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讓我們期待更好的貿易協定以及TPP的消亡

翻譯:Gem Wu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系 學生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In 2016, let’s hope for better trade agreements – and the death of TPP"

原文作者:Joseph Stiglitz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跨太平洋經濟合作夥伴協議(TPP)有可能是幾十年來最糟的貿易協定

2015年對全球經濟來說是難忘的一年。不僅僅是整體表現讓人失望,全球經濟還出現了巨大的變革—變得更好,同時也變得更壞。

 

最值得注意的是上個月的在巴黎達成氣候協議。光就協議而言,它離限制全球溫度在高於工業化前2度的目標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但它仍讓大家了解到:世界正無可避免地往綠色經濟邁進。在不久的將來,石油燃料將會化為過往雲煙。也因此,現在投資煤炭的人即是陷自己於險境。越來越多環境友善的投資脫穎而出,我們可以期待這些投資者們,能夠抵消煤炭產業—即使讓整個世界陷入危機也要擴增他們當前的利益—的強大遊說。

的確,遠離高碳排經濟(以煤炭、天然氣、石油為利益導向),是全球地緣經濟秩序的其中一項變遷。此外,中國在全球的需求以及生產高漲,也不可避免地帶來許多重大的改變。由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設立的新開發銀行,也在當年開始運作,成為第一個主要由新興國家領導的國際金融機構。另外,即使在歐巴馬的反對下,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也設立完成,並在這個月開始營運。

美國確實花費更多心思處理和人民幣相關的事務,如未阻礙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納為特別提款權(SDR)[1]作為儲備資產的系列貨幣之一。另外,歐巴馬政府同意適度調整中國與其他新興市場在IMF的投票權的五年之後,美國國會終於同意這項對新經濟實體初步認可的改革。

Joseph Stiglitz at Asia Society New York

Joseph Stiglitz at Asia Society New York

去年最具爭議的地緣經濟決策與貿易有關。歷年來過於消極到幾乎被遭人遺忘的會談,世貿組織(WTO)的杜哈回合貿易談判[2]—始於解決先前貿易協定偏向已開發國家的狀況—悄悄地被埋葬。

美國的偽善:一手舉著貿易自由的大旗,另一手執意掏錢補助棉花以及其他農業貨品,為多哈協商設立了不可跨越的阻礙。在全球貿易會談的場合,美國和歐洲利用一個個有所重疊的貿易集團以及貿易協定,採取分治的策略。

也因此,原本目標為全球的自由貿易體系,變成了不協調的貿易體系。太平洋與大西洋區域大多的貿易都受到協定的規範-這些多達數千頁充滿著複雜的原產地規定的協定,與貨品自由流動的基本原則與效率相違背。

美國結束了將產生數十年來最糟的貿易協定—TPP—的祕密會談後,接著便要面臨一場艱苦的批准歷程,因為民主黨前幾名總統候選人和許多共和黨人開始提出反對聲音。貿易規章其實不是主要的問題,但在「投資」章節,嚴重限制了許多的環境、健康與安全規範,甚至是會重大地影響總體經濟的金融規範。

特別是,投資章節賦予外國投資者透過國際私法控告政府的權利,當他們認為政府違反TPP規章(寫在6,000多頁裡)就可以提告。

過去,國際仲裁法院將外國投資者要求的「公平及合理之待遇」[3]作為使新政府規範無效的基礎-即便這些規範並無歧視,甚至僅是用以保護公民免遭新發現的異常所傷害。

協定本身之繁雜,讓財力雄厚的企業得以用所費不貲的官司慢慢侵蝕財政困難的政府,即使用來扼止溫室氣體的規範也是脆弱不堪的。只有關於煙草的規範看起來安全(針對烏拉圭與澳洲要求適當標示健康危害的官司已經引來太多負面觀感),但在其他的領域是否仍可能產生大量的訴訟仍是個疑問。

更甚者,「最惠國待遇原則」[4]保證企業得以主張任何地主國的最優惠對待。這設下了一場競相殺價的惡性競爭,完全違悖美國總統歐巴馬的保證。

即便是歐巴馬為新貿易條約的辯護,都只顯現出他的政府與新興全球經濟有多脫節。他重覆地表示TPP會決定誰寫下二十一世紀貿易規則,中國或者美國。唯一正確的途徑在於透過透明的管道,廣納所有聲音,一同決定這些規則。

透過由美國企業為美國所撰寫用以治理全球貿易與投資的規範,歐巴馬並未帶來任何改變,任何對於民主原則有所堅持的人,這是不能接受的。

那些企求加強經濟一體化的人有擁護改革全球治理體系的專責:如果涉及國內政策的權力讓渡給了受超國家實體,那起草、實施和執行規則與規範應該要特別注意是否影響到民主。不幸的是,2015年的情形不總是如此。

2016年,我們應該要期待TPP的挫敗,並開啟貿易協定的新紀元,這些規定不應扶強除弱。巴黎氣候公約所展現的進步精神與心態,或許便是維繫真正的全球合作所需要的。

 

 

[1]特別提款權(SDR):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它依據各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份額進行分配,可以供成員國平衡國際收支。它是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source: wikipedia)

[2]杜哈回合貿易談判:世界貿易組織於2001年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第四次部長級會議中開始的新一輪多邊貿易談判,旨在推動全球農業、製造業和服務貿易的自由化,建立更合理的多邊貿易體系。(來自:MBAlib.com)

[3]根據WTO小辭典:「公平及合理之待遇」係指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第十七條(國營事業)關於國營事業之政府進口採購行為的義務。此一義務之效力雖與最惠國待遇之效力不同,但亦指在最大的限度內應給予不歧視之待遇。

[4]根據經濟部能源局:最惠國待遇原則( most-favored-nation-treatment, MFN )

係指 WTO 各會員間應一視同仁,對任何國家(不限於會員)之貿易相關措施,應立即且無條件地適用於其他會員,亦即必須提供會員不低於給予其他國家之待遇。換言之,對所有會員所受的待遇應相同,不可有歧視待遇。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