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的未來:從「永續」到「可再生」

圖片來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Flickr, cc License

圖片來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Flickr, cc License

 

  • 為什麼要讀這篇文章:人們希望吃到同時對身體好、對環境友善的食物,但是選擇「永續」食品可以幫助我們達到這個目標嗎?Andre Leu 和 Ronnie Cummins 指出,「永續」並非同時兼顧人體與環境兩者,其所衍生出相關的認證機制也因被濫用而逐漸失去保護環境的意義,應該用新的、更高的訴求來取代「永續」。

 

原作者:André Leu, Ronnie Cummins(Organic Consumer Association, Finland)

出處:Truthout

編譯:孫語辰

(編著:本文不代表本站立場)

 

近日,付費新聞網站 PoliticoPro報導了美國農業部長 Tom Vilsack 的發言:「農民與農業相關利益團體應該要統一對『永續』(sustainability)的定義,」他說,「以免太多種不同意思在市面上流竄,導致大眾混淆究竟哪些食品是永續產品、哪些生產方式符合永續的要求。」

 

我們(編按:指原文作者André LeuRonnie Cummins,以下皆同)同意 Vilsack 所說的,「永續」對大眾與消費者來說已毫無意義。這個詞已被誤用、濫用,還被企業無恥地收編,好幫自身「漂綠」(greenwashing)。但是,與其統一「永續」的定義,明確指出「永續」所指涉的食品與生產方式為何,我們建議乾脆完全不要再用這個字了。我們建議應該把全球所有食物與生產方式區分成「可再生」與「不可再生」兩種,取代原本的「永續」,好幫助消費者在購買食物時做出有意識且知情的選擇。

 

在這個新的典範之下,消費者可以選擇購買那些透過不永續、密集使用有毒化學物質、採單一種植為主的集約農業系統所生產出來的食物,而這種不永續的農業系統會引發氣候不穩定,以及土壤、水、生物多樣性、人體健康與在地經濟等等面向的退化;或是,消費者也可以選擇使用有機、可再生的方式所生產出來的食品,這種生產方式建構在可靠的生態準則上,幫助土地、草地與森林恢復活力,並儲蓄水分、提倡食物自主、恢復大眾的健康與繁榮,還同時吸收大氣層裡幾千億噸過多的碳,儲存在土地裡,降低地球溫度。

 

  • 我們真的只要「永續」嗎?

 

字典把「永續」定義成:不完全耗盡或破壞自然資源、能夠持續或是長時間運作。換言之,「永續」是用不使系統退化的方式維護系統,而且不發展、讓事物保持原樣

 

今天,集約農業的生產方式,以及其所產生的集約畜牧、滿溢牲口排泄物而被廢棄的瀉湖、抗生素和生長激素、基改作物、有毒農藥和大量使用合成肥料,一點也不接近所謂的「不耗盡或破壞自然環境」。但就算集約農業有朝一日達到「永續」的標準,「永續」真的是我們希望達成的目標嗎?還是,我們想要的是用能夠恢復氣候穩定、同時讓土壤、健康與經濟能夠重生的方式來種植食物,而不僅僅是維持現狀?

 

  • 漂綠和標籤遊戲

 

企業喜歡把自己包裝成「永續」企業,也愛把產品貼上「永續」的標籤,希望消費者會認為「永續」的商品比一般傳統的商品好,或者更好的是消費者會把「永續」同等於「有機」。但當像是孟山都這種早已名譽掃地、廣泛受到鄙視的公司也收編了「永續」時,這個字眼對消費者來說已失去意義。

孟山都在他們的網站上寫著:「我們的永續農業願景,是努力滿足人口成長所引發的糧食需求、保護這個我們稱作『家園』的星球,並且在幫助各地人民改善生活。孟山都在 2008 年誓言發展永續農業:我們發誓在 2030 年前達成更多生產、更多保育,以及幫助農人提升生活品質的目標。」孟山都的抗除草劑、密集基改作物正在主宰全球農業,毒害土壤、水、空氣、農業工作者與消費者們。他們網站上的文字一點也騙不了人:他們所推廣的農業根本不永續。

由嘉吉、雀巢等企業推廣的「永續標籤」認證機制也是同樣的狀況。我們可以說這些機制,例如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永續農業網絡(Sustainanble Agriculture Network)等,可以在提倡農場上種植樹木、改善農場環境、要求農場遵守最低的勞動標準等等事情上被喝采,但是這些認證機制沒有做任何事來減少使用會破壞土壤與氣候穩定的化學肥料,以及數千種會危害環境與人體健康的有毒殺蟲劑

 

一張「永續」標籤或許可以代表一件商品背後所使用的生產技術產生較少的環境破壞,但是一點也不代表這件產品對人體健康產生比較少的危害。許多已發表的科學研究證實,人體暴露在最少量的這類「被批准」可使用、不危害環境的殺蟲劑下,與癌症、肥胖、肺與心臟疾病等許多疾病之間有所關聯。

大多數參加這些「永續」計畫的農夫,過去慣用傳統方法種植作物、飼養牲畜,使用極少化學物質,甚至不用。那些現在被許多永續機制綁架的有機咖啡農與可可農過去也是這樣的。而現在,這些機制大多讓參與的農夫可以不用追求更嚴格的有機標準,就可以賺取額外費用。這些提倡「永續」標籤的人怎麼可以宣稱他們幫助農人減少化學物質的使用量,卻又同時改變數以千計的農人所採用的生產方式、讓他們開始使用從未用過的農藥呢?

 

  • 一場全球「可再生革命」已經展開

 

1970 年代裡,Robert Rodale 創造了「可再生有機農業」(regenerative organic agriculture)這個詞彙,用來區分出一種超越「永續」的農業。依據 Rodale Institution 的說法:

可再生有機農業改善其所使用的資源,而不是破壞或用盡資源。可再生農業採用整體、系統性的方式進行農業生產,鼓勵持續革新,以促進氣候、社會、經濟與靈性的福祉。

可再生有機農業「得利於生態系受干擾時再生的自然傾向,這也是為什麼可再生有機農業與其他種反對或忽視這種自然傾向的農業生產方法有所不同。可再生有機農業的特徵是傾向封閉的營養循環、更多的生物社群多樣性,多種些多年生作物與少種些一年生的作物,以及更多對系統內資源而非系統外資源的依賴。可再生有機農業與關心食物主權的農民所採用的生態農業是一致的。」

 

這篇文章的開頭提到,我們同意 Vilsack 所說的,在食物與生產的脈絡裡,「永續」這個字的歧義讓消費者感到困惑。但是我們並不喜歡 Vilsack 後續提及的事情。他向 PoliticoPro 表示:「最近,消費者質疑傳統農法,導致有機與非機改食品、『自然』產品數量的成長,這種情況常以傳統的產品失去聲譽作為代價。我想對『有機』的意義有所共識是必要的,因為這樣才可以更好地幫助到農業整體的利益與消費者。」

「傳統的產品失去聲譽」作為代價?Vilsack 說的是那些早就名譽掃地、用不可再生的方法生產出來的產品(大概是那些用基改作物與噴有毒殺蟲劑的?),而不是那些可再生方法生產出來的產品?一個「有機的共同定義」可能反而會幫助到像是孟山都等等的企業,但是對於小農和消費者利益幫不上太多忙。

有機食品銷量上升的首要動力是消費者對健康的疑慮,尤其是殺蟲劑、生長激素與使用基改技術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但是,當許多科學家針對氣候議題發出警訊,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將集約農業與氣候暖化聯想在一起。開始有許多農民與消費者想要多做一點事,有更多農民想要採用不僅對地球好也對人體好的農法,消費者想要購買呵護地球而非破壞地球的產品。這是一場「可再生」、企圖超越只是「永續」的革命。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