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可以「活」多久?

作者:陳瑞麟

中正大學哲學系 教授

責任編輯: 楊力行

 

如果人類創造出具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他/她」是否可能「長生不死」?
科幻小說大師艾西莫夫喜歡設定長命機器人當主角,例如著名的《正子人》(由中篇《兩百歲人》擴充而來的長篇)中高壽兩百歲的機器人安德魯,還有串起「基地」和「機器人」兩大系列、扮演猶如操偶師角色、壽命長達兩萬年的人形機器人丹尼爾.奧利瓦。

在這些科幻小說中,機器人的長命是情節推展的一個關鍵因素。具有自我意識的正子(機器)人安德魯想「變(成)人」,他發明人造生化器官,並逐步地把自己的身體內外器官改造成與「自然人」一模一樣──除了他的金屬正子腦。可是,即使安德魯活了超過一百五十年,造福人類無數,變成世界「偉人」,他也經歷了人世興衰起落,「親人好友」的死亡悲痛等等,令他深感遺憾的是,在社會認知上、在法律上,他仍然不是人,他只是一具自由的機器人。

安德魯不斷地爭取被納入「人籍」(被認同),卻不斷地失敗。為什麼其他人類不願讓他擁有「人籍」?為什麼其他自然人不願視他為人?癥結似乎在於他的長命──理論上,他幾乎可以擁有不死之身──他全身的零件可以不斷地被更換,他的正子腦以及腦中的記憶,可以被複製到另一個正子腦以延續他的壽命。

人類恐懼(或嫉妒?)這種不死之身的「人」。最後,安德魯決定動一個小手術,讓他的血肉連結到正子腦,使正子腦的結構受到有機血肉的侵蝕而不可回復,從而逐步地走向死亡──安德魯終於被承認為人。

 

電影變人中的安德魯

電影變人中的安德魯

機器人丹尼爾

機器人丹尼爾

 

 

 

 

 

 

 

 

 

 

 

 

 

更神奇的機器人丹尼爾,他的正子腦擁有特別的精神力量,能感應和調整其他人的情感,甚至自行悟出機器人三大法則之上的「機器人第零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全體,亦不得坐視人類全體受到傷害。」這條法則引導他在日後的歲月中,始終守護著人類──從銀河帝國前的「外世界時代」貫穿「銀河帝國盛世」和「帝國衰亡前期」直到「基地」甚至「後基地」時代──綿亙兩萬年。機器人丹尼爾如何能「活」那麼久?他曾現身說法:「我體內的有形零件,閣下,沒有一個未曾更換,還不只換過一次…就連我的正子腦,也在不同的情況下更換過五次。每一次舊腦的內容都會蝕刻到新腦之中,連一個正子也不放過。…」(《基地與地球》)換言之,機器人長命的原因在於:它是機器,由零件組成。而所有零件都可以更換,所以,理論上,機器人的壽命可以無限。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先不談機器人光談機器,機器的壽命(或說使用年限)有多長?
事實上,絕大多數持續運作的機器壽命都很短,頂多十來年,遠小於人類70多年的壽命。因為由無機金屬元素構成的機器,在運作時磨損消耗率遠遠高於有機元素構成的生物身體。即使零件可以更換,所有機器仍然有其無法更換的基本結構,結構損害,機器就報廢了。確實有機器可以維持五六十年(老爺車、船、飛機等等)、甚至上百年(古董鐘錶、老爺鐘錶),但它們「長命」的條件是保養良好而且很少實際運作。因此,兩百歲的機器固然有其可能(在捷克布拉格有一座可回溯到1410年的天文鐘,但它實際上經過更換和重建),但長達兩萬年的機器大概只能存在於小說中。

布拉格天文鐘,兩圖取自維基百科

布拉格天文鐘,兩圖取自維基百科

布拉格天文鐘,兩圖取自維基百科

布拉格天文鐘,兩圖取自維基百科

 

再者,機器的壽限要有社會條件的支持,也就是說,機器必須能夠持續從社會中獲得新零件以便替換老舊的零件。然而,這正是困難所在。很多機器之所以不堪使用而報廢正是因為社會不再供給它們運作所需的新零件。基於資本主義的生產邏輯,廠商寧可開發新型的機器和零件以獲取更多經濟利益。老機器之所以能長命,是因為它很少使用、而且被特別保養,然而,如果它的某個零件有缺損,就可能找不到替換的零件,因為單獨為一台過時機器的特別零件重新開模、重鑄零件不合經濟效益。總而言之,因為社會條件使然,絕大多數的機器都不會「長命」。

可是,只要人們不計成本,特別的機器在理論上仍然可以很長命。例如正子人安德魯,他自己有足夠的財產,有足夠的資金和動力去重造自己身上的每個零件。我們也總是可以設想有大財主願為自己珍愛的法拉利古董跑車,不計成本地維持它的狀態,或一個社會幾代人持續不懈地維持一台深具意義的機器,如布拉格的天文鐘。但是,我們仍然會碰到一個「機器同一性」的形上學問題。
上哲學概論的學生會被問這樣的問題:假設有一台腳踏車由365個零件構成,每天更換一個零件,則365天之後,所有零件全部換新,請問,一年之後的那台腳踏車和一年之前的那台腳踏車是同一台嗎?
如果有一台機器,包括它的底盤和基本結構全部更新,那麼我們還能說這台由全新零件構成的機器和最初出廠的那台機器是同一台嗎?或許它根本就是一台全新的機器了?(想想,古蹟維護的問題類似:究竟應該維護到什麼程度,才能阻止古蹟的損毀而仍保有古蹟之實?)這個形上學問題的核心在於:什麼東西是指認同一台機器的標準?
或許這對正子人安德魯和兩萬歲人丹尼爾來說並不構成問題:構成同一個安德魯和丹尼爾的標準在於他們正子腦內的「靈魂」──他們的意識和記憶。所以,丹尼爾的金屬正子腦也可以更換,但正子腦的記憶體記錄的記憶(位元)必須原封不動地被保存下來。姑且不論意識是否可以如記憶般被轉移儲存到其它硬體中,至少電腦記憶體裏的記憶(檔案資料)確實可以不斷地被複製到不同的硬體(硬碟、光碟等等),因此理論上可以有無數次複製,所以記憶可以有無限壽命。但是,問題又來了:儲存記憶的裝置和可以讀寫記憶的機器壽命有多長?所有的記憶裝置都要能被讀出,這記憶才是活生生的,才有壽命可言。一個無法被讀出的記憶體等於是被封存在墓碑下的「記憶屍體」。古老的黑膠唱片是一種音樂的記憶體,但是若沒有可運作的老式唱盤,它們充其量也不過是張塑膠片吧了。結果,我們又回到之前「機器的壽命可以有多長」的問題。
有意識的機器人比自然人更靈敏、更聰明、有更多知識、更強壯、更長命,它們將是演化上的強者,注定將統治人類?我們應該憂慮這個科幻想像嗎?或許──但是機器人得先解決它們的記憶和「人格」如何保存的問題。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