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2:「關於老化」之跨領域討論 part1

論壇主題:掀開老化的秘密VS.肯定老化的意義

對談PART1:社會學觀點及語言學觀點

影片剪輯:林怡文、黃鈺婷

文字編輯:黃鈺婷

社會學觀點 看看當代社會的處境(臺大社會系吳嘉苓)

我以前看有錢國家他們關心的事情其實是active aging,大家活的長沒關係,可是不要是在病床上面,就是保持活力,有朝一日該死的時候就死了。我不知道這方面科學上的成就是甚麼,有些人討論生活型態,他們可以活得很好,然後馬上結束生命,而不是人類延長壽命的時間,其實是延長品質很差的壽命。

我有一個跟性別有關的comment,我覺得剛才舉正,他講的Plato我覺得是非常男性的版本。對女性來講的話,他可能一直都非常的balance,所以那種焦慮可能有一種男女的差異。比如說男女的婚配是要男大女小,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父權的原則,那按照壽命來講的話,我們系上孫中興表示,男大女小的婚配原則,就是讓女性守寡9年,平均來講我們台灣女性是高於男性六歲的。那表示說大部分的男性在晚年是有女性的配偶照顧的,這是第一順位。第二順位可能就是媳婦、女兒。在照護上的品質,其實就是有特定的性別去照顧另外一個性別。

最近日本社會學家上野清賀子他出版了兩版本書都非常的暢銷,叫《一個人的老後》,他先出女人版,他發現女人即使單身,單身不見得是離婚或喪偶,你有一個伴侶也可能形同單身。他們其實可以安排生活,過得相當不錯,大部分就是女性的情誼,發展各種活動。他發現比較慘的是男性,因為他出了男性版的《一個人的老後》,男性比較沒有社群感,一直再建立競爭,到老後,家人也很嫌棄他,朋友也不見得能夠當朋友,特別是退休之後那種失落感,男性要比女性來的高。剛剛舉正呈現的那個柏拉圖的picture,我覺得也不如也多看看當代社會之下我們身處的處境。

社會學觀點 老人真的不被重視嗎?(臺大社會系陳東升)

剛剛我們舉正兄說,古代老人都被重視現在都不被重視。我再講另外一個例子。我們現在台北市蓋了很多運動中心,八點到十點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免費,兩點到四點也免費,這個反應了一個甚麼樣的問題?我們有很多很好的設施,可是我們小孩沒有免費,十二歲國中高中的小孩沒有免費。那你知道我們老年人口其實是越來越多,那年輕人他是要很辛苦的去工作,去奉養那些領退休金的,領各式各樣福利的這些人。所以這裡面如果按照人口的結構跟趨勢,還有財富累積的方式,年輕人跟老年人之間的落差,其實財富上是越來越大。所以大概一個月前,紐約時報寫了一個報導在講日本。日本的年輕人很像覺得沒有甚麼太大的希望,好的職位都被老的人占據了,就像美國的大學也不用退休,所以都被他佔去,年輕人他能夠做的工作再怎麼優秀,他報導的一個例子是得過甚麼德國美國的汽車設計獎的一個設計師,他在日本找不到工作,都只能兼差而已。他覺得未來可能性沒有甚麼希望。

我的意思是這個是一個社會的結構跟條件,我們也不能不重視。我們必須要知道說現在的老人是不是真的像我們想像的被歧視,過的那麼不好,至少我覺得軍公教在物質條件上面,在很多的地方其實是過得還滿不錯的。第二個是說,如果我們現在年紀大的跟年紀輕的,沒有理解到現在的社會的條件跟狀況的話,我覺得彼此之間的對立是會更為嚴重的。運動中心那個是一個甚麼樣的例子呢?那個是一個資源分配的例子,我如果再講更嚴肅一點的話,我們現在很多人領退休金,你知道台大,老師大概兩千多人,在領幾乎全職薪水的幾乎五千人。那我們教育界在國中小學工作的老師,很多四十幾歲就退休了,現在在領退休金。大家都知道我們的教育資源是不夠的,我們的小學生國中生他們得到的教育資源都是不夠的,但是我們有很多人都在享受這個公共的資源。享受的結果是讓這些年紀很輕的小朋友,他沒有甚麼太多的可能性。那你說這個是叫做在歧視老人嗎?是不是歧視是另外一個問題,可是至少在這整個社會的結構,在資源分配上面,我覺得是對於未來年輕的世代是不利的。

語言學觀點 老化作為動詞的當代性意義(臺大外文系張小虹)

如果老化做為一個動詞的話,那麼在當代最能夠形塑老化論述的東西,部分來自科學,大部分不來自哲學,其中一個最大的關鍵是來自於資本主義,所以我覺得如果周老師說老化是文明的產物的話,我覺得如果說它要是一個比較政治性或歷史性的講法的話,我們應該說當代,老化是一個政治的產物。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我們剛剛好像都很順理成章地認為說,好像只有老年人才會關心老化的問題,或是說中年人即將步入老年,比較擔心老化的問題。可是在當代資本主義,簡單的說,他們說你零歲就要防曬,因為他們認為說對皮膚的老化,最大的傷害是來自於紫外線,現在整個喊出的口號不是說你到了三十歲要防曬,四十歲要防曬,零歲就要防曬,也就是說你一出生你就進入了老化的過程。以當代的整個資本主義的論述來說的話,老化的年齡其實從小孩子就已經開始要做。甚至青少年就要開始做。我們過去覺得四五十歲的人才在做的這些保養的動作,現在變成十幾歲的人就已經開始做。所以我覺得我們對於所謂老化的認知,應該要一個比較當代性的意義。如果說我是一個又老又醜,可是充滿智慧的老男人的話,我真希望我活在希臘時代,因為只有希臘時代,才會讓這種美少年愛上這個又老又醜卻充滿智慧的老男人。在當代我們常常開玩笑,如果是在gay的圈子裏頭,常常聽到二十歲就已經老的不得了,所以我們對於老化作為一種動詞的想像的話,真的不能夠就是說回到一個我們對於老年人的想像。

語言學觀點 資本主義的老化論述(臺大外文系張小虹)

我想要回應一下,我一直不覺得老年是等同於老化。因為這兩個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我還想提一個問題就是從剛剛聽到現在,我覺得我們把一輩子整個來看,譬如說童年啊青少年壯年中年老年,那個一輩子的整體觀,在當代談老化問題的時候,簡單的說沒有那個整體性的概念。我覺得資本主義在談整個老化論述最可怕的地方,是它讓老化完全碎裂化,隨著碎裂化,我們傳統對於線性的這種生命的歷程,其實已經完全時序錯亂了。現在整個老化論述他讓一個人的身體上面,有十幾個不同的時鐘,每個行經的方法是不一樣的,譬如說六十歲我可以去拉皮,讓外觀上面看起來像四十歲,可是我的體力也許已經爛到七十歲。這已經不是說傳統青春之泉你喝下去就會變得年輕,現在是青春之滴,它可以針對局部、針對碎裂的片段去做修補去做改進。像我每次去看劉德華的照片,我會覺得簡直是太恐怖了,你會覺得說他整個從他的外型打扮,然後他皮膚的狀況整個的造型,你會覺得說那裏頭有整個生物時鐘完全混在一起,而且他那麼多的時鐘彼此之間的不協調太明顯。

語言學觀點 從語言的建構與解構看老化的意義(臺大語言研究所江文瑜)

語言是建構我們思維最大的方式,那如果語言把老化建構成一種疾病,那我們一定很害怕。我們在語言學裡面講到說,語言它既建構事實,它改變我們的思維。那另外一種方法,是你重新建構什麼是reality,我覺得說如果更多人知道說老化是被建構成疾病的,我們都要抗老不會說要去抗年輕。表示說我們對老這個字,賦予它非常負面的形象。所以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說,我們透過更多人的理解去把這個老重新建構甚至包裝。成為另外一種比較正面的。像我剛剛提到說counterclockwise這本書,它裡面就提到說,像cancer這個字,我們其實賦予非常多負面,以至於我們非常害怕。事實上cancer這個東西,我們現在有很多新的想法,它其實不是病,它事實上是給人類最後一個提醒,你該去改善你的身體。那我們如果把cancer不要建構成疾病的時候,它的觀念可能會整個改變。所以我提出一個看法就是說,我們是不是可以透過媒介,不斷去提醒說,老年這種東西事實上是可以被改變。那我們從語言學的角度它的確是可以被重新建構的。因為語言既然可以建構它也可以被解構。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 說:

    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