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2:「關於老化」之跨領域討論(搶先看!part2)

撰文 / 陳正立(東吳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

老化是資本主義的產物

張小虹教授認為,「老年人」作為名詞跟「老化」作為動詞或形容詞是兩個不一樣的東西,不論是從哲學智慧或生物演化角度來探討,都會有兩個問題:非歷史與非政治性的,而目前當代能夠敘述老化的論述,多來自資本主義。換言之,老化是資本主義的產物,像是資本主義強調的「零歲防曬」論述:紫外線會造成老化,所以從小就要阻擋紫外線。此論述造成一種弔詭的現象-前人四五十歲才開始保養,現在人年輕時就拼命保養。因此,張教授認為不能將「老化」與「老年人」等而視之,在談論「老化」時更應該著重於當代性的意義。另外,張教授談到資本主義讓老化「碎裂化」,使得傳統直線性的生命歷程完全時序錯亂,張教授說,當看一個人的時候,人們覺得他是一個整體,但實際上他絕對不會只有一個生物時鐘,在此人身上必定同時有好幾個時鐘,譬如說六十歲的人可以進行拉皮手術讓自己看起來像四十歲,這種情形,已經不像是傳統所說的青春之泉-喝下去就可以變年輕;而是青春之滴(droplet)-可以針對局部或碎裂的片段去作修補,但也造成了現在許多人因混雜了很多的生物時鐘,而導致外觀上的不協調,甚至讓他人感受到一股「妖氣」。

順應自然的重要

苑舉正教授則在會議中多次強調智慧的重要,其認為老化是個自然現象,因此最重要的是面對自然的態度。人文與科學面對自然的面向不同:哲學家強調順應自然;科學家強調宰制。苑教授指出,當了解老化是自然現象時,順應的智慧是很重要的。

處理老化問題時科學及哲學同等重要

李瑩英教授則認為老化應該從兩個角度去看,其一是如周成功教授所說的-老化是一個現象,不是疾病。因此著手進行生物研究是當務之急,唯有了解,才能克服,但我們必須循序漸進,而非求得立竿見影之效,例如更年期的憂鬱的問題,便是須要透過醫學研究才能逐步了解。其二是面對老化該如何自處的問題,此與哲學及心理息息相關。李教授提到她最近所看的書-《新中年主張》,書中指出老年的智慧不是從天而降,而是透過努力與自我不斷的反省及再認知,並跟自己的身體、社會等各方面取得調適,才能擁有協調一致的身心及平衡的生活。綜言之,李教授認為科學與哲學在處理老化的問題上,是同等重要的。

由生物學角度來說

蘇金源教授指出,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生命存在的目的是繁殖,在人類社會亦然,而社會學有「祖母效應」(grandma effect)一詞,意為祖母對後代繁殖培育是非常重要的,因此,「老化」有其正面的意義存在。而同樣以生物學的角度出發,孫以瀚教授則提到了一則很有趣的研究結果-「飢餓」與「無性」生活會讓人更為長壽。另外,孫教授指出醫學應該研究如何讓人「善終」-讓老年人最後走得不那麼痛苦,更安詳的離開。同為生物學權威的王道還教授提出生物學上面臨的「個體差異」(individual variation)的問題,包括很多老人沒辦法替自己做任何判斷與規劃。王教授同時強調,生物學並非要完全依賴科學跟醫學來解決所有因老化而產生的各種問題。接著王教授提到The Longevity Project這本書,書提及一個有趣的現象:男人老了以後,如果還有正常且良好的婚姻關係,那麼他的身體狀況將會不錯;如果已不在婚姻裡,則有可能會變成disaster;相較之下,女人則較無差異,走出婚姻者反而更為健康。而此書中又談到小時侯大而化之、有幽默感、自我感覺良好的人雖然長壽,但並不健康,而長壽又健康的人具有兩個特質:非常嚴肅與堅毅(perseverance)。

 

老化與智慧

對於「老化」與「智慧」的關聯,王榮麟教授認為智慧不見得與年齡直接相關,蘇格拉底就曾說過,就算自己很年輕也可以有平靜泰然的心情。因此智慧不見得直接與生理或老化有關。而針對張小虹教授提出的「碎裂化」,王教授認為張小虹教授點出了另外一個重點,即老化作為一個現象不見得是自然的,而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被建構出來的。另外,王教授認為,如果老化如苑教授所說-存在青春所沒有的某些價值-那麼其實人不用害怕老化。

結論:多元的觀點,不同的詮釋

聽完大家熱烈的討論後,梅家玲教授認為,如能以科學、哲學等不同的角度來討論老化問題,將會獲得多元豐富且有交集的觀點。梅教授贊同認哲學以「以人為主體」的出發點,同時認為科學也肯定生命的意義。因此處理「老化」的問題需要科學家、生物學的共同努力,再以「以人為本」的精神具體落實。梅教授表示很期待看到未來的成果,而彭小妍教授則認為人文與科學有各自的方法學(approach)與理想,今天的討論在交集面上仍有待努力,其中的「個體差異」(individual variation)更是具有調整的空間期盼未來對於個體差異均能給予高度且相同的尊重。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