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就在你身邊?一則進行中的神話 (越界/共生:機器優伶的魔幻寫實四之一)

作者:郭文華

國立陽明大學 科技與社會研究所 副教授

特約編輯:楊谷洋

 

我不是機器人專家,收到邀請時有點遲疑。但與策劃團隊溝通後,我知道「走入人類社會的機器人族群」專題的重點不僅在機器人本身,而是更廣泛,環繞在機器人與社會的各種互動,也就是「機器人現象」,這是我所關心的,因此欣然接受。

從科技與社會研究的角度看來,最讓我注意的「機器人現象」倒不是機器的廣泛運用。雖然《今週刊》(932期)在去年以「我發現我的同事變機器人」為題,大幅報導機器人在職場、工廠、醫院的使用與「機器人特區」,彷彿它們早已走入社會,與我們為伍。但回到現實,我不禁問這個時代是否已然到來。在學校協助清潔、送公文的依然是助理與工友,去醫院時幫你量血壓,記心跳是親切的志工。那個在螢光幕跟小女孩共舞的Asimo,老實說,可還沒出現在你我生活中。

相較於這些樂觀觀察,「機器人現象」確實出現在每個人的生活中。以我自己來說,我常收到一堆制式邀請信,多半是參加會議、擔任講員或者是學術期刊編輯的邀請,內容十分正式,會議主題五花八門,從基因工程、自動化控制、藥物開發、性別與人道主義等無所不包,多到應接不暇,也不知從何回起。這些不知道由人還是機器人所為的活動開始出現在各種媒體,成為我體會的「機器人現象」。比方說幾個月前流傳某通篇髒字的「論文」竟可以通過期刊「審閱」,這則消息便在同儕之間流傳,瀏覽者無不啼笑皆非(圖一)。

圖一  名為「Get Me Off Your Fucking Mailing List」的文章所附的兩則成果圖,2014年11月29日下載。

圖一 名為「Get Me Off Your Fucking Mailing List」的文章所附的兩則成果圖,2014年11月29日下載。

郭2探究「機器人現象」時,大家最容易受的方式是從科幻下手,為大家描繪機器人的各種可能。對此,我想起2002年底一場精彩演講,講者是科幻專家鄭運鴻,講題是「機器人的演化、分化與虛化」。五年級的朋友們或許記得,1952年由漫畫家手塚治虫創造的「原子小金剛」(鉄腕アトム)是機器人研究的文化起源之一,而小金剛的「生日」就是2003年4月7日。總之我也趕上潮流,與一群大學生一起聽機器人的前世今生。

圖二:左,今週刊封面專輯「我的同事『不是人』」。右:Asimo機器人的新工作,樂團指揮。2014年11月29日下載。

圖二:左,今週刊封面專輯「我的同事『不是人』」。右:Asimo機器人的新工作,樂團指揮。2014年11月29日下載。

4

圖三-1:演講中的鄭運鴻。

圖三-1:演講中的鄭運鴻。

右:「原子小金剛」的誕生。 2014年11月29日下載。

「原子小金剛」的誕生。
2014年11月29日下載。

鄭運鴻對機器人看法宏觀。他運用大眾媒體與科幻文本,將機器人當作概念上的「物種」,娓娓道出它的發展系譜。不同於美國重視人工智慧、意識及模擬情緒,日本將心思花在人類演化的重要發展里程「兩足站立」與「行走」,而由本田開發,2000年發表的Asimo機器人更給機器人愛好者許多期待。鄭運鴻也演繹「機器人」概念下種種與工業發展、醫療、家務生活息息相關的智慧機器(如清掃地板的機器),展現機器的無限可能(分化)。他更指出人工智慧的發展(意識、學習與反應),除了讓機器更「像人」外,事實上也改變機器人的定義,衝撞機器人與人的界線(虛化)。他最後開示機器人之於人類未來的意義:人創造「機器人」,但這個物種卻透過演化與分化回歸到人類,直指基因體,開展「非人非機器」的新物種可能,手舞足蹈,熱情洋溢,唱做俱佳。

十幾年過去。當年是研究生的我側身研究型大學,繼續與尖端科技為鄰。鄭運鴻以「難攻博士」為名繼續闖蕩,宣揚華人科幻,並開設科幻與機器人文化相關課程,也包括「機器人的演化、分化與虛化」。但是,作為主角的機器人的未來卻沒有來。這樣說,機器或有日新月異,用處愈來愈多,人也愈來愈仰賴仿生科技,但它們並未導出鄭運鴻描繪的那個看似同文同種,卻又「非我族類」的機器人上。就此意義來說,「機器人就在你身邊」似乎還是神話。

但如同文章開頭提到的制式邀請信,作為社會互動介面的「機器人」正悄悄滲透進日常生活。以年初流傳一時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來說,據說是由社群網站發起的活動,參加者把一桶水與冰倒在頭上,將過程拍成影片上傳,並點名三個人仿效其行為。被點名者收到「挑戰」時要在24小時內接受挑戰或捐款100美元到慈善團體,或兩者都做。在2014年七月初時這個活動還沒受到注意,但隨著名人的紛紛加入,這個活動也隨之昇溫,並傳到台灣,在一個月內達到高峰。

圖四:左:截至8月統計在「ice bucket challenge」標題上貼文與評論的統計。2014年11月29日下載。

圖四:截至8月統計在「ice bucket challenge」標題上貼文與評論的統計。2014年11月29日下載。

當時的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執行「冰桶挑戰」2014年11月29日下載。

當時的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執行「冰桶挑戰」2014年11月29日下載。

許多人對此標榜「體驗漸凍經驗」的募捐善行持正面評價。但當它流傳到台灣,大家一窩蜂跟進時,有不少人提出質疑。它們認為此舉只是「趕潮流」,失去原先的美意。它不但無法體驗漸凍人的心情,更排擠其他弱勢團體的資源,浪費水也浪費愛心。不管如何,這個活動引起議論紛紛,但它也隨著選戰的白熱化在九月時消失,除了youtube影像外不留下一絲痕跡。

不評論這個活動是否合宜,我們好奇「冰桶挑戰」論述的說服力。它的操作類似過去的「連環信」,也從未有太多人相信,但為何這次「冰桶挑戰」可以造成風潮,募款成功?這樣說:只要能達到傳播效果(比方說跟「捐贈骨髓」的連環信一樣,必須附上照片,「有圖有真相」),流傳後大家不再探究這些消息的源頭,而是信者恆信,不信者則殺掉。

這是本文關心的「機器人現象」。本專輯的說明已經指出:「機器人卻已然現身在某些不被預期會出現的場域,像是戲劇、舞蹈、療癒等,成功地扮演著與它形像截然不同的角色,並且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影響,也就是說,機器人已然越界到人類的生活中來,雖然例子不多,卻深具意義。」作為非人類,但能做出人類行為的代表,「機器人」在概念上的越界,其範圍遠超過實體應用,本文開頭的邀請信即是一例。而有趣的是,這些幽微的越界卻又仰賴「機器人就在你身邊」的預言來支持,兩者相互為用。

在以下的文章中,我們將追蹤機器人研究者石黑浩(Hiroshi Ishiguro),看他如何走上仿製人(body-double robot)之路。它們也聚焦在他與劇團合作的一系列舞台劇,與擔綱演出,由石黑創生的機器優伶(actroid)「Geminoid F」。到底「Geminoid F」是鄭運鴻預見,堪與人類互動機器人新物種,還是只是21世紀科學家的奇技淫巧,離落實還有一大段距離?都不是;它應該當作「機器人現象」來理解。我們認為機器人優伶還沒全面取代演員,但它們創造的新局面(類似「冰桶挑戰」的半真實性)正悄悄撼動人類對其本質的執著,並從舞台中展演人機社會的多重論述可能。

套一句電視的流行語:這一切的一切,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