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讀冊吧!】另類閱聽/西方劇場中的精神分裂症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著名演員費雯麗在1950年飾演《欲望街車》中的白蘭琪,她覺得演出這個角色特別累人,「我在劇院裡演了九個月的白蘭琪,現在是她主宰著我。」《欲望街車》讓費雯麗獲得了第二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但她沉痛表示,扮演白蘭琪「使我陷入了瘋狂」。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症狀,包括了思考障礙、胡言亂語、自創新詞、情感冷漠、人際關係疏離與退縮、覺得思想被外力所控制、幻覺、妄想……等。此症跟人格分裂並沒有什麼關係,精神分裂症的「分裂」,比較適合理解為:患者的認知與現實脫節,產生不一致的情緒表達或反應。

《欲望街車》不僅描寫了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此劇細膩而深刻的對話與表演,甚至還會讓演員陷入精神疾病的危機。(圖片來源﹕WBUR@Flickr)

精神分裂症中關於社交退縮的症狀,在自然寫實主義的經典劇作《玻璃動物園》(The Glass Menagerie)裡面,有著極為動人的描寫。此劇的故事發生在1930年代的美國南方城鎮,一位被丈夫拋棄的媽媽,刻意將女兒蘿拉塑造成南方美女,期望通過她的婚姻,給困頓的家庭帶來轉機,然而蘿拉因為腿瘸而自卑,在人際關係上顯得較為退縮。她喜歡收集一些玻璃所製的小動物,常常沉浸在閃亮而易碎的玻璃動物園裡面,與世隔絕。此劇的作者田納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 1911–1983),把自己的家庭經驗轉化為創作題材,《玻璃動物園》也成為自傳性質相當濃厚的一部作品;劇中美麗纖弱的蘿拉,其實就是他姊姊蘿絲的化身。蘿絲被診斷出罹患精神分裂症,曾經接受過前腦葉白質切除術(lobotomy),但並未成功治療 [1]。

書名:另類閱聽:表演藝術中的大腦疾病與音聲異常/作者:蔡振家/出版社: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田納西.威廉斯的另一齣經典劇作《欲望街車》(A Streetcar Named Desire),再度以姊姊蘿絲為藍本,並結合自己的經驗,塑造出劇中的女主角白蘭琪,她具有幻聽與幻視的症狀,與精神分裂症若合符節。《欲望街車》不僅描寫了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此劇細膩而深刻的對話與表演,甚至還會讓演員陷入精神疾病的危機。著名演員費雯麗(Vivien Leigh, 1913–1967)在1950年飾演《欲望街車》中的白蘭琪,她覺得演出這個角色特別累人,「我在劇院裡演了九個月的白蘭琪,現在是她主宰著我。」《欲望街車》讓費雯麗獲得了第二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但她沉痛表示,扮演白蘭琪「使我陷入了瘋狂」。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戲劇中的扮演固然有可能假戲真作,讓觀眾或演員對於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產生混淆,就連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也不見得都能享受真誠與自在,而總是被期待「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與現實脫節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恰可讓人重新思考角色扮演與自我的關係,這個議題在荒誕劇《亨利四世》(Henry IV)中有著深入的刻劃。此劇描述一位在化裝遊行中扮成亨利四世的青年貴族,因為從馬背上摔下來而大腦受損,此後,這位貴族便以為自己就是國王亨利四世,而他周遭所有的人也都配合這位病患,持續上演著「亨利四世」的戲碼。十幾年過去了,這位貴族自知疾病已然痊癒,但客觀環境卻讓他不願意回到現實,於是繼續自欺欺人,扮演亨利四世如故。戲劇學者林于竝指出此劇作者皮藍德婁(Luigi Pirandello, 1867–1936)與精神分裂症的關係:

人的內面性與外在的乖離、自我的崩解與真實性的不存在是皮藍德婁的一貫主題。對於這個主題的興趣,其實來自於皮藍德婁必須與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症妻子長期相處的經驗。瘋狂與正常的界線到底在哪裡?在與一個精神分裂者長年獨處之後,你還能確定什麼是真實,誰是誰的幻想嗎?[2]

有些西方劇作家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周遭的病患,而當疾病再現於劇場之際,醫學已被賦予豐富的人文色彩,讓觀眾在美學距離之下審視生命中的「常」與「非常」。


[1]前腦葉白質切除術是一種神經外科手術,於1930至1950年代用來醫治一些精神疾病。這種大腦手術較為粗糙,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病例在手術之後病情惡化。很不幸,蘿絲就屬於這種情形。前腦葉白質切除術也出現在田納西.威廉斯的劇作《夏日癡魂》(Suddenly, Last Summer)、Ken Kesey(1935–2001)的小說《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裡面,後者曾經被拍成電影,獲得許多重要獎項。

《飛越杜鵑窩》的創作靈感,部分來自於作者在榮民醫院的打工經驗,這部小說出版之後,醫院裡的一位員工出面控告作者影射與毀謗,於是作者與出版商更改了書中的兩處情節。王道還(2003),〈一九三六年九月十四日美國富利曼醫師進行第一次額葉破壞手術〉,《科學發展》369期,頁80–83。

[2]林于竝(2002),〈劇場是「瘋狂」唯一合法的場所〉,《表演藝術》153期,頁48–49。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