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義大利薩維梭(Seveso)事故

科博文says:自從西元1976年發生了義大利薩維梭事故後,世界各國開始注意到毒化物的運作與處理問題,因而紛紛訂定相關條款、發展防洩漏技術。發展至今,已有顯著規模與成效。

撰文作者|張祿高(國立臺灣大學農業化學所碩研生)
特約編輯|李銘杰(國立臺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所博研生)

意外爆發的工廠為羅氏集團(Roche)子公司的ICMESA(Industrie Chimiche Meda Societa Azionara)(圖片來源:http://www.parrocchie.web.cesano.com/mulinello/storia/tre/storia76.html)

一九七六年爆發了重大環境荷爾蒙污染事件,義大利的薩維梭事故(Seveso),造成大量的二、三、七、八—四氯聯苯戴奧辛(2,3,7,8-tetrachlorodibenzo-p-dioxin,簡稱TCDD)外洩,嚴重污染了約18平方公里的地區,影響約三萬五千位附近的居民。

意外爆發的工廠為羅氏集團(Roche)子公司的 ICMESA(Industrie Chimiche Meda Societa Azionara),其位於義大利米蘭北方約15公里處的小鎮梅達(Meda)。一九七六年七月十號當地時間中午,為了因應義大利的法律規定,工廠要在周末停止運轉,因此中斷了廠區中用於生產二、四、五-三氯酚(2,4,5-trichlorophenol)(除草劑二、四、五-三氯苯氧乙酸(2,4,5-trichlorophenoxyacetic acid)之原料)之反應槽。由於反應槽尚未完成最後的移除步驟,內容物繼續反應使溫度持續升高,導致反應槽爆炸。六公噸的二、四、五-三氯酚因此大量外洩,其包含一公斤的TCDD。這些化學物質隨著風向往南污染附近地區,其中以薩維梭村最為嚴重,故名為薩維梭事故。

此次污染事件備受矚目的主角是TCDD,它是戴奧辛類化合物質中毒性最強者,亦被認為是最毒之人類合成化合物。事故廠區所生產的二、四、五-三氯酚在高溫下正是TCDD的最佳反應物。

事件發生後幾天之內即發現三千多隻動物死亡,主要是兔子和家禽類。為了避免透過食物鏈產生生物累積作用,後陸續還撲殺了約八萬隻動物。薩維梭所在之倫巴底大區(Lombardy region)政府立刻組成技術委員會,全面檢驗污染最嚴重地區的1600人,其血液中TCDD含量平均為每公斤450奈克(10-9克)[1],其中447人有皮膚炎或氯痤瘡之病徵,而26名孕婦在建議下選擇人工流產,其餘460名孕婦則選擇產下嬰兒。而在環境污染方面,依污染程度劃分為A、B及Z區。其中A區約一平方公里,其土壤中TCDD含量每平方公尺大於50微克(10-6克),在此土地上生長的作物皆禁止接觸及食用[2,3]

事故隔年善後計畫完成,其中包括科學分析、經濟援助、環境復育、醫療監控及損害賠償,並由倫巴底大區衛生部門對二十多萬人進行為時九年的公衛追蹤[4]。義大利政府為此事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賠償了上千億的里拉。

Seveso-signs。(圖片來源:http://cerch.org/research-programs/seveso/)

工廠對產品特性的不了解是薩維梭事件的最大肇因。事故發生後五天才檢驗出劇毒TCDD,面對災害發生,幾乎是從頭開始摸索解決方式。為了避免悲劇再度發生,歐洲經濟共同體(歐盟前身)制定了工廠管理的薩維梭訓令(Seveso Directive),詳細內容如(1)定義何謂工業活動及危險物質。(2)規定工廠必須提供必要的危險資訊、訓練及裝備給員工。(3)設置相關對口組織隨時更新安全須知。(4)會員國有責任讓高風險員工具備面對災害發生時應對之能力。(5)必須通報任何工安意外的細節給會員國對口單位。(6)歐洲經濟共同體有責任協助發生意外的成員國調查及善後工安事故。(7)必須提供風險資訊給工廠人員以外之民眾。第七點是當時最新的概念,因為此政策的推行困難重重,真正實施時已離一九八二年公告的薩維梭訓令許久[5]。二○○五年,歐盟實施二代薩維梭訓令,其改變了列管的設備及物質清單,並加入了土地使用辦法以及系統性檢驗原則等[6]

一九九○年代,長期的健康追蹤結果顯示,受害居民除了皮膚之氯痤瘡疾病以及肝酵素大量表現外,無法歸結出TCDD對人體有何影響。但是進入21世紀後,發現有某些疾病比例比平均高,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內分泌疾病、腸胃道癌、淋巴癌、血癌及乳癌 [7]。然而有些研究指出,整體的癌症罹患率並不高於平均值,僅於某些癌症有偏高的現象,而且,無法得知受害居民最初的暴露時間,且某些疾病樣本數過少,使統計數字的分析受到限制。

 

此次事故污染程度嚴重,並暴露出相關單位緊急應變能力的薄弱,但是事後全面性的補救計畫,其負責任的態度仍值得學習。另一方面,共同制定薩維梭訓令亦顯示了歐洲經濟共同體對此事件的重視,以及避免其重蹈覆轍的決心,而訓令中告知一般民眾風險資訊的概念也非常值得各國學習。整體而言,薩維梭事故使當地的民眾和政府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卻也大幅改善了歐洲國家看待工業的態度及其管理辦法,促進了歐洲國家在一九八○年代提高工廠的安全規範。

>>推薦閱讀
1. Assessment of the health risk of dioxins: re-evaluation of the Tolerable Daily Intake (TDI), WHO Consultation

2. Seveso-30 Years After: Alleviating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accident: milestones between 1976 and 2006. The Roche Group. Derived from: http://www.siznursing.be/index.php?preaction=joint&id_joint=71790

3. The Seveso Accident: Its Nature, Extent and Consequences, E.Homberger; G. Reggiani; J. Sambeth; H. K.Wipf

4. Conclusion: “Seveso" – A paradoxical symbol, B. De Marchi; S. Funtowicz; J. Ravetz

5. The long road to recovery: Community responses to industrial disaster

6. Seveso II – Background, Contents & Requirements, Derived from: http://www.ess.co.at/HITERM/REGULATIONS/regulations.html#Part2

7. Martinez JM, DeVito MJ, Birnbaum LS, et al. Toxicology of dioxins and dioxinlike compounds. In: Schecter A, Gasiewicz TA, eds. Dioxins and health. 2nd ed. Hoboken, NJ: Wiley, 2003: 137–57.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