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水之難:PlayPump 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來源:PBS Frontline World

編譯整理:孫語辰  臺大政治系學士

圖片來源:mediamolecule@Flickr, cc License

圖片來源:mediamolecule@Flickr, cc License

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

解決真實問題不只需要技術與資源,還需要瞭解在地狀況與脈絡,並與各方利害關係者溝通協調。PlayPump 失敗的案例闡釋了在地脈絡與利害關係者間關係,對於解決問題成敗的影響。

 

2005 年 11 月,記者 Amy Costello 報導了非洲人民難以取得水資源的困境,以及一種具有解決缺水問題潛力的新技術— PlayPump。PlayPump 外觀看起來有點像旋轉馬車,藉由小朋友遊戲時所產生的動能來加壓採水,將水儲存在水塔裡供人民使用。這整套技術背後最主要的幕後推手之一,是一名叫做 Trevor Field 的男人。

 

這支影片簡單介紹了 PlayPump 的使用方法

 

意料之外的贊助

Trevor 本來在廣告業服務,但是當他聽說了 PlayPump 的技術後,便開始開工廠生產這種幫浦。為了彌補維修幫浦的成本,Trevor 提議把 PlayPump 的水塔側面賣掉當作廣告欄位。他信心滿滿地認為,PlayPump 這種改良過的幫浦會比非洲人纏鬥許久的手動幫浦要有效且簡便。

「如果我們在非洲缺水的地方設立 1000 個這種幫浦,」Trevor 在向 Amy 介紹這套幫浦系統如何運作時說,「那麼農村的供水狀況就會大大改善了。」

幾個月過去後,Amy 忽然受邀參加一場 PlayPump 在紐約舉辦的活動,參與那場盛會的還有許多名流、政治人物與捐款人。 Amy 在 2005 年製作的一則報導幫助 PlayPump 吸引各界捐款,美國第一夫人 Laura Bush 還宣布將提供 1640 萬美元的資金(其中一千萬來自美國政府、約五百多萬來自凱斯基金會),在非洲推廣設置這套幫浦系統,讓當時在南非的辦公室看轉播的 Trevor 震驚地合不攏嘴。

凱斯基金會的創辦人 Steve Case 說,這套幫浦系統實在既簡單又完美,而且他打算盡快成立一家新的非營利組織 PlayPump International,用具有無比雄心的行銷計畫來推廣這套幫浦。Steve Case 的太太 Jean 則對 Amy 說,Amy 的報導是她每次拿給潛在捐助者簡介 PlayPump 的第一篇資料,Facebook、Twitter 等等的募款計畫與慈善網站都會隨後跟進投資 PlayPump。

幾個月後,Trevor 把他的 PlayPump 計畫拓展到莫三比克,而 PlayPump International 則是幫助 Trevor 把幫浦引進到其他十餘個非洲國家。Amy 飛到莫三比克再度參觀 PlayPump,她看到 Intaka 國小裡的孩子開心地玩著這套幫浦。在當時,PlayPump 的前景看起仍是一片美好,也受到多家國際媒體的關注。

 

當地民眾對 PlayPump 失去信任

三年後,Amy 聽說 PlayPump 計畫徹底失敗了。她回到莫三比克,在那間她曾經拜訪的國小裡,PlayPump 還在,但是孩子們站得遠遠地,不再繼續用 PlayPump 玩耍。「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除水塔裡再也沒有水了,」副校長對 Amy 說,「但以前不是這樣的。」

Amy 繼續拜訪更多 PlayPump 的所在地。在一個更少孩子的地方,當地的女性居民告訴 Amy,她們很難在沒人幫忙的情況下轉動 PlayPump,對上了年紀的女人來說更是不容易。她們還說傳統的手動幫浦好用多了,而且根本沒人告知她們要設置新的幫浦裝置,PlayPump 就自動找上門來。

另一個女性受訪者 Regina 告訴 Amy,這套 PlayPump 已經半年沒出一滴水了。Trevor 之前說用廣告看板的收益來支付維修費用的計畫在這裡不管用,而且當在地居民們打電話或傳簡訊要求技工來維修幫浦時,卻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Amy 訪問莫三比克管理農村水資源當局的 Joaqim George,想了解究竟出了什麼問題。George 對 Amy 坦言:「一旦 PlayPump 壞了,還要花超過三個月的時間修理時,民眾就會失去信心,然後這套幫浦就失去民眾的信任。」

一篇莫三比克政府從未公開的報告也指出類似的問題:取水的女人們覺得這套新的幫浦超級難用、有些幫浦損壞超過十七個月無法使用、孩子們沒有像預期的一樣把幫浦當旋轉木馬來玩,還有維修曠日費時—報告裡提到:「這個問題真的是大災難。」

Trevor 不太敢談問題在哪裡,但是 Amy 在莫三比克首都找到了「解放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的 Grabowski。在 Grabowski 升上莫三比克營運團隊的主管前,「解放兒童」曾協助 Trevor 在莫三比克設置幾打的 PlayPump。Grabowski 表示:「2007 年 12 月時,全部的 PlayPump 狀況都很正常,但是現在只剩下 13 座繼續運轉。」

 

互相推諉責任

「解放兒童」不敢承認的是,PlayPump 會出問題有部分也是他們的責任,因為「解放兒童」選擇了無法永續供給水源的地方設置幫浦,之後也只用很緩慢的速度解決來自使用者的抱怨。那份莫三比克政府的報告指出,「解放兒童」在架設幫浦前,沒有事先完善測試預定地的供水狀況與水質。Grabowski 告訴 Amy:「我們幾乎在架好幫浦後,就立刻收到抱怨。」

回到華盛頓後,Amy 努力想要聯繫上凱斯基金會與 PlayPump International,邀請兩者對 PlayPump 計畫的失敗發表看法,但是經過六個月的嘗試,對方都沒有答應。

2009 年的秋天,Amy 取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針對 PlayPump 設置與推廣所做的報告,這份報告提出更多問題。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紐約的總部裡,Clarissa Brocklehurst 告訴 Amy 他們實驗設置了幾套 PlayPump 後所產生的結論:這套幫浦無法持續使用,不符合非洲農村地區的需求。但是,雖然負面評價甚囂塵上,PlayPump International 仍然繼續在非洲南部建設這套幫浦,並繼續募款,好在 2010 年達成設置 4000 套幫浦的目標。

Kristina Gubic 在擔任南非 PlayPump 計畫的通信經理時,曾拜訪一百多個幫浦所在地。她說她曾看過完全不能使用的 PlayPump 幫浦,感覺好像是有某種壓力推著整個計畫,要計畫盡可能建造越多幫浦越好

2010 年初,Amy 持續向身處整個計畫中心的 Trevor 提出採訪的請求,最後,Trevor 終於同意在約翰尼斯堡接受訪談。他告訴 Amy 他的版本的故事:在達成目標的路途中有多麼氣餒、怎麼樣才能取悅所有人、把 1600 萬投入建造 4000 座 PlayPump 幫浦。「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放棄整座公司,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投了大把金錢在人事、時間、電腦和設備上。」

當 Amy 問到維修問題,以及為什麼有些社區得忍受幫浦壞掉整整六個月時,Trevor 表示他沒辦法一次修理完所有的幫浦,而且「大部分的幫浦都運轉自如,剩下的也會修繕好加入運轉的行列」。他告訴 Amy,他認為莫三比克一些無法運作的幫浦不是他的責任,而且他也早告訴「解放兒童」在那些地點設置幫浦是不可行的。「我們有試著修理⋯⋯ 我們還到那些地方整整三趟,也告知了 PlayPump International 和莫三比克當地的『解放兒童』⋯⋯ 沒收到任何回覆。」

Trevor 和「解放兒童」都試過要 PlayPump International 出資撤換那些不能用的幫浦,但是 PlayPump International 告訴他們,在這檔事情上 PlayPump 一點錢也不會給。

Amy 問 Trevor,現在,他還相信推動 PlayPump 可以仰賴孩子們玩耍所產生的能量嗎?雖然 Trevor 說他還在學習怎麼改良 PlayPlump,但他承認這套技術只適用在大學校裡,而且大概永遠無法達成最一開始他們所承諾能夠做到的事情。

整個 PlayPump 計畫就這樣悄悄地結束了,與最一開始轟轟烈烈的發起有著天壤之別。當 Amy 製作這則後續追蹤報導時,聽說 PlayPump International 終於決定要解決莫三比克幫浦損壞的問題。當地村民終於得到他們一直要求的簡單解法:他們慣用的老手動幫浦。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