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平台】自由論壇NO.1-大學生跨領域溝通能力養成(徐一鴻專題演講)

主題:大學生跨領域溝通能力養成
演講人:徐一鴻(Institut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科文計畫 ─ 北區自由論壇2011.03.08

口述/徐一鴻  文字整理/胡心怡、黃鈺婷

台灣教育特色

我最近在中研院聽一位台灣優秀物理學家的演講,他的powerpoint完全是equation(方程式),三十秒之後,換一頁又滿滿的equation,但我問他問題,他就說剛剛在第幾個equation裡面有說到,可是他完全沒有辦法告訴我,他懂的是什麼?每一個slide(幻燈片)就是equation,聽下來一個小時至少有400個equation,那下面的人怎麼聽的懂呢?還有像在美國如果大家不懂,就會舉手發問,但在那場演講裡只有我一個人在問問題,其他人就在那坐著,這真是台灣的specialty(特色)。

我介紹一下自己的背景,小時候我父母移民到巴西去,I’m lucky enough逃掉台灣跟中國的教育制度,如果我爸那時留在香港,一定完蛋,因為那時在香港小學考試,my parents they are ashamed of me,因為他們朋友的小孩都考上最好的學校,而我考上的是出名的打架學校。對了,我每次來台灣好像都有考試,報紙都會把考題印出來,我每次看到物理的考題,即使拿給我們學校加州大學物理系(世界上是rank No.5)的同事做,我保證大部分的人是考不過的;當然我今天很難講整個education system,這問題太大,但是最近我太太給我看天下雜誌,整個issue devoted to 台灣教育的問題,大部分的文章都在講中學跟小學的教育問題,或許我們可以在十年之後看到一些結果,但這表示台灣知道這問題的存在,只是台灣還是有物理學家不承認這個問題,覺得台灣Olympic常考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美國反而是十五名、十九名,因此根據物理的Olympic排名,台灣有很多好的idea產生,足以讓美國人來取經,所以不是問題。

目標為利益導向

我再講一個小故事,我去年在夏天被邀請參加台灣吳大猶的科學夏令營,現在已經變成兩岸三地了,本來只有台灣的學生,我們在山上待一個星期,大家吃飯、學習都在一起,一個星期之後,跟學生很熟,有一天我請學生講一下他們的理念是什麼?理想是什麼?人生是什麼?what is absolutely unbelievable,多數台灣學生說「要發財」!他們現在早就不讀電腦、電機,他們都在做材料學,材料學是發財最好方法,材料學就是發財的學問,因此每一個人都想找一個new material(材料)開一間公司;然後其間有一個教授,講了三個lecture,介紹宇宙學最新的發現與最新的想法,講的非常精彩,也花很多時間準備漂亮的圖片等等的,但是我看到台灣的學生都溜掉,有些…how can universe help me,沒有興趣,台灣學生跟吳大猶的理想差得太遠了。

不敢問問題

另外一個問題,我現在在中研院講述一門課,講我的書,一星期二次,我總是每五分鐘十分鐘問一下剛剛講的課有沒有問題,但從來沒有一位台灣學生舉過手;我最近有二位中研院招待他們來學生,一是丹麥的女學生,另一位是美國男生,我講到某一些事的時候,我就問學生,我也只是想要知道程度而已,不是考試,我就問「你們這裡應該都知道directive equation(指令方程)吧?」,請他們舉手,只剩我丹麥的學生舉手,我說不懂的舉手,也沒有人舉手;還有一位台大的學生在做我的notepad,他整理筆記,把我的課堂資料都整理印出來,寫出來的東西很好,但站到台上去的時候,好像就很糟糕一直發抖的樣子,可是丹麥跟美國的學生都想搶著上台發表,這是一個文化的問題。李振道說「中國人作學問,就是要問,你不問就不是作學問」。所以這一點應該是很簡單應該要做到。

害怕挑戰

許多年前Howard Georgi跟我一起受邀到台灣來做一個winter school,一個演講,我就坐第一排,聽到什麼不懂我就舉手發問,過一陣子Howard Georg突然停下來說「I’m so impressed by your Taiwan student,坐在前面的他都不懂,台灣的學生竟然都懂。」,當時organizer(發起人)張大偉教授就大發脾氣,罵那些台灣學生,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也是困難的問題,因為nobody wants to be challenged,這是人性,我自己也不喜歡談論的時候被說你不懂,這是文化的問題。我有一個很小的建議,也許很難做到;台灣的中學,有沒有可能老師在第一堂課就說「我不是萬能的,我不是所有東西都懂,我不是上帝,我也有講錯的時候」,然後另一個辦法是,故意講一些錯的東西。

一切按照書本來

大概十年前,楊振寧在北京的清華大學成立一個研究中心,請我演講,北京清華大學的研究中心,主持人其實是台灣出生的聶華桐,他說這裡的學生是全大陸選出來最好的學生,要我跟大家談談怎麼做物理的研究。我舉了一個例子,如果出一個數學或物理的問題,給100個大陸的學生,那100個學生可能有99個都會做,但美國的學生出同樣的問題,可能就有50個人不會做,但這50個人可以去發財、去做電影明星、去做facebook、Googel,而另外50個人可能47個人是照書本裡面的方法去做,有3個人是出怪點怪招,或許他們的方法不太好,但他們是自己想出來的,結果美國社會需要的是那3個人;大陸學生的反應也很好玩,如果我們做的方法跟書裡面不一樣,我們考試就零分,這個現象在台灣也有。

期望台灣教育能培養出奇才

我要講一下文小剛(補充:重要的華人物理學家,目前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我跟他討論物理,我一句話都聽不懂,所以我知道這個人一定聰明的不得了,因為他講出來的話都不按牌出牌,他也沒有logic從a推到b到c過程,他講出來就是c,所以我覺得這個人是奇才,所以先推薦到Princeton,然後又回到加州當教授,這個人是我生平看過,可能其中真的很厲害的人物,所以我就希望台灣可以產生這樣的人物。我每次看到台灣的聯考,我就想說我根本沒有辦法到台大唸書,完全沒有辦法。謝謝。

延伸閱讀:

自由論壇-自由論壇緣起

自由論壇-大學生跨領域溝通能力養成(高涌泉)

自由論壇-大學生跨領域溝通能力養成(上)

自由論壇-大學生跨領域溝通能力養成(下)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