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一定要有用嗎?

作者:林宗德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暨社會所  助理教授

特約編輯:楊谷洋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系 教授

 

 

國際奧林匹克機器人大賽、國際機器人實作競賽、全國二足機器人競賽、亞洲機器人大賽、國際智慧型人形機器人競賽、全國青少年機器人大賽、工業機器人競賽、機器人創意競賽…是的,這串名單還可以再繼續列下去,而這只不過是台灣去年一年裡進行的機器人競賽的其中幾項而已。

依規定不同,參賽者從小學生、中學生到大學生都有,參賽機器人的外觀種類、複雜程度和技術層次也是各式各樣。從輪型到人形,從小巧質樸的樂高機器人,到自己設計機構和電路、外觀充滿機械質感的大型機器人都可以看到。這些形態不同的競賽主角背後,五花八門的參與團隊有個共同的參賽重點:取得勝利,證明自己的實力。在有限的時間、受限的場地,和嚴格的規則下,各團隊無不在賽前的設計和組裝上使出混身解數,而賽程中不時出現的違規或故障,更考驗著團隊的合作默契與臨場反應。
賽場上的輪型機器人忙著找出路,或者比拼在最短的時間內搬運物品到特定地點;人形機器人在格鬥賽中,動作或許滑稽,但努力想扳倒對方的樣子,就像是團隊推派出來,至不濟也要奮力一戰的勇敢參賽者,又像是團隊成員自己不需與人拳腳相向,而是運用腦力和手藝,叫機器人代為進行的貼身肉搏。

各類的機器人競賽,激發參賽團隊就現成或自己組合的素材,結合既有知識,發揮想像力,讓機器人保持穩定,精確地控制動作而達成目標。不管是搬運物品、投籃,或是擊倒對手,重點都是要快、穩、準。不難想像,這些參賽的經驗,有助於年輕工程師們培養出設計有精準執行能力的機器。
不過,機器人比賽不一定非得都要像機器人決絕地遂行參賽團隊意志的悲壯戰鬥。去年中,日本舉辦了一個低技術機器人大賽(本地譯成廢柴機器人大戰),募集了數十隻機器人互相搏鬥。大賽規定不可使用高級科技,例如連無線遙控都不太行,只能用線控;有的機器人則連動力都沒有,前進的方式是從斜板滑溜下來衝撞對方。雖然觀眾的熱情程度絕不遜於一般的機器人大賽,但對於這種結果不取決於技術和練習的比賽,目光焦點是參賽機器人滑稽的動作。

甚至,最後的總冠軍得主,還因為在設計上求勝心太強而苛責自己。其實,六、七年前,也曾經有個傻蛋機器人大賽(Bacarobo)。那次倒沒有限制使用高科技,但參賽的機器人必須完全無用而且引人發噱。那個比賽還煞有介事的請了幾個評審來評論,選出以最認真的態度做出的一無是處機器人。該比賽後來還流傳到歐洲,在匈牙利辦了幾屆。
這些無用的機器人究竟有什麼吸引力?一般的機器人大賽,觀眾折服於優勝機器人的技術優勢,將成功歸諸參賽團隊的技術實力與努力,也讚賞落敗者奮戰不懈,或為他們的運氣不佳而扼腕。而優勝的機器人實力堅強,落敗者就是有待加強。觀眾或許同情弱者,但勝者贏的無話可說。相較之下,無用的機器人不管輸贏都一樣地無用,重點是它們有沒有在過程中展現出奇不意的滑稽感。而需要付費進場的傻蛋機器人大賽,更是諷刺意味十足。

觀眾或許會這麼自我質疑:花錢進來觀賞這些機器人相互較勁、聆聽評審評論哪個機器人比較沒有用,自己的傻勁是不是還超越了舞台上的機器人和參賽團隊?那些重視精準能力的競賽機器人,多數時刻只屬於參賽團隊,但無用的機器人可以是屬於大家的。是製作者的敝帚自珍也好,是觀眾感覺自己也可以做的到也罷,與那些競賽機器人技術上的高不可攀相比,無用的機器人,更像是我們社會中的一份子。
機器人學家當然不會放過這層有趣的關係不論。為了探討在人類社會中,機器人的實用功能到底重不重要,日本機器人學家岡田美智男設計了一些看起來沒什麼用的弱小機器人,要來實驗看看人們怎麼對待這些機器人。非常有趣的垃圾桶機器人是其中之一。你以為,它像市面上流行的吸塵機器人的垃圾桶版,會自己撿垃圾,有助環境清潔?錯了!這個長得就像個垃圾筒的機器人是裝了感測器和攝影機沒錯,可以偵測到垃圾、知道人群的位置,也能夠避開障礙物。可是它根本不會撿垃圾往自己身上丟,因為機器人學家不幫它安裝手臂。這是個若只靠自己便成不了事的機器人。

雖然如此,它會搖搖擺擺往垃圾移動,也會知道你的位置。小朋友跟它互動的情況頗為多樣化,擋在前面看它往哪裡跑、跟著它走、摸摸它,甚至把它推倒。咦,桶子裡面好像有一個垃圾…它向垃圾挨近,是想撿垃圾嗎?好像是在說「請幫我把垃圾丟進來好嗎?」那就讓我來幫一下忙吧!啊,有三個不一樣顏色的垃圾桶,紙屑是可回收資源,該丟到哪一個呢…紙屑丟進去之後,它還深深地一鞠躬,好像在表達謝意哩。這是個不會自己撿垃圾的機器人。不過,幸虧有你猜測它的「意圖」,你們一起把垃圾撿了起來。

垃圾桶機器人 圖片來源: http://www.icd.cs.tut.ac.jp/projects/stb_en.html

 

 

這是個看似無用的機器人。不過,這些弱小機器人的實驗,彰顯了日常中的協作過程。從人與人之間對話的依次輪流,到人與物之間的相互依賴,我們都可以發現,日常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互動,都建立在與其它人、物的關係以及協作上。

從這個角度看來,市面上流行的吸塵機器人,其實和弱小的垃圾桶機器人也有類似之處。雖然它比垃圾桶機器人能力強的多,會自己吸地板,不過,要讓它運作順暢,還是需要使用者的協力:你必須移動家具位置,盡力排除讓它無法盡情清掃的阻礙,才能達成最大功效。

你以為使用自動的吸塵機器人清理地板,完全不用自己操心,結果你最初還是付出了心力幫忙,也可能就此改變了本來的家具擺設習慣。說到底,是你自己想要屋子乾淨的,出點力氣絕不過分。

這些無用機器人的出現,並不表示機器人設計者會放棄快、穩、準的能力判準,而是讓我們想像人與機器人,就跟人與人一樣,可能有很多樣的關係。至於我們需要這種機器人嗎?這個問題,大概是覺得機器人必須具備特定功能才合理的人,比較會關心的問題。

好吧,如果你這麼關心用途的話,那麼或許我們可以換個方式問。機器人如何利用你或是週遭其他人,以及環境中的其它事物,觸發你與它互動,完成一件事情的意願?如果成功的話,這可以就是它的用途。而至於為什麼機器人會有這種神奇的魔力?關於這麼深奧的問題,當然就只能留待讀者自己來解答了。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