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誘是黑,惑是白」- 大熊貓美麗身影後的跨科際合作

作者:梁品文 獸醫師(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資料提供:海峽(福州)大熊貓研究交流中心
責任編輯:楊力行

 

牠能是孩子們的玩具熊貓,真想給牠一個擁抱;牠也是外國人的功夫熊貓,總是抱持一貫的微笑。有多少人能拒絕臺北市動物園的小明星「圓仔」那可愛的模樣?大部份的人都知道「圓仔」的媽媽是在臺北市動物園的「圓圓」,那麼你知道「圓仔」的外婆「雷雷」在哪裡嗎? 這篇「誘是黑,惑是白」的文章要帶讀者橫越臺灣海峽,在對岸的「福州貓熊世界」向大熊貓外婆請安!

甚麼?福州也有大熊貓?早在兩三百萬年前,大熊貓曾遍及中國長江南北地域,廣達十數個省份的面積,與劍齒象、中國犀和貘等組成了原始動物群,後來由於地層運動、大氣環流改變、冰川期等因素相繼滅亡,僅有較耐寒的大熊貓存活下來。但倖存的大熊貓由於生存環境遭受破壞加上人類的活動,使得棲息地日漸縮小,目前野生族群僅分布在中國岷山、大涼山和秦嶺東緣一帶的高山峽谷之中。

為了拯救快速減少的大熊貓族群,中國設立了幾個人工飼養保育大貓熊的醫療研究中心,同時為了要讓大熊貓適應低海拔、低緯度、高氣溫地區的送養條件,位於福建省會福州市的海峽(福州)大熊貓研究交流中心,這個重要的大熊貓移地保護園區便擔綱了這雙重責任。隨著這次臺灣大學獸醫學系「首屆海峽兩岸大學生大熊貓飼養暨醫療研習營」活動,筆者參與了大貓熊飼糧製作、病例研討、族群特性分析、個體習性觀察、與飼養員對談交流等課程,一隻充滿黑與白誘惑的大貓熊,能健健康康、充滿活力地活著,其實需要許多不同學科的研究人員嘔心瀝血的付出。

(福州大熊貓研究中心修云芳副主任與徐素慧獸醫師帶著同學們翻山越嶺前往位於福建省閩侯縣大熊貓所食的竹林產地勘查)

(福州大熊貓研究中心修云芳副主任與徐素慧獸醫師帶著同學們翻山越嶺前往位於福建省閩侯縣大熊貓所食的竹林產地勘查)

 

除了生存環境遭受破壞,大熊貓的繁衍更有三項先天嚴重弱點,包括發情難、配種難與育子難,是使得大熊貓種群退化的重要原因。雄性大熊貓有生育能力的僅10%,成功交配機率小;雌性大熊貓自然交配受孕率僅50%,其中真正能產下幼子的僅占10%,即使施行人工授精的受孕率也僅在30%左右。大熊貓妊娠期一般為4-5個月,但也有的甚至不足100天,所以絕大多數的大熊貓幼子屬於早產兒,僅約10%能順利成長。1953年至2000年間,人工飼養的大熊貓繁殖產子約有180頭,但能活到3歲以上的只有40多頭,由此可見幼子撫育的艱難。因此能讓大熊貓成功的繁殖便是首要的一科艱深學問。

從大熊貓尖利的熊爪與犬齒考證,牠們原屬於食肉類動物,消化道亦保留了食肉類動物的特性,腸道比草食動物短了數倍,也無盲腸的構造。改食竹子竹葉的大熊貓族群卻由於腸道短、消化吸收效率差,竹子纖維幾乎原封不動地排出體外,所以每天至少需進食15公斤的新鮮竹子,每日進食時間更長達12小時以上。同時對於竹子的種類與生長環境亦有所挑剔,因此單是研究合適於大熊貓能食用的竹子種類也是植物生態學者一項重要課題。

人工圈養的大熊貓則比較幸運,還有一群飼糧營養學者在飲食上為牠們付出了心血,添加了玉米粉、麩皮、黃豆、雞蛋、食鹽與微量元素等成分精料食糧窩窩頭,提供了更完整的營養,使得人工圈養的大熊貓常可活到20歲以上,比野生族群的平均壽命13年長了許多。本次研習營並實際至距離園區一個多小時車程外的新鮮竹林基地考察,也在中心徐素慧獸醫師的教導下親手製作「窩窩頭」,蒸熟後餵食大熊貓。

(大熊貓除日食粗糧約15公斤新鮮竹子、蘋果、胡蘿蔔之外,園方也供應含玉米粉、麩皮、黃豆、雞蛋、食鹽與微量元素等營養成分之精料飼糧窩窩頭。圖為學生學習配製窩窩頭)

(大熊貓除日食粗糧約15公斤新鮮竹子、蘋果、胡蘿蔔之外,園方也供應含玉米粉、麩皮、黃豆、雞蛋、食鹽與微量元素等營養成分之精料飼糧窩窩頭。圖為學生學習配製窩窩頭)

 

看似乖巧可愛的大熊貓,其實依舊存在著不能掌握的獸性。因此在醫療過程裏,訓練大熊貓配合醫療需求也是動物行為觀察與訓練學科的大挑戰。園中最有名的大熊貓「巴斯」,目前已高齡35歲,相當於人類的百歲人瑞,從幼年起在飼養人員精心呵護和教導下,學習了晃板、投籃、舉重等多項技能;而許多人工圈養的大熊貓,能準確地聽聲音將尿液排入收集杯中,讓研究人員準確地抓到發情期提高受孕率,也有許多大熊貓能依照指示將前肢伸出抓住握柄,讓醫療人員完成抽血檢驗的工作,這些看似馬戲團表演的馴化訓練,其實都是幫助醫療者更快速地完成醫療診斷照護的副產物。

而擁有史詩般生命旅程的「巴斯」,也在醫療技術方面貢獻良多,創下了世界首例的大熊貓高血壓確診患者、首例大貓熊白內障手術摘除成功病例、首次不需麻醉和捆綁施行靜脈輸液、同時身兼大熊貓異種複製的體細胞捐贈者等。而大熊貓的醫療也不僅是獸醫師工作範疇,事實上多次的醫療也是與鄰近的福州軍區總醫院合作完成,體現了「One Health, One Medicine.」人獸醫學一家的真諦。

(研究中心內名聞遐邇的雌性大熊貓「巴斯」,目前已高齡35歲,是目前現存大熊貓族群中次長壽的「獸瑞」。1984年4歲的巴斯,在老家四川省寶興縣遭遇六十年一度竹子大面積開花,導致糧食供應短缺,牠沿著寶興縣的巴斯溝下山找尋食物,被大水沖進河道中,所幸被當地居民發現而救起,隨後取名為巴斯)

(研究中心內名聞遐邇的雌性大熊貓「巴斯」,目前已高齡35歲,是目前現存大熊貓族群中次長壽的「獸瑞」。1984年4歲的巴斯,在老家四川省寶興縣遭遇六十年一度竹子大面積開花,導致糧食供應短缺,牠沿著寶興縣的巴斯溝下山找尋食物,被大水沖進河道中,所幸被當地居民發現而救起,隨後取名為巴斯)

 

人工圈養大熊貓畢竟不是一條長遠可行的路,讓人工繁殖長成的大熊貓回歸山林是保育工作的最終目標。然而,幾次野放訓練的失敗經驗,讓大熊貓的野放工作仍是荊棘滿佈。生態學家、動物行為學家、保育學家的跨學門合作,仍有長長的路要走。猶記得福州大熊貓研究中心的陳玉村主任說:「我熱愛我的專業,我的專業也需要我」。在獸醫師、飼養人員與學生交流分享、彼此對話的過程中,可以深刻感受到研究中心的每位工作人員對於這群可愛生命的熱忱與堅持,令人感動。藉由這次的研習營,學生們不僅學習到專業的醫療知識與精神,對於將來的職涯方向亦能有更多的思考。

然而除了可愛的大熊貓,地球上更有許許多多珍貴稀有的物種正面臨著生存威脅,面對這些真實世界的諸多問題,我們不僅需要專家的投入,更須納入所有利害關係者的經驗與思惟才能夠解決。希望未來在文明進步與科技的發展下,結合生物、醫學、生殖方面等不同領域的專家學者合作研究,並透過教育傳播知識,提升民眾的保育態度與理念,能夠使大熊貓能得到更好的保護,讓許多美好的生命與人類世世相伴。

 

(負責教學的修副主任及徐經理,皆具有二十年以上大熊貓飼養醫療經驗的資深獸醫師,她們彌足珍貴的醫療經驗,對於臺大學生無私的教學傳承,增添了每一個同學的知識,也溫暖了每一個同學的心。圖為筆者與徐獸醫師於大熊貓「龍飛」舍前合影)

(負責教學的修副主任及徐經理,皆具有二十年以上大熊貓飼養醫療經驗的資深獸醫師,她們彌足珍貴的醫療經驗,對於臺大學生無私的教學傳承,增添了每一個同學的知識,也溫暖了每一個同學的心。圖為筆者與徐獸醫師於大熊貓「龍飛」舍前合影)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