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業的潛力:有機農業典範轉移,以菲律賓內格羅斯島為例

作者:曾容愉  歐盟Erasmus Mundus  碩士生

特約編輯: 詹詒絜  歐盟 Erasmus Mundus 環境科學、政策及管理碩士

 

 

有機農業及其產出研究

在全球人口持續擴張的趨勢下,對於糧食的需求同步擴張,許多報告指出全球糧食系統改變的必要。

然而,農業目前面臨兩種挑戰,其一是提高產量,其二是降低對環境的傷害,意即在餵飽人們及提供所需要的肉類與高卡路里飲食的同時,又必須將糧食生產過程中,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

目前為止,「有機」顯然是一個能夠降低傷害生態系統的農法,但過去曾有學者Seufert等人(2012)指出,有機農業的產出低於慣行的工業化農業。因此,要達到同樣的產出,有機農業需要使用更多的土地。

不過,有趣的是,當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投入生態農業的研究時,便愈加發現其好處。

倫敦皇家學會會報(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於2014年發布了一份關於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產量差異的研究報告(詳參:多樣化農法減少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的產量落差)。

報告指出,當有機農場採行生態農法(如間作與輪作)時,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產量的差距遠比先前所預期的小,或甚至不存在差距。以豆類為例,兩種農業之間的產量幾乎無差距。事實上,關於有機農業與慣行農業的產量,早在幾年前(2012年),Seufert等人發表於「自然」期刊的研究已進行比較,該研究當時指出,有機農業相對於慣行農業減少了25%的產量。

然而,在倫敦皇家學會會報的這份研究中,研究學者指出,在研究方法上,相較於兩年前Seufert等人的研究,這次(2014)的研究是採用更多的農場樣本數(3倍),以及更為挑剔、精細的統計方法;同時,該研究也指出,兩年前所採行的研究由於統計上的偏差,錯誤地呈現有機農業產量與慣行農業的產量差距。

話雖如此,過去50年來,決策者、高等教育機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以及慈善事業等機構的研究,多著重在高產出的慣行工業化農業研究,這樣的偏好在科學或政治體制中根深蒂固。

舉例來說,「自然」期刊拒絕那些質疑其2012年所發布的研究報告結果的新研究;美國農業部(USDA,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s)投入有機系統的研究的比例少於2%。但現在事實卻證明,不像昂貴的慣行精細農業,生態農法不施用化學物質,不使用基因改造種子,依然可能提供人類足夠的農業產量,同時也更具有韌性(resilience)

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佳德谷原住民植物生活教育園區有機香草園(賴鵬智攝)

屏東縣牡丹鄉石門村佳德谷原住民植物生活教育園區有機香草園(賴鵬智攝)

生態農業需要更廣泛的被重視

以生態農法管理為主的農場通常具備有機或日趨有機的生態多樣性、農作物多樣性、農林業輪作,以及牲畜─農作物─林業混合的土地使用模式等特質,這些都使得農場系統更具有韌性。

農業管理上應該具有韌性的理由在於,面對全球暖化所造成的極端氣候事件,如乾旱、洪水、熱浪以及急凍等,其著實扮演重要的角色。不同於基因改造作物僅將特定品種的單一基因組改造為具有韌性的基因組,生態農業是建立整個生態農業系統的韌性,相較之下,是以一個更完整及宏觀得觀點來執行這些極端氣候中調適行動。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並非所有的有機農業都是採行生態農法,如傳統農業般大規模及單一作物的有機農業在氣候變遷下的韌性依然很低。因此,研究所提的有機農業,特別指的是「採行生態農法」的有機農業,而非所有的有機農業。

另外,研究中也強調單憑藉著提升產量其實是無法解決全球飢餓的問題。事實上,現今的食物產量已經是實際需要量的1.5倍。因此,解決飢餓問題的關鍵,也許不在於為正受飢餓所苦的人製造食物,更在於重視「生產方式」的改變,或思考該如何讓人們可以養活自己。

以小農為例,非洲、亞洲、歐洲、美國等地區或國家,小農是世界農業的主要形式,提供大部分的糧食來源,但小農的數量不斷減少,擁有的土地更持續地被壓縮。

由於這些小農大多沒有足夠的土地(或市場力量),大多的小農家庭目前仍時常為飢餓所苦。因此,回到問題的核心,解決飢餓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生產更多糧食,而在於如何為真正的食物生產者創造一個公平的糧食系統。

小農需要的並非基因改造食品、精耕細作,或是全球市場;小農需要的是更多的土地、水、基本建設、教育,以及健康服務,以及適合小農運行的生態農法

貢寮水梯田(賴鵬智攝)

貢寮水梯田(賴鵬智攝)

案例分析

生產方式的轉變需要時間和農法的轉變需要時間和精力的投入,菲律賓內格羅斯島(Negros)為一良好的農業典範轉移案例:

國際有機農業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l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 簡稱IFOAM)主席Andre Leu指出,內格羅斯島的有機農業憑藉其先進和持續成長的趨勢,以及擴大市場占有率的能力,走在農法轉變正確的道路上。

內格羅斯島是世界上幾個最早嘗試、支持農業典範轉型的地方之一。Leu提到:「內格羅斯島的有機產品有極佳的可追溯性以及可信度,當地的有機農夫與工人將此體系運行的很棒,其產出的有機農產品有很大的機會在國際市場上取得一席之地」。

有機產業的領袖也進一步指出,菲律賓政府或私人機構的倡議多著重在建構有機農業,特別是建構農場組織,這成為內格羅斯島成功的關鍵

Leu藉此案例提到六個重要的有機產業策略特性,羅列如下:

 

1.   建立有機農業創新文化,以吸引規模較大的農民採用有機農法,提高有機農業的產量;

2.  以在地化、區域化的方式精進有機農法;

3.  拓展有機農業時,除了第三方驗證(assurance)與認證(certification)之外,可採用多樣化的方式以確保有機產業的透明化整合;

4.  提高兼容性以尋求盟友並納入更多同樣具有永續發展的導向,如此可提供互補性方法達到真正地永續糧食與永續耕作(sustainable food and farming)的行動(movements)與組織;

5.  從農場到終端產品的綜合授權,以確認價值鏈上的相互依存性與實際的夥伴關係;

6.  實行實際價值與公平訂價以內化成本,提供透明化的資訊予消費者與決策者,將農民視為全面性的夥伴(full partner)。

 

Leu將這些概念簡化為有機農業 3.0 (Organic 3.0),其概念包含市場的干涉(market intervention)、廣泛的對話(widespread conversation),以及提高生產效益(performance improvement)。

 

 

結語

「有機」是全世界農業部門成長最快的產品(multi-product),有機農業透過可再生特性改進了人類資源使用的方式,使得農業不再僅是破壞資源或造成資源枯竭。有機農業因此更進一步地,使農業部門變得更加具有韌性與可再生性(regenerate)

儘管內格羅斯島發展至今,已經有不錯的表現,但依然有很多的進步空間與潛力待發現。Leu認為就內格羅斯島的主要農產品──糖來說,內格羅斯島應利用其有機糖高於世界糖價格5倍的優勢,擴大有機糖的產量,以提高獲利。

如同其他產業的發展進程,當其他地區的有機產業逐漸崛起時,對內格羅斯島最重要的事,是如何訂定策略計畫以因應可預見的有機產業競爭。

 

 

資料來源:

Seufert, V., Ramankutty, N., and Foley, J. A. 2012. Comparing the yields of organic and conventional agriculture. Nature485: 229-232. 

Ponisio, L., C., M’Gonigle, L., K., Mace, K., C., Palomino, J., de Valpine, P., Kremen, C. 2015. Diversification practices reduce organic to conventional yield gap. Proc. R. Soc. B 282: 20141396.

Lowder, S., Raney, T., and Skoet, J. 2014. The global distribution of smallholder and family farms. URL: http://www.cgap.org/blog/global-distribution-smallholder-and-family-farms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