度活動,並且善用新聞內容順利發揮自己念書時的所長。

3.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嗎?

研究所算是大學的延伸,雖然看似兩門非相關領域,但其實都是不圖層面的管理科系,除了基本科目的延伸外,專業領域層次的方向大致上也都是一種找出問題、解決問題,進而達成目標的概念。當中的差異在於:大學我們總是老師教什麼背什麼,學科無論理論與實作,通常目標都只是足以完成考試;研究所則會在原因上多家探討、追根究柢,在數據的解讀上更是著墨深入。對於事物的定義及判斷也較以往明確。不過大學時期的課程依然在往後的計劃方案上提供更多元的可能。

4. 如何透過跨科系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術業有專攻,不同領域的人有不同的長才,也不一定要別人認可怎麼做才是對的,答案不會只有一個,任何事都可依不同面向去解讀。只要願意聽取不同的建議,再從中找到一個平衡的解決方案即可。我喜歡用分享的方式與透過每個人不同的活動、競賽,或是團體的經營與參與之經驗分享,經過腦力激盪,再統整大家提供的資訊,跨科系培養了我能將不同領域的各項知識揉合,再透過經驗將各方意見、資訊整合成我們所能實際應用的技巧。

5. 可以淺談在台灣醫療體系遇到的管理問題嗎?

-薪資過低,工時長問題。

-不重視醫療從業人員工作品質問題

-非專業領導專業問題

-政治議題凌駕醫療專業問題

關於以上,我將之統整為財團醫院的經營方針出了問題,總的是為了營利與攀附政商關係。這樣的一個循環降低了醫療水準,且從上到下整個白色巨塔皆不可告外人所知,藥材常以低報高、苛刻病患權益(此舉往往是埋下更多疾病的原因),外加對醫療從業人員的福利也是加以苛刻,醫療體系與社會又時常因醫療糾紛呈現對立,雖目的是想救人,不過醫護相關人員還是常因過失遭判鉅額賠款,也因此最後台灣醫院只能落得聘請波蘭醫師、緬甸醫師或是護校的”實習護士”來充當一線醫療人員來看診,而良好的醫護人員則正在出走。

 

專業分工不分家

採訪編輯:陳怡君  受訪者:郭東翰,東吳大學企管系、國立政治大學財法所

Q: 簡單講大學所學的專業(企管系)跟研究所(財法所)的領域?

  大學唸的是企業管理,大一、二時所學是基礎科目,例如管理學、經濟學、微積分等。
之後會學所謂的「六管」:
生產、行銷、人力資源、研發、財務管理,資管
通常在學習的過程中,就會聚焦在未來想要發展的領域。郭東翰個人則是偏向科技管理、創業管理的部分。

至於研究所所唸的財經法,主要是公司法、證券交易法、金融法、保險法等的學習,培育的是商務律師的人才。
10841670_905200549493224_727094014_n

Q: 什麼原因讓你想從企管領域轉換到財法領域? (未來你希望成為怎樣的人才?)

「客觀而言,創業對我來說才是對社會做有用的事。」

  對郭東翰來說,創業能夠解決某個社會問題。
而他明確知道未來想要走的方向是中小企業、新創企業管理。「你並不會在學習一開始就知道該怎麼走,而是在摸索的過程中發現。」
他所確立的未來,也是經歷不少時間的探索。將自己定位為中小企業相關的人才後,需涉及管理及法制的專業:大學的學習無法滿足這些需求,成為他投入研究所的理由。

    前面也曾提到,想要走科技、創業相關的路。目前在體制內的學習並沒有理工相關的背景。郭東翰認為,創業通常是團隊運作,他不一定負責科技這一塊,也可以負責創業管理。當然,優秀的創業家是每個領域都精通,但最少需要基本的知識,才能讓團隊裡每個人的討論是在同個水平上。而他本身是透過其他管道,例如科技媒體,來獲得相關知識。

Q: 入研究所之後對原來的大學培養的專業邏輯上有什麼變化?

「法律是分配的學問,企管則是創造的學問。」

    這是郭東翰對於他兩個不同專業的註解。前者是分配餅,後者是將餅做大,兩者並不背馳。他認為,跨領域的學習是在累積不同的專業,在學習的過程中你會發現你要解決的某個問題,而法律跟管理的專業某部分都會幫助你解決問題。每個階段的學習,都成為影響他做決定的因素。

Q:  如何透過跨科際的經驗解決團體內的溝通問題?

「權責分明,彼此信任」是郭東翰認為可以避免發生溝通問題的準則。

   他分享創業團隊「阿里巴巴」的例子:阿里巴巴裡的馬雲負責電子商務、產品開發、平台架設等。而蔡崇信則負責融資。在專業分工下,他們並不會置喙彼此的領域、尊重彼此的意見及專業。如果決策的結果有問題,便是由該負責人負全責。

Q:  談談目前台灣中小企業觀察到的狀況。

  目前台灣中小企業的組織、租稅優惠及公司治理需要作調整。

 在組織規劃方面,大抵可分成有限責任跟無限責任公司。前者的問題在市場,因為你只負有限責任,不易達成交易。後者則是投資者不願意負無限責任。在美國還有另一種形態的組織:有限合夥公司。經營者負無限責任,投資者只負有限責任。如此有機會可解決兩者各自遇到的困境。

    台灣的中小企業佔全國企業的97%,理論上政府應扶植。而中小企業的法源援引的是《產創條例》,但給予的租稅優惠卻是不如大企業。更甚者,中小企業的公司治理並沒有制度化,組織形態不像大公司健全,也會影響到運作及融資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