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ques Rancière:國族陣線的實用弱智

Jacques Rancière國族陣線的實用弱智[1]

譯者:莊士弘 台師大英文所博士生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原文譯自:Jacques Rancière: The Front National’s useful idiots

 

Jacques Rancière

Jacques Rancière

 

根據法國哲學家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的想法,有一群所謂的法國「共和的」知識份子有時對國族陣線(Front national)敞開了大門。在一場與埃遜曼(Éric Aeschimannm)的訪談中,洪席耶指出普世的價值何以被濫用,為排外言論所服務。[2]

 

三個月前法國開始為以「言論自由」及「共存自由」上街頭而最近地方選舉也顯示國族陣線有著斬新的突破在您看來,您是如何分析這兩件極為矛盾事件的發展

我並不是很確定有什麼矛盾。顯然大家同意譴責一月的恐攻事件[3],並且大家也欣然面對後續的大眾回應。但大家一同表現出捍衛「言論自由」的樣子,讓一種困惑不斷持續。事實上,言論自由規定了個人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同時也禁止國家不能阻礙不同的意見。但《查理週刊》一月七日的攻擊蔑視的是截然不同的原則:就是,你不能因為你不喜歡他們所要說的,就可以濫殺無辜。就是這個原則讓人們能一塊生活,並且尊重彼此

但我們己然忽略這個問題,反倒以言論自由的極端化認識整件事情。由此,我們為這項造勢活動添加了新的篇章,因為該篇章好幾年來使用普同價值,以便加以取消部分民眾的合法地位,同時反對這些「好法國人」-共和黨員,國家世俗主義者,以及言論自由-讓移民不可避免地被視為的社群主義者、伊斯蘭教者、排外者、性別主義者、落後者。

我們常援引普世主義作為我們共同生活的共同準則,但普世主義早就被充公及操弄。由於普世主義被轉換成某個群體特徵,它的作用就是對某個特定社群的指控,尤其是經由對抗穆斯林婦女頭巾的狂熱宣傳。而[2015年]一月十一日卻無法克服普世主義的出軌。這些無差別的遊行集結了支持共同生活原則的人,以及表達排外情感的人。

 

 

您的意思是說那些支持共和世俗(républicain laïque)的模式剛好為國族陣線舖路嗎

人們告訴我們,國族陣線是「去妖魔化的」(«dédiabolisé»)。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這個政黨拋棄那些過於種族歧視的成員嗎?是的,但國族陣線的想法,與受尊重、部分屬於共和傳統之間的差異消失了。

這二十年來,有些所謂左派的知識份子,後來反倒成了為仇外或種族歧視服務的論點來源。國族陣線不再需要說外來移民要搶我們的工作,或是說他們是暴徒,僅要說外來移民不是那麼世俗主義,他們並没有共享著我們的價值,他們是社群主義者便足夠了…..。

世俗[4](laïcité, 所有人的共同準則、男女的平等)作為最高的普遍價值儼然成為區分「我們」的工具(遵循這些價值的「我們」vs. 不遵循這些價值的「他們」)。國族陣線大可不沾鍋地去說那些仇外的說法:用某種道貌岸然的方式論述仇外,其實是共和主義者提供的。

 

 

若我有跟上您的話,「世俗」(laïcité)這詞的意義己經被曲解了。對您來說,這詞是什麼意思呢

在十九世紀。「世俗」對共和主義者來說,是某種的政治工具,是足以從箝制他們的天主教廷中獲得解放的學派(尤其是1850的《法露法案》[5])

所以「世俗」這個概念指的是特定方式的集合,用來摧毀這個帝國。但自從 1980年代開始,人們選擇這個概念來做為偉大的普遍原則。「世俗」原本是被視為制約國家與天主教廷之間的關係的。在此,這天大的操弄就是將「世俗」轉化成人人必須聽從的規定。現在不是國家必須世俗,而是人們得要世俗。

你如何說,有人違反了「世俗」原則了呢?我小時候在參加莊嚴的領聖餐儀式,當我們去找非天主教的朋友時,我們會帶上領聖體者的臂章,發著照片。[6]没有人會認為這會為「世俗」帶來危險。同時,「世俗」的重點就是提供的資金:為國立學校來籌措公共的基金,為私立學校來籌措私人基金。

公立與私立學校之間關係的「世俗」己經被埋葬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控制人們舉止的「世俗」,並以該成員的外表來污蔑部分族群的人。有部分的人甚至將這種狂熱推到要求法律禁止在有小孩的地方戴著頭巾。

 

 

而想污蔑這些人的意念到底從何而來呢

這有許多不同的原因,有些是與巴勒斯坦問題有關,以及在法國所滋養出來各種雙方互不相讓的型式。但也有個「左派的憤恨」(«grand ressentiment de gauche»)-在1960-1970年之間所孕育出,並在所謂「社會」黨掌權後而毀滅的希望。

所有共和的、社會的、革命的、進步的理想倒轉過來反抗自己。他們變成他們以往被視為的反面:他們不再為平等而武裝戰鬥了,而是反對那些似乎是「蠢貨」或「落後者」而裝起了歧視、不信任、鄙視。由於我們無法打敗日益升起的不平等,我們就非法化那些蒙受此難的人們,以合法化這些不平等。

我們思考馬克思主義批判的方式早己被翻轉,正當化了譴責民主個體與全能的消費者:亦即,譴責最無法消費的人們……被翻轉成反動式思想的共和普遍主義,由於污蔑了最窮的人,所以也是同樣的邏輯。

(編按:根據Rancière的思考脈絡,上述應指當民主出現問題時,人們慣於譴責選民的智力不足;或是經濟狀況有問題時便譴責人們不消費,等忽視結構因素,將宏觀問題化約為個體的問題的現狀。若有他解,歡迎留言補充。)

 

 

反對穆斯林婦女的頭巾-巾顯然遠不是婦女解放的標誌-的正當性不足嗎?

問題是,我們要了解公立學校的目標是否為解放女性。在此,難道它不也要平等地解放工人,以及所有法國社會被宰制的群體嗎?社會存在著各種各樣的束缚,有社會的、性別的、種族的。反動的意識型態原則是確立某個限定他人的特定屈從型式。

曾經指控女性主義是「搞小團體」(«communautaire»)的同一批人,後來學會用她們自己所謂的「女性主義」來反對的穆斯林婦女頭巾。

當然,在穆斯林世界的女性地位是有問題的,但首先,必須由這些被關心的女性自己決定,什麼對她們是壓迫。總括來說,受壓迫的人必須對抗自己的壓迫。我們無法為這些人來解放

 

我們回到國族陣線的問題您常常批評「人民」(«peuple»)的概念本質上就是種族主義的說法在您看來,使外來移民成為種族主義的受難者的原因主要是來自「上層」而較少是來自「底層」:針對他們的人臉辨識系統(種族歸納)、將他們趕到郊區周邊或是擁有外國姓氏的人民要找工作或住所是難上加難。但是當有25%的選民支持停止建造清真寺的政黨難道這不顯示排外的衝動仍在法國國民之中嗎

首先,我想說排外的衝動其實是超越極右派選民的。於1962年3月19日[7]更改路名的國族陣線的市長,與要我們教授殖民主義正面面向的人民運動聯盟黨(法語簡稱UMP)[8]當選人,或反對學校餐廳提供無豬肉菜單的前法國總統薩科奇,或欲圖將包頭巾的青少年逐出大學所謂「共和」知識份子——試問,他們的差別在哪呢?

另一方面,若我們將國族陣線的選票化約為種族歧視或排外想法的表達,又似乎過於簡單了。國族陣線比較不是群眾情感的表達方式,它反倒是法國政治生活結構的結果,係由第五共合憲法所組成的。這個政體(régime)允許以一少數群體以民眾之名治理,但它還是很機械地開啟一個的空間,讓不同的政治傾向足以宣稱:「我們不是他們遊戲中的一份子。」

在法國共產黨與左派解體之後,國族陣線占據那個位子。關於一般人民的「根深蒂固的情感」,那它所採取的措施是什麼呢?我只想指出,在法國,没有與德國仇外運動PEGIDA[9]相對的運動。我不相信這樣的情境與三O年代可以相比擬。我也没看到在法國有著戰間期間的極右派民兵。

 

 

那您似乎不認為有任何對抗國族陣線的需要. . . . . .

我們要對抗的是,生產國族陣線這個結構,以及以譴責國族陣線來掩飾政府精英與知識階層快速右派化的策略(tactique)。

 

 

難道您不擔心國族陣線將可能掌權嗎

打從我將國族陣線視為是我們體制邏輯不平衡的結果,我比較偏向認為那是因為它將整合進系統中的核心。國族陣線與系統性的力量之間已有著極高的相似度。

 

 

若國族陣線上台,那將會為在法國社會中最脆弱的外來移民帶來明顯的後果,不是嗎?

或許是。但我看不出國族陣線能組織起大規模的驅逐行動,能將好幾百萬的人送回他們「原來的地方」。國族陣線並不是一小撮的白人對抗移民的議題,其選民涵蓋社會的各行各業,其中也包涵移民的族群。所以,當然,國族陣線可能會有一些象徵性的行動,但我不相信國族陣線與人民運動聯盟黨組合的政府與人民運動聯盟黨政府會有多大的差異。

 

 

在選第一輪之前,瓦爾斯(Manuel Valls)批評法國知識份子都「睡著了」「知識份子都到哪裡去了?這國家偉大的良心都哪裡去了?原本文化圈的男男女女都應該站出來的那所謂的左派到哪裡了?」他如此問您關心如此的說法嗎

社會學家問:「左派到哪裡了?」答案很簡單:左派就在社會學家所帶領的地方,也就是虛無(néant)。社會黨的歷史角色己經成為去扼殺左派。任務結束了。瓦爾斯問,知識份子在做什麼. . . . . .坦白說,我看不出像他那樣的人有什麼資格來批評那些人。他批評左派的無聲,但事實上,這幾十年來,有些知識份子己經講很多了。他們被捧為明星,甚至是聖人。他們很大程度上是使充滿仇恨的選戰圍繞在頭巾與市俗(laïcité)議題上。他們其實也講太多了。

我想再說的是,訴諸知識份子就是訴諸於愚昧的人們,並且扮演著知識發言人的角色。因為人們只能接受反對那種被表現得既笨又落後的人民如此的角色。

我們最終回到了這個永恆的對立:「己知」的人與「不知道」的人,而若我們想要對抗這個輕蔑的社會-以國族陣線為唯一特定表達方式的社會,這正是我們必須打破的。

 

 

但是還是有些知識份子也包括您在對抗法國思想中向右傾的人難道您不相信知識份子的言說嗎

我們不應該等待有些人來解開這個情勢。解開情勢只能發生在群眾的民主運動,而此民主運動也不會因為知識份子本身而獲得正當性。

 

 

在您的哲學著作裡您指出從柏拉圖以降西方政治思想有著試圖將「己知」者與「不知」者區分的傾向一方面受教的理性的有能力的並且以治理為志業的階層另一方面大眾的階層他們總是無知的也是自己慾望的受害者而他們的命運就是被治理所以這樣的分析能對應在現實情境之中呢

長久以來,治理者總是將自己精心打扮成見多識廣的階層來合理化其權威,如:謹慎、節制、智慧. . . . . . 今日的政府以科學、經濟的方式來自居,並且宣稱只應用其所聲稱的客觀、不得不的法律——而該法律就很神奇地符合執政階層的利益。

但我們己經看到經濟災難及地理政治的混亂,那是四十年前的大老執政者與新的經濟科學遺留至今的。原本被視為有為,卻是無所為的表現,很容易就引起其執政底下人民的鄙視。而被視為無能的民主能力的正面表現則是另一回事了。

 

 

 

註釋:

[1]  Rancière, Jacques. Interview by Éric Aeschimannm. “Jacques Rancière: The Front National’s Useful Idiots.” Trans. David Broder.Verso Books, 10 Dec. 2015. <http://www.versobooks.com/blogs/1936-jacques-ranciere-the-front-national-s-useful-idiots>. 其法文可參考以下連結 “Jacques Rancière : « Les idéaux républicains sont devenus des armes de discrimination et de mépris »
<https://campvolant.com/2015/04/04/jacques-ranciere-les-ideaux-republicains-sont-devenus-des-armes-de-discrimination-et-de-mepris/>. 所幸譯者能找到此訪談的法文原文,所以內文的分斷以法文為主。

[2]  譯者註:這段文字為英譯版Mike Watson所作之序。

[3]  譯者註:即發生於2015年1月7日位于巴黎巴黎十一區的《查理週刊》恐怖攻擊事件。

[4]  讀者可參考陳逸淳的的說法<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公視新聞網》2015年01月19日,以便更好了解世俗主義的概念。陳逸淳說:「政教分離的政策是一種世俗主義,指的是任何宗教信仰的象徵都不能進入公領域之中,只能停留在私領域裡頭。例如,在公開的校園中不得宣揚宗教思想,也不能穿著具宗教象徵的衣物或首飾,例如十字架、伊斯蘭頭巾、猶太人的禮帽等等;在求職的場合不得要求應徵者表明其宗教信仰等等。但在私領域之中的個人信仰自由是受到嚴格保障的。例如,法國境內的五百多萬穆斯林在職場學校中同樣可以進行齋戒活動,女性穆斯林在日常生活中可以配戴頭巾等等。」

[5]  la loi Falloux;譯者參考王秋絨(2012)在<法國教育研究的評析>中對<法露法案>的詮釋:1850年的<法露法案> (la loi Falloux),則強調以「公民」及「品格」教育,取代原來受到教會宰制的「宗教」及品格教育。(12)

[6]  譯者註:把圖片分發給別人是天主教的促進活動,分發的是天主教有關圖片或者有圖片形式的天主教小廣告

[7]  譯者註:這一天是法國對阿爾及利亞的停戰日,也是阿爾及利亞的獨立日。

[8]  譯者註:該黨往往被視為中間偏右的政黨。

[9]  譯者註: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德語:Patriotische Europä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縮寫作PEGIDA;或譯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是2014年從德國興起的一個政治運動,於2014年10月在德勒斯登發起,往往被視為極右派或新納粹。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