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有用嗎?

翻譯:Bob  國立臺灣大學法學系 學士、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編輯:歐陽巽  跨閱誌編輯

◎ 本文編譯自Can Prison Work

原文作者: Prisoner Ben (一位受刑人)

 

每一年,監獄改革信託基金會都會舉辦徵文比賽,參賽者僅限於關押在英國的受刑人。而本文是2015年評審認為最優秀的作品,由受刑人班先生所撰。

Lashkar Gah Central Prison

 

我被送到監獄的那天,我學會了如何偷汽車

當陪審團的裁決結果仍使我震驚不已時,我從法院被帶到一台白色的巴士上。當時,在車裡另個隔間的罪犯正自吹自擂他如何開走並且如何販賣別人的奢華汽車,像是BMW、賓士等的名車。他使用了一種能夠癱瘓汽車電子防盜設備的電子器具。

在其他隔間我看不到的犯人不停地詢問:「這樣偷車大概要花多久時間?」「它能破解哪種型的電子防盜設備?」「我要上哪搞到一個?」,我著迷地聽著這一切。雖然我從來沒有偷過任何東西也從來沒有想要偷東西,但是偷車聽起來是那麼容易。

歡迎來到英國犯罪學院,那些曾想過把所有犯人關起來會讓社會更有秩序的人或許想不到,在監獄裡罪犯不用付租金、擔負責任,除了每天練習偷竊和打架外就無事可做了,監獄儼然成為再度犯罪的職前訓練所。

 

監獄應該負有四個目的:懲罰、威嚇、矯治和維繫公共安全。但是當再犯率接近50%,清楚地顯示出監獄並沒有讓受刑人覺得受到懲罰、被威嚇,也沒有受矯治,反而使大眾暴露於新的險境中。

 

親情的羈絆,安全的家庭和穩定的工作可以使得更生人有再社會化的可能。但是將人關在監獄裡面會撕裂無數的家庭,並且使罪犯失去工作和家園。無怪乎許多更生人會再度犯罪。

社會上越來越多人認可「私生活或家庭生活權」的概念,而它也載寫於歐洲人權公約中。然而,每一年大概有二十萬的孩童,他們的父母其一有時會在監獄中度過。當前的體制忽略了小孩擁有家庭生活的權利。長期來看,這種情感上的傷害會帶來什麼樣的代價?財政的代價肯定不低,這些破碎的家庭會消耗更多社會福利;此外,監獄的每個單位一年大約就要支出四萬英鎊

監禁是兩個世紀前處理犯罪問題的手段。二十一世紀則有許多不同的新方案。衛星追蹤可以使「住所拘禁」變得更便宜且有效;聰明的宵禁可以讓單親父母的罪犯配合學校上下學出門兩次,在懲罰並預防犯人再犯的同時也維護了他們的家庭生活。

關閉監獄所節省下來的經費可用於改造現存機構,將少數不符從規定或對住所拘禁有高風險的罪犯置於改建後的學習工作收容所。全日制的教育與有適當工資的工作,可以達成現行限制監禁體制所無法企及的對犯人的矯正。

 

在我而言,在皮下植入追蹤晶片以執行終日宵禁作為與家人一起生活的代價,何樂而不為。我想,在家裡工作和繳稅而不是待在監獄裡學新的詐術對社會比較有益,而名車車主們應該會同意這點。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日向 說:

    因此,少年觀護所成為更加諷刺的存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