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3-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搶先看!part2)

 
 
現場直擊

現場直擊

撰文 / 陳姿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

在兩場精彩的演講之後,緊接著由與會學者發表個人經驗或提出己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研究所郝玲妮教授分享其學生曾因疑似感染SARS而被隔離,學校立即將整棟研究大樓進行消毒,然而在事過境遷後的今日,我們才了解在未發病前,其實SARS是不具傳染力的,顯見在不甚了解一個疾病的情形下,氣氛將更為緊張。SARS是否有捲土重來的可能性?何美鄉教授不諱言當然有可能,且病毒會變種,防疫人員必須時時刻刻進行追蹤與監測。SARS期間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和平醫院封院事件,何美鄉教授認為封院的決定是正確的,然而封法是錯誤的。當初身為專案小組成員之一的她,連夜與加拿大有防疫SARS經驗的醫院連絡,然而尚未有良好的配套措施及標準作業流程(SOP)即進行封院,封院的手法似過於粗糙、草率。再者,當時台灣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分工不盡明瞭,反觀美國CDC,從不干預各州的防疫政策,除非有跨州的情形。

王榮麟教授提出以今日兩場演講的角度來看,王道還教授似認為我們對於SARS過於恐慌是由於媒體與學界的關係,然而何美鄉教授似有不同論調,認為SARS的防疫其實已發揮了應有的功效。倘若觀察媒體角色的影響,是否因他們的“渲染”而促使各界人士更加小心看待這個疾病?又疫苗雖然發揮部分功效,然而所引發的後遺症是否也是另一種恐慌的來源?陳竹亭教授針對媒體部分提出不同見解,其認為正確的態度應該是從對科學或醫學知識的了解而產生,而非倚靠來自媒體所引發的恐慌,「沒有知識而只有panic,對我們一點幫助也沒有」。

在SARS期間曾參與疫苗製造的何美鄉教授分享了「許多的決策都必須倚靠資料的收集」的看法,當疫情似有傳播的跡象時,有關疫苗的研發與量產、疫情如何控制、併發症狀為何、與該疫情相關的其他疫情將如何被影響,甚至是疫苗所引發的副作用與疫苗足以抑制疫情的功效等問題,都需要做審慎的評估。生物醫學背景的周成功教授直言疫苗是否與後來產生的任何病狀有關,需要針對病人做全面性的檢查,然而媒體、名嘴大多輕率的利用聳動言語使社會更加動盪,從基本的知識來看專業的問題,通常會造成偏頗。

疫苗的相關議題引發教授們熱烈的討論,周成功教授:「是否有必要讓接受施打疫苗的人知道該疫苗所可能引發的risk(風險)及機率?」孫以瀚教授認為車禍、自殺等因素造成的死亡人數更高,我們似乎太著墨於某些疾病或因素,反而造成了不必要的精力消耗。苑舉正教授將焦點拉回媒體與政治,詢問是否在一個較不民主的國家裡,防疫工作較容易成功?是何美鄉教授則直言此為理所當然。

又王道還教授曾在前段演講中指出「學界搶錢來勢洶洶」,周成功教授就此提出社會對於學術界的信任與倚賴程度極高,是故在SARS期間政府核撥了近二十億的經費進行防疫相關工作,現今回頭審視,除了未動用的十億,剩餘的十億究竟何去何從?或許這也是在SARS疫情之外值得關心的議題。

關於媒體的問題,何美鄉教授認為媒體的存在重於質而不重於量,是否擁有一個公正、值得信任的媒體才是最重要的,台灣的媒體需要重整,公視是一個能代表人民說話,也是一個了解如何告知人民的電視台,被告知是人民的權益,也唯有此才能讓人民有更高的準備度面對各種情形。苑舉正教授則試圖挑戰王道還教授對於「來勢洶洶」的定義,根據資料顯示,的確是有救護車司機在載送感染SARS的病人就醫三天後即發病過世,這樣的情形如何不稱作為「洶」?周成功教授亦附和死亡率如接近100%,足以引起社會恐慌當稱之為「洶」。然而張文貞教授提出一個新穎的觀點,認為不管是過去的防疫經驗抑或是現行的防疫政策,都保有一定的政治、法律、社會的結構脈絡,「因疾病而死亡三百人」在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代表著迥然不同的意義,數字固然能提供資訊,然而有許多情勢是數字所missing(遺漏)甚至是不能解釋的,因此,疫情是否「來勢洶洶」、防疫政策的決定,都需要從人權甚至是整個歷史與社會脈絡中來探討。

周成功教授轉而請教哲學系苑舉正教授,當傳染病在流行時,如某人因考慮百萬分之一的風險而拒絕接受施打疫苗,這是否是道德的?就社會公益與個人選擇來談,其中尺寸的拿捏是否有清楚的標準與界線?苑教授認為人權固然值得重視,然而在事關公益、影響層面擴及他人的情事上,應無爭辯的餘地。張文貞教授則認為於生物學家或任何科學在無法獲得百分之百的確定之前,應該將「人權」與policy making等量齊觀,通盤納入考量,不得斷然使用權力強制他人從事某些行為。

回歸今日的主題,高湧泉教授認為台灣科學社群已逐漸茁壯,毫無疑問現今衍然已成為一個專業團體,何美鄉教授則有感1998年71型腸病毒疫情蔓延時,連一個病毒實驗室都沒有,現今設備器材齊備,經費方面不再拮据,更要在疫病來時專注從事研究,對它有所了解。回溯過往,面對未來,雖然潛在病毒的威脅性有多高並非我們能完全掌控與預測,但呼應今日論壇主旨-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相信人類能累積歷史經驗,隨時做好對抗病毒的萬全準備。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 說:

    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