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教育與臺灣軟實力」討論會(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and Soft Power for Taiwan)

撰文報導|孫語辰(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攝影|詹穆彥(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NewImage3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推動辦公室於12/11日舉辦「跨科際教育與臺灣軟實力研討會」,邀請到英國亞伯大學國際政治系的Gary Rawnsley教授與歐洲台灣研究學會蔡明燁秘書長,兩者分別就跨科際與軟實力兩個概念間的關係,以及台灣跨科際教育的國際合作契機等主題,和與會者進行交流。

跨科際與軟實力

首先,簡要指出「跨科際」的內涵,是「讓學生針對社會上的具體問題,整合不同學科知識和人才,共謀解決之道」。而「軟實力」(soft power) 則是源於國際關係領域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的概念,指國際體系中的行為者所擁有除了軍事、經濟以外,能夠影響其他行為者的力量。Gary Rawnsley 教授的研究重心,包含不同國家如何操作「軟實力」。他指出,「軟實力」是行為者 (例如國家) 透過「行動」(action),將其所強調與表現出的價值(value)向其他行為者進行投射 (projection)。如此看來,軟實力的操作模式有三個面向:「行動」、「價值」與「溝通」,也就是說,透過對其他行為者進行傳播與溝通,使其能夠理解、被吸引,進而接受某種特定的價值,因此影響其日後的決策,這是投射的部分 ; 而行動則是指,行為者透過身體力行這種欲對外傳播的價值,使其傳播的動作能更據說服力,整個影響他者的過程也會更有效。

圖說:Professor Gary Rawnsley

圖說:Professor Gary Rawnsley

然而,「跨科際」與「軟實力」之間,可以有什麼樣的關係?Gary Rawnsley教授更深入地闡釋,若以國家作為行為者,在現今公共政策、外交政策領域與科學發展間互相穿透,科學、科技發展的實力,已經成為一個國家在國界之外,能夠投射最有效果的力量之一。Gary Rawnsley 教授舉出不同時代與國家間「太空競賽」(space race) 的例子,說明國家如何把太空科技發展的程度,視為是進步的形象,以及在國際場域裡握有比他國更多權力的表現,因而傾全國的資源來制定政策,推動太空科技發展。這樣的現象不僅出現在冷戰時期的美蘇爭霸案例,正被熱烈討論的中國、印度互相角逐影響力的案例也是如此。社會科學與人文領域,甚至具體至國家外交政策,不能也不應該忽視科學與科技,反之亦然,現代的國家外交政策,也是一種實踐跨領域的場域。

把軟實力、科學發展與(外交)政策互相穿透等兩個概念合併來看,如果國家要創造軟實力,可以依循跨領域與解決真實問題的理念,將科學導入外交政策,例如媒合國家間合作處理氣候變遷、傳染病等跨越國界的議題,不啻是一種具有潛力的外交行動,能夠投射出其所追求的價值。Gary Rawnsley 教授舉了英國前首相Gondon Brown於2009年提出「科學外交」(Science Diplomacy)的例子 ,以及其後引發英國參與的許多科學領域裡國際合作研究的案例,闡釋外交與科學的結合,能夠對其他國家產生吸引力,甚至改變在傳統外交場域合作意願程度較低的國家的態度,在科學領域上願意進行合作。

回歸到教育的層次,如果將軟實力應用到國家作為行為者以外的層次來看,鼓勵學生進行跨科際的學習,並培養溝通能力,不僅在科學與政策密不可分的時代具有重要性,更能夠有引發具有軟實力的行動。

跨科際教育與國際合作

圖說:蔡明燁老師提出國際合作可能的切入點

圖說:蔡明燁老師提出國際合作可能的切入點

研討會的下半場,先由蔡明燁老師利用工作坊的方式,帶領與會者思考台灣跨科際教育進行國際合作的契機。蔡明燁觀察台灣跨科際教育計畫,並與英國亞伯大學的「食物與水安全」碩士課程 (MSc in Food and Water Security)、亞伯大學所在的威爾斯區(Wales) 跨科際教育的發展比較。她指出,台灣跨科際計畫的課程中,與亞伯大學食物與水安全課程兩者的特性相似,都是議題與行動導向(issue-based and practice-based) 。然而,兩者也面臨許多困境,分別有學科整合的狀況、現行高等教育體制框架(如學分制)的限制、教師的訓練、創造學生參與誘因等問題,都有待解決。蔡明燁老師接著提出幾種國際合作的可能性,包括師生短期交流,並結合授與學分以提供學生參與的誘因 ; 或利用資通訊科技彌補距離的限制,例如遠距會議的技術,增加對話的機會 ; 以及與社會團體合作,以創造社會影響力與達成社會責任等 ; 甚至是如何取得申請經費的機會。利用這些初步的建議,蔡明燁老師欲引發與會者隨後的發想、討論。

NewImage

NewImage

圖說:開放討論時段,與會者與講者針對跨國界合作進行發想、討論

圖說:開放討論時段,與會者與講者針對跨國界合作進行發想、討論

研討會主席陳竹亭教授在開放討論時段中,延續蔡明燁老師提出的可能性,帶領與會者依據其在台灣跨科際教育計畫中所扮演的角色為何,構思跨國界合作的可能性。Gary Rawnsley 教授和臺灣大學地理系林俊全教授皆肯定讓師生進行國際間短期交流的意義。經由綜合討論,與會者提出國際交流計畫的具體提案,東華大學鄭嘉良副校長以達人學苑的名義,邀請亞伯大學的師生來參加下一次的達人夏季學苑。

順著臺灣大學地理系周素卿教授要考慮後續影響的建議,在英國以及臺灣高等院校師生的會面之前, 陳竹亭教授指出,應該先依照符合跨科際精神的議題來邀請英國以及臺灣學界人士經由網路這個載具進行溝通討論,如在SHS計畫網站設置討論區,勾勒出大家欲討論之內容綱要,然後以Video Conference的方式讓國際學者進行討論交流。

從這場討論可以歸納幾點結論:

其一,在進行跨科際教育時,不僅學生要改變,教師也需要改變,因為具有特定領域專業的教師,卻不一定具有解決社會問題或跨領域專業,而若要引導學生進行問題導向與行動導向的學習,教師也需要具有與不同領域溝通的能力,如跨科際師資培育計畫主持人中興大學防災中心主任楊明德主任所指出:「能夠說同樣的語言」。

第二點是,不同的溝通方式,會造成溝通內容深刻程度的差異,其中人與人面對面的溝通,能夠產生的深度是其他間接的方式無法取代的,國際間的對話、交流,受限於時間與資源的限制,可以憑藉不同溝通方式的搭配,例如從遠距會議的面對面溝通開始,到在人與人在同一個空間聚集真正的面對面溝通,以循序漸進的方式,累積對話的深度。

最後,對於國際合作,最重要的或許不在於選擇哪一種技術或方式,而是需要先確認透過合作希望處理的目標問題是什麼,與可以產生何種具體結果,這樣的結果可能是要一段時間才能被達成,而非一蹴可幾。保持對於目標與預期結果的理解,才能夠使國際合作的計畫增加參與的吸引力,以及保持推動的動能。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