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炒作

作者: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photo via T racy O & U N Women @Flickr, cc License

 

◎ 本文編譯自 The Gurdian: Food speculation: ‘People die from hunger while banks make a killing on food’

 

三年前,馬拉威西部的剛比村村民碰到無預期的饑荒。這種餓肚子跟歐洲人略過一兩餐不吃可不一樣,是那種好幾個禮拜沒吃到東西、深深齧咬人的飢餓,會讓人餓到睡不著、感官遲鈍。

奇怪的是,通常乾旱是南非人營養不良或饑荒的主因之一,但明明沒旱災,市場上也有蠻多食物,為何會有饑荒?連續幾個月來,米和玉米這些澱粉類食物價格衝高到將近兩倍,但不知何故,而且當地的商人也沒有囤積糧食。其他 100 個開發中國家也發生類似的問題,有些人因為缺乏糧食而暴動,政府得禁止糧食出口並大量補貼澱粉類食物。

聯合國和糧食專家們給的解釋是「人因和自然因素混合的完美風暴,導致糧食價格惡性膨脹」,細部原因包括美國農民把幾百萬畝田改種製造生質能源的原料、油價和肥料價格雙漲、中國人改變飲食習慣和氣候變遷引發的乾旱等等。聯合國表示,超過 7,500 萬人因為買不起食物而營養不良。

但是,新的解釋慢慢從商人和經濟學家身上浮現。造成國際次貸風暴的銀行、對沖基金等等同一批金融業者被控利用國際商品市場解除管制,投機賺到幾十億,同時引發糧食價格波動和膨脹,成為世界各地苦難的泉源

 

當糧食的價格衝高到超過 2008 年的紀錄時,我們可以越來越清楚看到每個人都深受影響。英國和歐洲的糧食價格每年漲幅達一成,聯合國還說未來十年裡預期會再上漲四成。

糧食市場裡,節制甚至受歡迎的投機行為一直存在著。農夫可以透過「避險」保護自己的收益不受天災或其他風險損害,或是在作物收成前就先同意收成後以某個價格賣給商人。這種投機行為保障農夫可以獲得一定的收入,能提前計畫往後的投資,同時允許商人獲利。就算收成不好,農夫仍然可以賺到錢;但是收成好時,商人賺更多。

當這種「避險」被強力管控時,可以運作的很好,因為在真實世界的市場裡,真實的糧食價格仍然是由真正的供給與需求決定。但是從 1990 年代中期開始,一切都變了。隨著英美等國的銀行、對沖基金和信奉自由市場的政客強力關說,商品市場的規範逐漸解除,買賣糧食的契約成為「金融衍生物」,可以在跟農業沒有關係的交易商間流轉,虛幻的「糧食投機」市場就此興起,可可、果汁、糖、澱粉類作物、肉和咖啡,和石油、金礦或其他金屬一樣變成全球大宗商品。緊接著,2006 年美國發生了次貸風暴,銀行和商人們一窩蜂趕忙把投資在退休基金和股票上的錢轉移到安全的商品上,尤其是糧食

「我們是在 2006 年頭一回注意到這種糧食炒作的行為。那時候還看不出有多大影響,但2007、2008 年時大家就炒上癮了。」麥斯特資本管理顧問公司的基金經理、2008 年曾在美國國會為投機造成國際糧食價格上漲作證的 Mike Masters 說。「你可以從觀察錢的流向中找到很多強大的證據,我認識的很多交易商也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部分的生意,我猜大概 70% 到 80%,都是投機。」

 

Masters 說,投資銀行嚴重扭曲了市場。「假設有個地方,農作物收成差,剛好又遇到大雨,通常這種狀況下糧食的價格每蒲式耳會漲一美元;但是,如果市場裡有 70% 到 80% 是投機,那價格大概會因為多出來的成本漲 2 到 3 美元。價格波動的幅度因此增加,而且就跟所有華爾街的一頭熱一樣,最後會落得泡沫化的淒慘下場。

紐約戰略投資集團的主席 Hilda Ochoa-Brillembourg 也同意糧食投機市場是塊大餅,她估計農業期貨市場裡,對商品期貨的投機需求從 2008 年起大概增加了 40% 到 80%

不只是澱粉類食物被炒作。2010 年倫敦的對沖基金 Armajaro 買了 24 萬噸的可可豆,相當於超過全球可可豆庫存量的 7%,導致巧克力價格上漲到 33 年以來新高。同時,全球對沖基金對咖啡價格跌落的預期心理,直接導致咖啡的價格在短短三天內就漲了 1/5

聯合國的記者 Oliver de Schutter 對「投機導致糧食價格直線上升」這種說法深信不疑,他說:「麥子、玉米和米的價格上漲跟低儲備量或荒年無關,但是跟生意人在市場上對訊息和投機心理的反應很有關係。」倫敦「世界發展運動」組織的 Deborah Doane 也說:「許多人死於饑荒,同時銀行們也因為糧食賺得荷包滿滿。

聯合國農糧組織對這件事仍不表態。他們在六月裡表示:「除了一些商品真實供需量的改變外,期貨市場裡的投機行為也可能會放大(糧食)價格的上漲與波動。」聯合國的說法背後有 Ann Berg 這個世界上段數最高的期貨商之一撐腰,Ann Berg 主張,要區分商品期貨市場與跟農業有關的商品投資是不可能的。

我們沒辦法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經歷過房市泡沫化跟信貸違約的風暴,大宗商品市場是另一個交易商賺錢的樂園。這個問題很敏感,有些國家直接從市場買食物,就像我的一個朋友所說的:『窮人的食物是有錢人的證券資產。』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