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藥者個案訪談

逐字稿繕打:Eva Lin

 

編按:用藥者在在地的認識脈絡裡,通常是帶有負面意涵的名詞,但是每一個背負在污名之下的並非只是一個名詞,而是一條條活生生的生命。

此篇訪談內容可讓人窺見用藥者赤裸裸的生命史,以及面對污名與法律加諸的影響,此一歷程是如何的無力與複雜。

訪談者:

首先想了解一下當初你進入司法系統的原因是什麼?

受訪者:

那時候好像我才國⼆的時候,剛好遇到媽媽過世,然後就是⼀時很難過,就想說用這種⽅式,看能不能先暫時忘掉那種難過,結果就是那⼀次開了毒品派對,我們就是總共七個人一起吸食毒品。可能中間有兩個人回家之後被抓到,結果他們就把我們每個都說出來,之後少年隊就叫我們去驗尿,驗尿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開庭。那一天分別開了兩次的庭,第一 次是連家長一同;第二次是我們少年一個個進去開庭。開庭完之後的結果就是保護管束三年。我媽過世之後其實那段時間我還蠻渾渾噩噩的,還是一樣有吸食,而且比那一次還要嚴重,會吸食到整個人的神經變得很錯亂,就感覺像行屍走肉。

 

訪談者:

當時因為涉及毒品的原因你進入了司法系統,你覺得這對你的生活的影響是什麼?

受訪者:

有時候人際關係就是說家人這方面,因為家人那時候想說媽媽已經過世了,而爸爸在這方面沒有多說什麼,但可能因為爸爸的管教方式很嚴格,所以親戚們覺得爸爸是不以為意,他就只是說:「不要再吃那個東西」。可是小阿姨覺得:「噢!我們幹嘛去碰那些毒品?」她說如果你想要趕快脫離這種生活的話,就儘早不要再碰這毒品。

 

訪談者:

所以好像開始對於你的人際關係產生很大的影響,家庭關係的部分呢?

受訪者:

家庭關係是還好,雖然有時候常常都會吵架,然後爸爸都會把這些事情拿出來講,然後我就會很難過,因為他說:「你就去交那些亂來的朋友、去碰那些不好的東西」類似這樣子的話,而⼩小阿姨她知道我們好像並不想這樣,所以就不會再提起。

 

訪談者:

那時候家庭的經濟狀況怎麼樣?

受訪者:

不好,我爸爸是自耕農,但是他的田不是很大,因為都是分散開來的。他種米,可是有時候我有遇過很多次狀況,就是他叫⼯人來收割,可是都沒給⼯人錢,

搞到⼯人來家裡要錢。我就覺得說你既然叫工人幫你收割的話,那你就要給人家錢。他就說好,結果最後就給。因為我爸也沒辦法給我大量的錢,就是滿足生活的需求。他就是什麼都不講,但你知道他就是很省。

 

訪談者:

這樣子的家庭狀況會讓你覺得有什麼樣的感覺?

受訪者:

壓力很大,畢竟如果遇到什麼狀況,我們還是沒有那個能力處理。

 

訪談者:

那家庭對你教養的方式通常是怎麼樣的?

受訪者:

從小媽媽會用念的,但是還是好好說,那種管教方式比爸爸還好一點。媽媽的管教就是不會到打或罵,她會好好講。但如果有時候我們自己小孩子太過分的話,媽媽會罵一下,可是之後就會又好。雖然跟媽媽吵過架,但媽媽的個性都會跟我好好說、好好的溝通。爸爸他不管誰對誰錯,都用罵的、兇的,不聽人家解釋。覺得爸爸屬於比較開放式的管教方式,譬如說我們晚回家或是沒有回家,爸爸會說:「以後出去最好都不要回來」。之前我就覺得這個家只是讓我們睡覺的地⽅,沒有溫暖。從媽媽過世之後,好像也蠻常吵架的,吵到感覺整個房子都快被我拆掉。

 

訪談者:

你會主動想要跟爸爸吵架嗎?還是因為有什麼事件所以才導致吵架?

受訪者:

因為很多事情,像是今天我打掃好房子(家裡通常都是我在打掃,姊姊因為不喜歡住在家裡,所以自從媽媽過世之後,她回來是住在嘉義,我是自己一個人住在新港),然後因為我通常很喜歡乾淨,所以有時候看到什麼地方亂了我會去整理。可是整理完之後,有時候我出去吃個飯或是跟朋友聊個天回來又亂掉了,我就說:「爸你整理一下,我剛剛整理過了」。

結果我去洗個澡出來,我就說:「你為什麼不把那個丟掉」,他就說:「那不是我用的,為什麼我要丟掉」?

我說:「我整理這麼多你幫我丟一 下不行噢」?

他說:「隨便你!那又不是我的事情」、「碗丟著也不洗」等,就是說我什麼事都不做,什麼事都擺爛的小孩。

我就說:「碗沒有說我不洗,我是說等一下再洗」。

 

訪談者:

就是有很多的指責、很多責罵。

受訪者:

對,他常常這樣子,我也常常忍,但是忍到一個地步會受不了,所以不是我想要跟他吵,是我真的受不了。我覺得雖然我們是家人,但是如果你對我有不滿的地方,你應該跟我講。我有出車禍過, 好幾次傷口有比較好時,他又跟我吵架,把我推倒在地上,因為我沒辦法支撐,結果膝蓋跪到地上時很痛。

訪談者:

就二度傷害。

受訪者:對,然後還有第二次要把我推去撞牆。但是可能因為說他是不是喝酒喝到頭腦有一點精神不對了。但是他有時候好、很好很好,可是他有時不好的時候就感覺好像是,我們這些女兒就是應該都被他罵,所以媽媽過世之後,可能他也不知道我會有多難過吧、不會想這麼多,我爸爸是比較不擅長跟小孩子溝通,一旦溝通他會不想講:「不要講了、不要講了,那是你的事情」,他都會這樣說,讓我覺得這個爸爸不負責 任。

 

訪談者:

除了跟爸爸的互動之外,你跟家裡其他的人互動是怎樣的?

受訪者:

姊姊嗎?大姐從我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二姊她因為生重病在屏東的療養院,三姐就是現在有在聯絡的姊姊,我們兩個情況是一樣的。但是她都覺得爸爸比較疼我而不疼她,她有時候會為難我說:「你爸就只會疼你,我好像不是他女兒」。可是我覺得,今天我也很想要爸爸的疼,我也很多次跟爸爸講過這個問題,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來為難我。

 

訪談者:

她怎麼樣為難你?

受訪者:

她就說:「我要跟爸爸拿錢都拿不到,你要拿錢都拿的到,他都對你那麼好,好像我不是他生的」,就是會講類似這樣的話,我都會覺得很難受,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們父女感情好。

 

完整訪談稿請按此下載:訪談少女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