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3-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搶先看!part1)

 
 
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王道還教授

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王道還教授

撰文 / 陳姿吟(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

近年隨著醫療科技之發達及衛生觀念之提升,人類的平均壽命已有顯著增加的趨勢,歷史上著名的幾次防疫經驗對此亦有所助益,100年5月10日北區第三次自由論壇即以「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回顧過去幾年的防疫經驗」為主題,探討這些防疫經驗究竟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與省思。本次論壇於國立台灣大學凝態中心暨物理系館312會議室舉辦,與會人士包括高涌泉教授(論壇召集人)、陳竹亭教授(計畫主持人)、孫以瀚教授、王榮麟教授、苑舉正教授、張文貞教授、王道還教授、周成功教授、何美鄉教授、郝玲妮教授及趙丰教授,共計十一位學者與會。

論壇首先分別以兩場專題演講揭開序幕,中央研究院史語所王道還教授以「學界與社會的關係-從SARS談起」為題,分享自己在SARS期間的觀察與心得。王道還教授率先指出現代醫學直到十九世紀才成熟,而最關鍵的突破就在醫學界的“magic bullets”(特效藥),尤其是1942年開始量產的盤尼西林(抗生素),它是一般大眾所公認的“magic bullets”,也是促使現代醫學到達高峰的里程碑,然而1918年的大流感(The Deadliest Pandemics),卻曝露出現代醫學的無能。1917年美國人民平均壽命約為51歲,1918年暴發大流感,平均壽命急速遞減至39歲,官方統計數據更顯示在四個月之內,死亡人數超過五十萬人。大流感來的又急又快,它是真正的Plague(原意為黑死病或鼠疫,引申為突然暴發的急性、致死的傳染病),美國政府幾乎措手不及,王道還教授指稱,這就是所謂的「來勢洶洶」,也就是某一疾病週一造成第一個死亡病例,下週一就造成第一百個死亡病例,1918年的大流感正是此種情形。如依此標準進行檢視,不論是1976年豬流感、1981年所發現的AIDS(至今正好屆滿30年)、2003年禽流感(H5N1),或是2003年的SARS,都不足以稱上是「來勢洶洶」。回顧SARS風暴,2002年11月廣州出現非典(非典型肺炎),三個月後「才」傳入香港,WHO並於2003年3月正式取名為SARS,在人口大量流動出入的香港,傳播時間也需要三個月,從這個數據來看,SARS從來就不是Plague,也從未「來勢洶洶」,當時我們其實是有充分的思想及資源去面對它,然而當年卻在台造成一股恐慌,政府、學界、社會乃至於媒體皆面臨失控的狀態,在SARS經過八年的今日,我們應該如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教授所說的,「SARS對生命的傷害微不足道…我們應該解釋為什麼非典有那樣龐大的經濟殺傷力」,或許轉移關注焦點,冷靜面對SARS所引發的核心問題才是最重要。

抗SARS權威何美鄉教授

抗SARS權威何美鄉教授

王道還教授提供了一個全面而嶄新的視野,且啟發我們在面對新疾病時是否過度恐慌的反思,抗SARS權威何美鄉教授在演講前回應了王道還教授的演講,談及美國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在SARS期間即指稱“media is out of control”,而二十或二十一世紀的醫學也的確還不足以使我們面對新傳染病時,採取迅速而正確的反應措施。何美鄉教授談及她曾訪談一位於SARS期間護送SARS病人就醫而感染,最後得以痊癒的一位醫學院的學生,這位學生形容當他感覺到自己發病且並不是一般的感冒發燒時,除了求助醫院,也告知自己的教授,教授冷靜而壓抑的態度讓他感覺到這應該不是一般的疾病,是以雖然SARS並不「來勢洶洶」,然而對於一個全新的疾病或病毒,人類的恐慌在所難免,醫護人員的壓力與緊張也充份表現出他們的專業,足以辨視這是一個全新的疾病。

一個從外地進入,經由傳染的全新疾病在醫學上稱之為「新興感染病」,每一位傳染病專家針對新興感染病雖然無法完全掌握,然而仍舊可以同時考量傳播方式與死亡機率,並從腦中的幾項醫學分類來採取防疫措施。何美鄉教授將「防疫」定義為:數個階段的作為,包括資訊的收集與平時的監測、防疫政策的形成,而防疫政策的形成又可再區分為風險評估(Risk Assessment)及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兩步驟。再回過頭來檢視我們的SARS 防疫措施,舉凡隔離、戴口罩等,都是在對「新興感染病」無法全盤了解的情況下所採取的謹慎態度與作法,在二十一世紀裡,通常大部分的人所記憶的是防疫政策的執行,僅有少部分的人對疫病的直接危害有所記憶,這清楚的顯示現代人對於防疫的態度及極高的標準。

霍亂(cholera)的問世也曾引起一陣恐慌,當下人們對它毫無知悉,並不知道只要多喝水、多休息即可康復,從霍亂到SARS,或許可怕的並不是疾病本身,「未知」才是我們真正所恐懼的。而當時的防疫政策係根據當時所擁有的知識與資訊所施行,無論如何,不該貿然的「事後諸葛」,每次防疫的經驗都能促使下一次的防疫措施更上層樓。

(待續)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 說:

    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