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空間與鄉村發展下的椪風茶」

全球變遷中心/台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譚鴻仁副教授專題演講 (2014/04/07): 「關係空間與鄉村發展下的椪風茶」

撰稿: 賴翊瑄

接續三月初蔡培慧老師對小農與家庭農業維繫的演講,四月初全變中心請來台師大地理系譚鴻仁老師 (為目前台灣少數研究茶葉與相關產業的專家)、分享龍潭與北埔椪風茶產業、地方空間與產業分工的恆動關係。譚老師在本次演講之初,帶來多款台灣特殊茶種 (如:包種茶, 蜜香紅茶與東方美人茶)、並點出這些特殊茶種與其他量化生產茶葉之差距:就生產技術層面而言,椪風茶 (又名膨風茶或東方美人茶)需要仰賴純手工摘採與加工處理與多次發酵,才能形成其不同層次的香氣;就文化地緣而言,譚老師觀察到椪風茶與台灣客家聚落緊密的歷史關聯,造就其名稱來源的多元性;就維護品質與小農經濟而言,椪風茶產業有季節限定性(多以春茶或夏茶為主);最後就產銷關係而言,譚老師指出消費者只能透過口耳相傳、或在年度茶比賽後到產地購買,而沒有中盤商介入。藉由這些在地研究,譚老師提出幾個此研究的核心問題-椪風茶等地方特色茶種的茶農,為何不用依賴中盤商推售其產品?為什麼椪風茶無法量產?但為何近年又出現數個產地合作推廣的現象?此種擴散帶來何種新的空間定義?

 

譚老師首先簡介台灣茶產業歷史:1864年起,因為英商在淡水一代設立洋行,北台灣開始有零散且以外銷為主的茶業生產;日據時期開始有大型茶廠的林立與茶產業機械化的政府補助;雖然在戰後(1950年)茶產業稍微衰敗,但在政府積極輔導之下,台灣茶產業與飲茶風氣逐漸盛行;1980年起,因飲茶人口增長、台灣產茶量不足以應付外銷與內銷市場,開始進口茶葉;此後,為保障茶農利益,市場逐漸轉型為內銷、且產生北衰中盛的現象。

 

經過一世紀的發展,台灣茶產業可見其蓬勃發展前景,但某些特殊茶種產品仍無法達到標準化量產。譚老師分析、這是因為每年天候變化會改變茶葉生長情況與其香氣,部分依賴適度蟲害的茶種、蟲孔數必須被嚴格控制,這些變數使得椪風茶無法像蜂蜜一樣穩定量產。

 

探討完氣候與自然界變因後,譚老師帶領聽眾進入「關係空間」在地理學上的定義-很多空間沒有本質,而是依不同使用改變空間對日常生活的意義 (例如一個教室如果重新布置為演唱會場地、並邀請歌手,教室本身就再也不是教育而是娛樂空間);而台灣許多茶產區因生產作物不同、或農業轉型,農業空間與人地關係也就隨之改變。

 

譚老師接著由上述學術與實證觀察,提出椪風茶產地幾個令人玩味之處:(1)北埔產夏茶-此違反了種植與採收茶葉的常理(多為春季);(2) 即使有比賽制度,這些產地仍少有標準化的產銷體系(即中盤商的明顯存在);(3) 農民普遍認為盤商是剝削者,但消費者卻需要盤商做產品與價格資訊的統整(4) 早期椪風茶生產地理集中趨勢並不平均,但近年來逐漸擴散且產生產地區間合作,為什麼?而新的合作是否導致盤商角色轉變?

 

這些觀察在資本主義與製造業為主的台灣,其實帶領聽眾回到幾個基本問題:(1) 品質訂定過程由誰決定?譚老師的理論是,好茶的定義 (如同一件藝術品)是種社會加工的過程 (socially constructed)與非常個人化的 (personalized)-不同品質標準由不同消費者和茶農個別訂定或排序 (如香氣, 健康, 價格; 有無地方特色?)。譚老師親訪農家的經驗證明了:不同地方的茶農對「好茶」有不同的見解,因此在A地的頂級茶、在B地不一定受歡迎。另外有待理解的是,是否有其他convention 影響茶的品質評定?

 

(2) 地方性與茶產業性質正逐漸改變:如福特性的製茶業,或多或少會入侵在地文化與歷史、使小農經濟與人地和諧關係迅速消失、與產生placeless food scape的現象。

 

(3) 空間分工: 龍潭與北埔的茶農逐漸形成「包茶制」(即:藉由客籍族群語言上、與合作上的信任關係,茶農們開始有技術交流)-此分工制度造就了更高利潤的椪風茶產業。

 

譚老師在演講結論中提醒到,利用品質管理制度(如:訂出絕對座標-香度辨別等等)也許可以帶動茶產業轉型(如:帶動春季以外產季的銷售與提高茶農收入),但這種轉型也是相當大的挑戰(如:是否該有官方或專業品茶人訂定?如歐美國家盛行的紅酒評鑑?)。此外,譚老師樂觀以為,膨風茶的研發創新與比賽制度改進,可提供價格與產品價值的連結與定價標準化;透過不斷地觀念溝通,可以逐漸使農民了解茶商非剝削者、而是品質控管者 (Quality Control)。

 

在Q&A階段,有聽眾分享到,部分茶農對比賽制度的不滿來自於、每年茶的品質也許差距不大;但因評審主觀判斷,前一年度的高價茶可能在該年度評為中價或低價茶,此主觀差距造成農民無一定的收入保障。另外是盤商和茶農的權力關係非常微妙-盤商會指定茶農做出某些迎合市場喜好的茶香(如坪林茶農可做出帶蘭花香的茶業)、藉以增加特殊茶款的銷售量,但此舉是否導致茶業過度商品化、而忽略種茶、焙茶、泡茶、品茶的過程是個人化的藝術-其中有許多變數(如上述的天候因素、茶葉保存方法、沖泡水溫與時間), 這些都會影響決定「好茶」的標準。這些討論給了聽眾與身為讀者的我們、進一步思索台灣農業標準化的優缺點-似乎也沒有標準答案。

編按:在譚老師的演講投影片中,提及一個經濟地理學的重要概念 “tacit knowledge” (中文多翻為「默識知識」或「內隱知識」);這個概念最早在1958年由奧國哲學家Karl Paul Polanyi (其研究領域跨越經濟歷史學、經濟人類學、政治經濟學與社會學)提出,用以區分以文字、符號等符碼系統表述的 “explicit knowledge" (「顯性知識」)。"tacit knowledge"在心理學、人類學、社會科學等學科中已有多元定義,但主要特徵包括:(1) 無法以文化符碼制定 (codified)、也無法在教育或媒體系統中表達,只能經由個人經驗的傳遞(身體力行或口述)完整保存 (2) 非理性、許多是只能透過身體感覺或直覺領悟習得 (3) 與特殊情境、任務或地方文化、傳統緊密結合。總編認為,這些特徵幫助讀者理解、此研究點出具強烈地方性的茶葉知識或其特殊的產銷體制,也許不能只放在標準化或學術符碼(academic codification)的框架中理解,反而是鼓勵關注台灣農業轉型的大眾(lay people)與學者(specialists)從在地知識 (contextualized knowledge) 的角度觀察、理解與對話。

 

(photo credit: 一杯杯桃園的美人茶 一道道特色的椪風佳餚"  [Tra News 好茶新聞, 孫志詮攝影+報導; 2012/05/25])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