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大革命,革到讓大學生自行找到學習的意義!

作者|唐功培(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教授10月2日在「公民科技素養傳播與教育學門[1]暨跨科際教育座談會」,就「大學的研究與教育」這個題目發表演講。

演講之前,公民素養陶塑計畫主持人,成大醫學院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楊倍昌教授先說明了臺灣學術界與大眾對科學的矛盾立場: 以臺灣學界發表的科學論文發表的質與量來看,臺灣的科學發展並不落後;在他呈現的兩項民調指出,社會大眾相信科學家但不理會內容;不相信新聞媒體,卻把新聞媒體當作消息來源! 這些怪現象引起與會者來重新思考,當今高等教育要如何針對提升公民科技素養做改變? 尤其是上大學普及率較十年前大幅提升,而名嘴充斥有線電視新聞台的今日,高等教育更需要揹負提升公民科技素養的責任。楊教授的演說,點出了民初五四運動訴求的德先生(Democracy)與賽先生(Science)之間的緊密關聯。沒有科學這道防線,當今台灣人民還有什麼立場來批判,這種只要有權發聲者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說,大家又憑什麼不信的狀況。

承續楊倍昌教授的闡述,陳竹亭教授以實證主義的Authentic Knowledge訴求,來開啟他的演講 說明了研究教育在大學裡的重要性以及「共構」關係。

陳教授從大學在社會上應該扮演的角色開始思考,提出「高等教育是社會腦力的開發」這個論點。為了要讓大學能發揮這項功能,陳教授以帶過50多名研究生從事科學研究的經驗,建議大學教育應著重探索或研究式的學習。相較於聽講式的學習,探究式學習較能讓學生自行找到學習的意義 (making sense with learning):高等教育應該要著重在讓學生思索及掌握為何學習的理由?要學什麼? 如何學?這三個問題的答案。陳教授並引述教育研究暨創新中心(Centre for Education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對大學推動界領域教育(interdisciplinary education)的聲明:大學的一項教育目標即是提供學生進入研究工作的準備。這項聲明呼應他之前強調的探究導向的學習。

回到「大學在社會上應該扮演的角色」這個問題,陳竹亭教授統整幾位國外學者的跨科際論點以及國外高等教育相關案例,闡述他推動跨科際教育的原因,因為跨科際的意義是根據跨科際研究的內涵而定,而跨科際研究要處理的問題是在學術範圍形成,並且需要具體的行動。要讓大學教育學用共裕,教學與研究應該是共構的關係,而學術與社會是共好的關係,讓研究者、學習者及教育者能因應生活中的需求找到往前的路。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