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 環境科學專題

科博文says: 許多環境荷爾蒙本質上就只是人造化學合成物質,然而這些物質就像雙面刃一樣,除了帶來了突破性的革新與方便性,也同時帶來了難以逆轉的生態浩劫。因此,SHS計畫12月將推出【環境科學專題】系列文章共8篇,本次專題將分述歷史上重大之環境荷爾蒙汙染事件,希望能再次喚醒人類對該議題之重視與檢討。所以自本周起請敬請鎖定【電子文庫-SHS環境科學專題】喔!

撰文作者|黃泓彬(輔仁大學影像傳播學系/城邦文化出版社中英編譯)
特約編輯|李銘杰(國立臺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研生)

許多人對合成物質的態度並非全然正面(圖片來源:Kriegerinhummel@flickr)

正如《失竊的未來》中提出的論述,化學合成物質曾是發明史中的一大里程碑,但如今卻導致日趨嚴重的生態浩劫 [1],人類大量使用這些化學合成物質,卻忽視了這些被稱為「環境荷爾蒙」的化學合成物質對物種及環境可能造成的危害以及威脅。

大量化學合成物質進入了自然環境,隨後經過食物鏈層層累積進入了人體,有些物質能模仿人體內的荷爾蒙作用,不僅干擾了人體內分泌系統運作機制,科學界甚至認為環境荷爾蒙會增加致癌機率,還會影響到下一代的健康,禍延子孫。近來環境荷爾蒙污染事件層出不窮,如何防範環境荷爾蒙儼然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議題。

何謂環境荷爾蒙
日本橫濱市立大學的井口泰泉教授於一九九七年提出「環境荷爾蒙」這個概念,其學名為「內分泌干擾物質」(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泛指干擾人體荷爾蒙運作機制的外來化學合成物質 [2]。特定化學合成物質釋出至自然環境後,經過食物鏈的累積作用進入生物個體體內,並取代、干擾或排擠個體細胞中正常運作的荷爾蒙。除了影響內分泌系統運作機制之外,還可能進而影響生物個體的生長、發育以及生殖等作用,甚至危及後代健康。

環境荷爾蒙相關議題發展歷史
一九五○年代即有滴滴涕使公雞性成長變異的「化學去勢」(Chemical Castration)論述 [3],而Rachel Carson於一九六二年所著的《寂靜的春天》也點名了化學物質對於自然環境的潛在危害 [4],加上國際間不斷爆發重大環境荷爾蒙污染事件,如一九六二年至一九七一年越戰時期,美軍大量噴撒含有戴奧辛的橘劑;一九六八年日本發生米糠油遭多氯聯苯污染事件;一九七六年義大利薩維梭(Seveso)小鎮中的農藥製造廠爆炸,大量戴奧辛外洩;一九七九台灣也發生米糠油遭多氯聯苯污染事件等。這些重大污染事件都對人的健康造成極大的傷害,但即使如此仍舊沒有喚醒人們對環境荷爾蒙的重視。科學界遲至一九九○年代才對環境荷爾蒙有較為完整的研究論述,並從一九九一年開始召開的數次內分泌干擾物質國際會議,探討環境荷爾蒙潛在的健康影響。一九九六年Theo Colborn在《失竊的未來》一書中,將過去環境荷爾蒙引起的健康危害以淺而易懂得方式介紹給一般大眾認識,嘗試喚醒眾人環境荷爾蒙的重視,自此之後「環境荷爾蒙」這個議題才受各國政府及學術界足夠的重視。

環境荷爾蒙對生態的衝擊遠已超乎我們的想像。(圖片來源:gato-gato-gato@flickr)

結語
許多的環境荷爾蒙本質上就只是人造化學合成物質,而這些為了私利所製造出的物質就像雙面刃一樣,除了帶來了突破性的革新與方便性,也同時帶來了難以逆轉的生態浩劫 [5]。近年來科學界也陸續發現多種物質具有環境荷爾蒙效應,如磷苯二甲酸酯類、壬基苯酚等,這些物質大量使用在工業上或是存在我們日常生活用品中,並持續傷害你我的健康。即使我們意識到這些物質會造成健康危害,相關的因應策略仍舊緩慢以及過度保守,僅因為科學證據仍舊不足,以及背後涉及的龐大利益團體,你我的健康就被迫犧牲了。即使這個時代凡事講求效率以及產值,任何人仍舊不該以此為藉口,繼續製造會對自然萬物造成傷害的物質。人類若是不能體會財富只是一時的,而自然永續才是最重要的這個道理,最終最大的受害者仍舊會是人類本身,是得不償失的。

>>推薦閱讀
1. 《失竊的未來Our stolen Future》吳東傑等譯。綠色陣線協會。2008
2. 《恐怖的環境荷爾蒙》環境荷爾蒙污染研討說明會-陳蒼傑著。益群出版社。2001
3. 《環境荷爾蒙管制》陳永仁著。孫運璿學術基金會
4. 《寂靜的春天》李文昭譯。晨星出版社。1997
5. 《環境荷爾蒙對人體的危害》王家華著。安立出版社。2003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jtchen 說:

    創新來自人性,應用來自慾望,而慾望正是人性中重要的一環。
    創新與否?應用與否?都是意志的決定。做決定也是人性終必要的一部份。
    創新與應用是否未了私利,結果對個人與群體是否好壞,是個大難題。
    科學發現究竟是啟蒙,還是禍害,也可能是見仁見智,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如果把科學與藝術相提並論,兩者都是artistic,
    換句話說,兩者都是人性的產物,
    所以科學新發現較諸新藝術品,一定更有威脅嗎?
    我不是虛無主義者,論述是每一個時代都需要的,
    論述未必帶來必然的答案,或更好解決問題的方法,
    但是一個沒有論述的社會,或是任何箝制論述的時代,都是歷史中被唾棄的一章。
    所以一再批判教改,卻又提不出新方法的既得利益者,
    就像極力維護已經腐朽的制度,而無心向前的官僚,都是擋路的石頭。
    科學發現就像社會中任何一個概念、制度、規範、…,都可以被檢驗,
    有過則改,無則勉之,
    歷史的過程,殷鑑而已,
    每個重複的經驗,可能是另一個生命的破殼,
    大自然已經永續的存在了三十多億年,
    太多的物種在演化的舞臺上,像走馬燈似的上上下下,
    先跑的不一定贏,現在贏的也未必永遠贏,
    沒有人能預測演化的方向,
    上了舞台的能好好過今天,若是還能為明天做些準備,或許就是萬幸大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